第三十九章 翻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她狐疑的只是做了个梦,刚想松懈一刻,想要叫三儿媳给端来水让她喝了祛热,备些热水洗澡,话未说出口,就听到头顶一声怒喝。


“犯人荣秋心,因不管不顾子孙,生怕连累文家,以为不与人争论就是为文家祈福,可实际情况是对子女不爱,目无法纪,该当处置,念你有心改之,就暂且不究。”


这话是虚无缥缈的,可她真真实实的听到了耳朵里,直到昨儿个晚饭后,她才悟出来,她死过一次了,在看到十九夺刀与恶徒斗时那一刻,她就已到地府转了一圈。


她人老了,经不住恐慌与惊吓,疑也疑了,这怕也怕了,呆也呆了,哪怕反复昏睡,醒来之后那场景历历在目,宛如昨日重现,她不闹了,终是要改过自新。


愿十九和棠儿能原谅她,哪怕不原谅也不怕,她这余生,怎么着都要和她二人好生相处,她老了,没什么能力赚钱,替她们绣些花样,做件衣裳,也算了却心愿罢。


被念叨着的颜子跃刚出来,正和雯子和棠姐说上话,就猛地一个喷嚏打来,她揉了鼻子,这天温和,旭日东升了,怎么能冷呢?


文桂棠自然是也打了一个喷嚏,喷嚏来的猝不及防,可也麻利的捂住口鼻,待平息了后,她揉着鼻梁,“兴许是昨晚蹬掉了被子,冻着了。”


周红雯则被她俩吓得跑去了一边,很是嫌弃的道:“看看你俩,一起打喷嚏。”


颜子跃自是白了她一眼,嗔笑道:“说得好像你不打喷嚏?”


“嘁,”周红雯一甩袖摆,一脸嫌弃快了几步跑上前。


文桂棠捂嘴抿笑,这两个人互相嫌弃,又互相帮助,她看了一旁不做声的颜子跃,“十九,祖母没有为难你吧?”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没有,”颜子跃摇头,很是不解,“奶奶她没有为难我,还给了我一个镯子。”


“这就奇怪了,”文桂棠想到那镯子,挽起袖子,“和这个一对的吗?”


颜子跃点头,“是。”


三个妙龄少女结伴同行,一只白猫跟随其后,一同来到山脚下。


山脚下站满了人,口音不同的多了去,听得懂的也寥寥可数。


可就有那么一个人,一身劲装,长发高束,额角些许碎发,唇红齿白,只见负手而立。


人群中的人和那牧鸿牧村长谈话时,牧鸿村长自是大多听不懂,那人便在旁边将另一方语言翻译出来,其实翻译出来后就只觉得不过是说话的语气不同罢,话还是大周话,字也还是字,就是那字眼一从嘴里谈吐出来,那便就成了另一番风景了。


牧鸿得了分析,也自然懂得了,便朝站立一旁的余敏学招手,“敏学,可得记好了不要算错账,多收了一分一毫。”


“村长大可放心,敏学不会算错,”余敏学记下,便对一旁劲装人一笑,“多谢了,懂得多方的农家方言。”


只见那人抿嘴浅笑,就算是应了,就不答话,静静地在一旁。


周红雯在人群中找到祖母,挽着她的手,“祖母,好了吗?”


“好了好了,”李玉茗开怀大笑,在她耳边低语,“你猜我看到了谁?”


“谁啊?”对于祖母的关子,周红雯有些好奇。


“喏,”李玉茗抬手指了个方向。


顺着看去,周红雯一愣,那,那不是那天的白袍男子吗?


他怎么也在这了?


“他啊!人长得不错,个子高挑,长相俊美的很,”李玉茗把他夸的是天上有地上无。


随即她一把拉过颜子跃,眉眼含笑,“十九,那个人便是下河救你的人。”


颜子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待看清了那人,她噗嗤一笑。


李玉茗倒还奇怪,“十九,你笑什么,那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颜子跃做了噤声之举,悄声道:“奶奶,稍安勿躁,等她忙完了,我再去好好答谢她。”


李玉茗满是不解,怎么这孩子见到了长相俊美的男子,就还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