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逐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生来女身,生时闰五月十九,天降恶雷,八字过硬,便就没能入了族谱,文氏族中的无姓名小囡,人人唤她十九。


十九在安福村,有父母却不能认,因她出生后,族人接二连三的逝去,便把她视为祸害族人的灾星。


十九手里挎着竹篮,背上一背篓的柴火,回到家中刚放下,就听到了堂屋里传来的恶声恶气。


族中长辈哀怨纷纷,族里又有一人病逝,便把矛头指向十九,细数这十二年来的恶行。


一岁时,祖父病重受苦,长卧床榻,明明就能重见天日,可她就喊了声祖祖,不过一刻钟的功夫,祖父逝去,双瞳暗红。


三岁时,祖母走娘家回来掉下山崖,没能及时救治,一躺就是十几年,不能自理,文家明里暗里已是乌烟瘴气,不再和睦。


五岁时,大伯父是个屠夫,入冬后都会宰杀自家饲养的猪作为年货,大伯父是个逞能之辈,有人便戏谑他,问是否能以一人之力宰杀一头达二百斤的猪,他当即就拎着杀猪刀磨刀霍霍向猪。


那杀猪刀不知怎的竟寒光闪闪立在心口处,双眼瞪大,了无生机。


没过多久,大伯母就搬空家底前往情人家里,只留一头病猪,一个小牛犊,家里霎时间空空荡荡。


同年同月,生母何氏带小弟去坐席,在火炉旁与同村村民谈笑风生,磕着瓜子,喝着茶水,好不惬意。


猛然间一头栽了下去,她下意识的护着怀中孩儿,她扑了一脸冷灰,鼻息里溢出一滴血丝,发觉已晚,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可怜那嗷嗷待哺的儿子。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八岁时,外祖父探亲,一只脚刚踏入文家门院,就直直的倒下去,口吐白沫,眼泛红丝,挣扎几分,已然是了无生气。


十岁时,二祖父家二儿子因受不住同村一妇女的纠缠不清,脑路短缺,想不通时喝了偷偷买来的药。


发觉时家人极力抢救,灌了不知多少的粪沟水及皂角灰水,折腾了一天一夜,人算是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在众人刚松一口气时,那人又把剩下的药给吃了,将自己关在屋里头,众人砸门进屋,那人早已僵透。


十二岁时,族中最受敬爱尊重的许三公从梯子上踩空掉下来,当场毙命。


堂屋里是议论纷纷,在诉控文家十九出生后给村里带来了多少灾难,与亲人阴阳相隔。


十九的父亲文昌抱着小儿卷缩在一角,小儿也不敢出声,他们都恨极了十九。


若不是看在唯一的情分上,看在大周国不能卖女入烟花地,入富宅为奴,不能抛妻弃子,呱呱落地时就将她抛于山野赏了野狼,又哪里会有今日的养虎为患,自找麻烦。


“如此,就逐族!”


这声音从屋里传来,是文昌的,那个不让她喊父亲的人。十九双手紧握,指甲嵌入掌心,她向来没惹是生非,对他们恭恭敬敬,她已经是做到了替他们端茶倒水,洗衣做饭,包揽家务田地杂事。


怎么一有族人离逝就将屎.盆.子往她头上扣,她招谁惹谁了,自己命薄还怪他人作祟?


十九那瘦小的小手青筋暴跳,眼里满是恨意,逐族的女子就如被发卖的奴仆,任人宰割,任人摆布,逐族远远比卖入烟花地的还要残忍无度,恶毒。


这些人真真是荒谬,无稽之谈,她宁死不屈,宁死不做逐族之女。


想罢,她转身往回走,犹如行尸走肉般走至河畔,站在那里不容多想,闭紧双目,跳入了河里,连挣扎都没有,河面上只是起了一会儿涟漪,些许水泡,河面便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