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症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颜子跃抬首,缓缓启齿:“一小间青砖瓦房,再给围出来一个菜园便就足够。”


余敏学记下后,揉了手腕,“建筑房屋的钱不会高于十两或五两,建材有现成的,建房队人马会在明日来找你们,后日即可动土,等着住新房子吧。”


余敏学谈吐的同时收起了纸笔,懒散的指了不远处稍显简陋的客栈,“你们自个过去,有人在里面。”


说罢,他则转了个方向,并没有给他们问话的任何机会,走时他揉了额角,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这半个也能唱一台戏!


欣喜惹狂的文家人没有想得太多,高高兴兴的踏步而去,拉着板车的文昌比先前喜悦了不少。


文家人呼啦啦的就往前去,李氏祖孙二人和颜子跃走在他们身后,看得出来,颜子跃如今有了自由身,成了她自己的小家一家之主,又是女户,想到女户。


文家人也很识趣,并没再问三问四,刨根问底,可见得真有悔改之心。


李玉茗紧紧的看了她两眼,这孩子怕不是受到了影响,以后……


随后,她没再往下想,怎么可能呢!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会是真的。


走到简陋的客栈时,就有一老妪上前招呼,双手指了厅堂,眼漏和善,面上慈爱,嘴角微微牵扯一抹的淡淡的微笑。


她是个哑人,以手势与人谈论,她脸上瞬间显得的尴尬。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李玉茗上前一步,与她对视,微一颔首。


老妪憨笑,让了一道。


文家人多,拖家带眷,被安顿在后院独立的院子。


李氏祖孙二人上了二楼小隔间。


颜子跃与那白猫白冉便在她二人的隔壁,前脚刚进屋子,后脚跟上时,那一刹那,颜子跃撑着最后的意识来到这简陋的客栈,扑腾一下摔倒在地,她猛地把白冉推开。


白冉险些被压着,也是被那一推,整个猫身都撞在了唯有的凳子脚上,它忍痛,轻轻地一声喵呜,就扑着小四爪过来。


颜子跃脸色极差,嘴角溢着血丝,吐出一口酸水。


周红雯听到响动,立马飞奔而来,刚到门口,就吓得险些飞了魂,她赶忙扶起颜子跃,“十九,还好吗?”


她的旧疾再犯,定是痛苦不已,周红雯想到此,连忙将她扶去竹椅,拿出时常备着的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让她服用,又是跑去找那老妪提来一壶热水,见她喝下,顺了口气,这才安下心来,拍拍心口。


李玉茗闻声而来,瞧着这幕,眉头拧紧,忙去揉了她的虎口,轻声问候,“十九,可还好些?”


颜子跃颔首,即使腹中如翻江倒海,恨不得将五脏六腑吐出来,更希望翻江倒海的呕吐,吐出内心的感慨与不快,吐出自己的肺腑,至少能舒坦些,哪怕一星半点,可惜,只吐了些酸水,苦水,那股气堵在喉咙,火烧火燎的刺痛。


李玉茗轻轻地揉着她的虎口,看她脸色苍白无血色,回首瞧了正抹细汗的周红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红雯虚掩着额角,脸上尽显尴尬之意,“祖母,十九她有厌食症,最近旧疾犯了,吃不下任何东西,靠红药丸续着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