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落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文二叔,十九落河了。”


“桂宝他爹,小十九落河了。”


门槛处同时踏进来一老一少,平时与小十九关系尚好的祖孙二人,少女周红雯搀扶祖母疾步走到文昌家门院。


文昌在堂屋里闻声夺门而出,不可思议的盯着李氏祖孙,嘴角抽搐,木讷问:“李婆婆,您说什么?”


“李氏,方才说的甚,谁落河了?”族长怒喝一问,真是灾星,又死一人,两眼怒视着文昌,心里暗骂,看你造的什么孽。


“十九!”李氏摇头叹息,“十九落河了,我这把老骨头跑得慢,要阻止时人已经沉底了。”


十九落河了,这几个字眼被风吹散,如细针般扎进在场族人的耳膜里。


族中长辈有三人在文昌家里,有两个在屋里没出来,听到了十九落河的消息也不免担忧起来。


看着在场的人面如死灰,一时无声,李氏早看淡了这一家子,挽着孙女红雯的手,“走吧,他们不救,我这老婆子去救!”


李氏来时就找了个路过的白袍男子去救人,也不知有没有救上来,那河水浅,还不能够溺死一人,除非是小十九这丫头有心寻死。


十九落河了?文昌到现在魂都还没提回来,张大嘴巴似要说些什么,却是一字也说不出来。


文桂宝扯了他的衣角,那稚嫩的语气,“爹爹,十九她为何要跳河?”


文桂宝在家人的影响下,都九岁的孩子,从未叫过十九一声姐姐,都是直呼其名。


文昌心久久不能平复,莫不是方才与族长说的话被十九听去了,才去跳河寻死?


这么想着,他闭紧嘴巴,抿了嘴唇,一个三十岁的汉子说哭就哭了,平时死要面子,生怕她喊一声爹就会掉了他的身价,十二年来养她如一日,没血缘情缘,但这有养育之情啊!


文昌的脑海里全是那日将自己夭折的儿子埋葬后,在回来的路上捡到了她,此后对外宣称自己生了半女。


文昌拍掉了桂宝的小手,一个箭步冲出去,不停歇的跑去了河畔,这里已经围满了人。


族长冷哼,“废物就只会飙狗尿。”


可也是跟着来了,看见河畔边上被挤得水泄不通,他大喊一声,“与灾星接触甚近,逐族,我安福村再容不得灾星祸害。”


那些还想看捞上来的灾星十九是何模样,闻此声,便急急退步,不敢再停顿,生怕被逐族。


唯独,李氏与周红雯站在河畔等着那白袍男子将十九拖来河畔。


族长气的发抖,直接指名道姓,“李玉茗,周红雯,快些离那灾星远远的,否则,将你祖孙一并逐族。”


族长的话语权甚大,这一声直接在三丈远的村民震的耳鸣,有不少人已在看戏,期待着那李氏祖孙早些被逐,否则连累了他们,他们找谁说理去。


文昌也被震醒了,他被族长命人用麻绳捆起来丢在一旁,文桂宝在那麻绳上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都没能解开。


李氏祖孙充耳不问,她祖孙外来人家,这安福村民的种种此举简直是毁了她们的三观,鬼神之说也信,不知命有天定,却把灾星二字强加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