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宣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永和镇抵达宣宁府需一日半的路程,他们则花费了两日半。


白冉这只小脏猫在途中被颜子跃抓来烧了些热水洗去了身上的污渍,洗去污渍,剪掉了稍长的毛发,那原先遮盖的双瞳,在白日里湛蓝如天明,身上毛发洁白无瑕,不掺一丝杂质,真是对得起白冉二字。


途中,白冉不许任何人接触它,尤其是文家人,那三岁小孩想要抱它,被它吼了一声,那文桂城顿时被吓哭,哭去找了娘亲。


颜子跃点了白冉的额头,“他只是孩子,何必和他置气?”


白冉喵呜一声,便依偎在她怀里,不再吭声。


周红雯倒是好奇这流浪猫怎么就看上了十九,“十九,它怎么一直跟着你啊?你还给它洗澡?”


看到洗澡水都变成了黑泥潭,周红雯捏住鼻子,“真脏!”


颜子跃浅浅笑了一下,在她耳边轻语了一句,“正好我要养个宠物,就它了,挺有眼缘的!”


周红雯会意一笑,“好了,我知道了,不过要经常给它洗澡,不然招跳蚤,那个东西咬.人很痛的。”


“好,我记下了!”颜子跃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


路上的逃荒的流民真不少,拖家带眷的,半路卖女求荣,弃女的也有不少,让人叹为观止。


看的颜子跃心生发麻,脊背发凉。


经过钱庄时,便抱着勉强的心态去兑换了碎银与铜板。


突如其来的发了小财,让他们心里骄傲自满了几分,至少有钱,就能买到粮食,就不用挨饿受冻。


他们买了好些馒头,就着凉水渡过了两日。


两日后的晌午,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宣宁府城角下,以往都在安福村黄土地里刨食,也没走过远路,更没经历风餐露宿,如今一遇,看到那凄惨的画面,忍不住心生寒意。


安福村的安逸过多了,接下来便就要开始新的旅途,前方可谓路途遥远。


宣宁府城为了避免大量流民涌入城内,在墙角下设了卡点。


毕竟有大量的逃荒的人,已背井离乡,大部分人没再想过回去,便在宣宁府城落了户。


落户是大事,知府便来亲自镇守,为了起到一定的纪律性,严防死守,加强防控。


进城需要前户籍文书,若无户籍文书,便交付十两办理户籍,住处由官府安排。


一听十两,那些流民又悻悻然的缩回了原地,十文钱都抖不出来,哪里来的十两。


也罢,城内乐善好施的富家子弟会一早一晚来城外施粥,虽说清淡了些,就着那萝卜干也能渡了一日,再不济,春日绵绵,那黄土地里野茅草根,新发的树皮子也能果腹。


对于往后的日子,他们是得过且过,过不了也无法,谁叫天灾人祸,地里的庄稼出不了穗,便就粮食减半,交了税,糊口的粮食都没有,哪里还有心思种田刨地。


好多人家为了一口馍馍,少一个拖后腿的,光天化日之下竟弃了,那被弃掉的女娃落到了谁的手里都不知,面临怎样的风险生死安危也只有当事人知晓。


都快活不下去了,哪里还能顾及到大周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