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线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日多雨,城角下支着一个大红伞。


知府在府衙与城外两处跑,既要管理府衙内事,也要管城外的流民。


大伞下,知府刚歇一会儿,抿了一口茶水,就远看见了十几人磨磨蹭蹭地想要靠近。


文昌和文建胆怯的来到宣宁府知府大人的桌前,脑子一蒙,扑腾一下跪了下去。


在旁人看来定是受了冤屈,来找知府大人喊冤。


实际上,是他二人从未见过知府大人,对知府大人毕恭毕敬,突然一见,又要办理落户,是以有些开心得过了头。


受了如此大礼,知府一捋胡子,放下茶盅,“来者何人,落户还是喊冤?”


“小的,小的,”文昌结结巴巴,支支吾吾的,眸子一亮,跪在那里抬首挺胸,“回大人,小的前几日被逐族,想来此重立家门!”


逐族,那便不是流民,知府追问,“哦!为何呀?”


文昌看了三弟,又回头看了不远处的十九,下了决心,欺上瞒下不妥,不如坦白从宽,当下将前因后果细细向知府大人坦白。


知府睨了他二人一眼,又顺着他二人的目光看去,见得那几人围着板车,将一个老太太扶起来,边上还有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最小的那个还是襁褓里的婴儿,想到此人口中那句火符,知府沉重的颔首。


“安家落户需花费不少银两,让人带你们前去村子里挑选地基,采办些许田地与种粮,快到播种季节,安家安家,就得先有良田,这一人十两,官府不会克扣一分,定这高价,是避免有那些宵小进入村子里扰乱治安,散播是非,本知府这么解释,尔等可能知晓一二?”


文昌兄弟二人抬首,重重的点头,朝那知府行了大礼,异口同声道:“小的知晓。”


知府微微颔首,叫那名叫文昌的男子上前一步。


文昌提着心去,在知府跟前低首,“大人。”


知府眉头一皱,“抬起头来,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需处事不惊,昂首挺胸,本知府还未问话,你既不是犯错误也不是罪犯,低着头,让本知府看你后脑勺问话不成?”


闻言,文昌板板正正的站直身体,“小的谨遵大人教诲。”


知府话语很轻,“本知府需要你做一件事!”


文昌一惊一乍,压制住心里恐慌,“大人请讲!”


若是那杀人放火,他就……逃之夭夭。


“火符你见过,把它绘下来,”知府许久未听到此事了,若不是这人误打误撞,怕是都能忘了,只想将此事破案,方可颐养天年啊!


文昌咋舌,他不过是有一说一,不想欺瞒,后怕知府大人会去明察秋毫,这才斗胆细说前因后果,怎么就……


在旁人眼里,那知府与一平头百姓的近身谈话,周边无人,即使有人,那也是隔了三丈,无人知晓知府与那平头百姓说了甚,交代了甚。


只见那平头百姓与另一个男子兴高采烈的回到他们原来的队伍中,传来喜悦的笑声。


李氏祖孙二人有文书,就提前办好了。


文家人还是一个户主,那便是荣秋心荣老太太。


知府看到那脚下围绕着贵族猫的女娃子,她先前就问了,想要女户。


他问,声音不大不小,“你可知女户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