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人月两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翊交给和努哈赤他们怎样吃涮毛肚,怎样吃火锅。


三杯黄汤下肚,原本拘束的气氛,也逐渐热络起来。


当然,仍没有人去跟大汗称兄道弟,玩笑嬉闹。


但酒劲上头,昏昏沉沉之际,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火锅的辛辣刺激,酒精的麻醉,让原本都正襟危坐的巧儿等人,渐渐放松了,脸上也有了笑容。


宋翊看着卅六、旺达喝多了趴在桌上,然后在看着乌罗兰因为吃困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于是,宋翊让巧儿带着乌罗兰进屋休息。


而她看着天色已不早,便说道“大汗,天色不早了。您吃好了吗?”


“怎么?烟柳夫人,是要赶朕离开吗?”和努哈赤说道。


“大汗,夜里凉,彦霖宫并不如大汗的寝殿舒适。为了您的身体,为了女真的黎民百姓,您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宋翊说道。


“太晚了,朕便不走了,留在彦霖宫便是”和努哈赤无所谓地说道。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不,不行”宋翊连忙开口拒绝,然后,察觉到了对方变了脸,于是,赶紧找补回来“大汗,彦霖宫只有一个房间,我们原本就有三个人要挤在一间房了。你要留下来,我们恐怕要露宿户外了吧。您真的忍心,让我们三个女人都睡在冰天雪地里吗?”


宋翊的故意示弱,并没有让和努哈赤心情变好“烟柳夫人,就这么害怕与朕同处一室吗?你别忘了,你如今是朕的女人。朕要留宿彦霖宫,你也没有拒绝的权利”


和努哈赤语气平淡地说出了最残忍的话,宋翊听后,觉得背脊瞬间冰凉。她当然不是害怕和努哈赤会霸王硬上弓,大不了自己以死明志,保存清白。


她是害怕,自己若真的因此而殉情,到时候,谁又能证明她的清白呢?对真王,对儿女都是一种伤害啊。


虽然,自己如今是以烟柳夫人的身份生活在这个世上。除了真王等极少数人,几乎没有人知道自己被和努哈赤强抢回了宫中,成为了另一个男人的女人之一。


这样不可言说的事情,要如何与外人交代?索性不说。


可是,没人知道自己为了清白守身如玉,至死方休。那自己做出的牺牲,又是为了什么?自己为了替真王守护清白,他知道吗?


宋翊想到这里,有些惆怅,有些无奈,更多的是前途未卜的迷茫。


一刹那间,宋翊脸上的表情由惊恐,到无奈,到彷徨,再到绝望。


一直看着宋翊的和努哈赤十分好奇,她在想什么?明明在他面前,但他总觉得女人一直离他好远。


他从没有想过要逼迫她就范,因为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并不屑为了得到女人的身子,有下流、胁迫的方式。


和努哈赤是矛盾的,也是骄傲的。他不肯放走宋翊,但又会紧守自己的底线。只要宋翊在其身边,他便可以给予她最大的自由。


他知道宋翊不想离开彦霖宫,所以,他并没有让阏氏将其从冷宫放出来。也没有频繁来探望宋翊,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只是,如今,他开始怀疑。自己这样谦让,是不是对的。女人是否领情,还是觉得自己对她没有任何办法?


和努哈赤冷笑着说“怎么不说话?”


宋翊无奈地开口说道“我能说什么?”


“说你心中想的,朕要听你的真心话。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朕要如何做,才能获得你的真心?”和努哈赤抓着宋翊的肩膀,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回到原来的生活。您愿意放我走吗?”宋翊抬眼冷漠地看着眼前激动的和努哈赤。


男人粗狂的外表,高大的身体,无一不给宋翊强烈的压迫感。再加上,他脸上此刻双眼赤红,脸上青筋暴露,因为双手用力,肱二头肌也高高隆起,充满了力量和爆炸力。


宋翊被男人钳制着,胳臂上感受到了来自男人的力量。但她的眼神没有丝毫躲闪与退缩“你能放了我吗?”


宋翊再次问道。男人原本生气的脸,突然平静下来,将女人放了,然后冷笑着说道“放了你?不,朕是永远不会放了你的。”


“你可是朕的战利品。黑水城的时候,朕可是为了你,将真王他们放走的。留你在身边,朕相信,迟早有一天还会与真王朱熹见面。朕十分期待,真王朱熹会以何种态度来面对你,你要如何跟他解释,你没有背叛他。朕不会逼迫你,但即便朕什么也不做,你要如何才能让真王相信呢?”


宋翊就这样听着,从男人嘴里吐出的最残忍的话。她要如何自证清白?真王还能否接受自己呢?


宋翊一直以来不敢去想这些问题,但她不傻,知道男人对自己女人的贞洁看得是何其重要。她留在女真后宫越久,就越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但她一个人在后宫,并无其他外援。也没有人肯帮助她,她要如何离开这戒备森严的后宫呢?宋翊一头雾水。


“你在想要如何离开后宫?”宋翊的心思被和努哈赤无情地戳破。


男人不屑地表情,仿佛再说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虽然女真后宫不如你们乾朝的后宫复杂,但朕却十分肯定,若没有对后宫熟悉的人给你引路,你一辈子都出不了皇宫的”


宋翊沉默了,没有开口。和努哈赤则因为宋翊沉默,而索然无味。


“朕身边如此多美人,还从来不会逼迫谁。你若不愿意,朕不会勉强。朕有耐心,会等到你心甘情愿的一天”和努哈赤十分自信地说道。


然后,带着卅六和旺达离开了。


等所有人离开后,宋翊看着天上的月亮。


今夜是十一月上旬,没有满月。天上有云,星星没有出来。


下个月就是除夕了,宋翊已经在女真境内半年多了。


想到这些,她感伤起来。


“夫人,您在想什么?”巧儿看着院内的夫人,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十分落寞的样子。


“巧儿,你进宫这么久。有想过自己的亲人吗?”宋翊问道。


“没有”巧儿回答,语气中有些伤感。


宋翊这才想巧儿的身世,知道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抱歉”宋翊说。


“夫人,您是想念自己的亲人了吗?”巧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