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压礼先生和接礼先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爱这小子在一边催促,张九言点点头,跨马直上,最后带着迎亲队伍出发。


出了千户所,刘宗敏的一千士兵跟上,本就一百多人的队伍,更加是显得庞大,


从天上看,好似一条长长的红色巨龙,在地上游走。


一路上,迎亲队伍敲锣打鼓,沿路的百姓也是纷纷出来看热闹。


这时候,队伍里,那些挑着担子的人,也是开始向人群抛洒着糖果和铜钱,引得孩子们是哄抢。


不说孩子,大人也是忍不住,一个个的也是在那里抢,场面热闹非凡。


到了刘家庄,早已经是有刘家的家丁在村口迎接。


至于那围观的村民,更加是里三层,外三层。


见张九言带着如此庞大的队伍来接亲,个个惊讶


惊讶过后,他们又是羡慕,感到脸上有光,心说刘怡宁是我们刘家庄的人,


如今张九言和刘怡宁成了亲,那张九言就是我们刘家庄的女婿,大家当然是感到光荣。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接亲队伍进入刘家庄,来到刘家门外。


那里,已经是有人在等候,虽然门没有关上,不过却是有人守住了门口,轻易不得让人进入。


按照规矩,这时候要有新郎官的长辈出来唱名,祝贺新喜,这个负责唱名的人,就叫做压礼先生。


这一关通不过,唱名唱的不好,就不能进门。


张九言对三叔张桂成抱拳,说道:“辛苦三叔了。”


“应该的,应该的。”


三叔张桂成是张九真的父亲,以前张九言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对张九言的帮助颇多,那黄包车,还是他做的呢。


张桂成高兴的应下,然后走到刘家人面前,一本正经,认真说道:


“天长地久,地久天长,今日我带兵,受张府所托,前来贵府迎亲。


来到贵府,只见贵府大红对子贴满中堂,屋里屋外是喜气洋洋。堂上宾客尽是满坐,财神门上写出吉祥。


是远似山水开眼界,是景观楼台胜金华,是阳台云台金中艳,是寝室客厅都增辉,是一派喜庆,祥和的好气象。”


张桂成的这一番唱名,唱的真真是好,铿锵有力,又透着亲切。


这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祝福和高兴,那是唱不出这种味道的。


他一唱完,立时得到满堂喝彩。


这时,刘家一长辈也是站出来,他便是代表刘家的接礼先生,只听他对张桂成唱道:


“带兵先生真不差,嘴里讲的是口吐莲花,今日你为张府迎亲,来到我刘府下。


我深知你的为人,远闻你的才华,如若这里安排不周,责任怪在我名下,请你进府喝杯香茶,吃碗汤花。”


一番对唱,这个环节圆满过关,张九言对一众刘家亲族道谢,最后带着人进入了刘家。


进入到刘家,里面自是宾朋满座,热闹非凡。


这不奇怪,毕竟刘家那是刘家庄的第一家,便是拿出来放在整个米脂,那也是排的上号的大户人家,亲族自是众多。


不光他刘家的亲族来了,和刘老爷有交情的好友也是来了。


其中便有那贺怀仁一家,他们也是来了。


“张将军,恭喜。”


贺婉容看着神采奕奕,精神盎然的张九言,目光中不禁是流露出丝丝羡慕,向张九言道喜,但心中,却是有一阵酸楚。


“多谢小姐赏光,谢谢,谢谢。”


张九言向贺婉容真挚的道谢,自是不会注意到那么多,对贺婉容的情绪变化,自是没有察觉。


热闹一阵,张九言好不容易见到刘怡宁。


不过这时候的刘怡宁,那是凤冠霞帔,头上还盖着喜帕,见不到真容。


不过饶是如此,张九言见到她如此美丽的身影,依然是忍不住怦然心动,


张九言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挽起刘怡宁手中的大红喜带,深情的看着她,心中无限欣喜。


这就是自己的妻子,自己一生陪伴和守护的人。


好快啊,自己成亲了,有了妻子,以后自己的肩上,又有了一份甜蜜的担子。


而后张九言牵引着刘仪宁,两人来到刘老爷和刘夫人面前,对他们跪拜叩首,答谢他们的养育之恩,成全之情。


刘老爷满眼尽是慈爱,嘴里不住的说着好好好,眼里却是红了,泛起泪花。


刘怡宁虽然是被喜帕遮挡,但是却依然可以感觉得到父亲在哭,动情之下,也是嘤嘤哭泣起来。


张九言赶紧是温柔的握着刘怡宁的手,对她安慰。


刘老爷也是强自挤出笑容,说道:“傻孩子,大喜的日子,爹这是高兴,高兴啊。”


刘怡宁被安慰,这才是止住了哭泣,在媒婆她们的指引下,完成婚礼步骤,最后被张九言送上了大花轿。


张九言,刘怡宁这对新人走后,刘老爷借口有些累了,去休息一下,来到了刘怡宁的闺房。


看着这里的一切,刘老爷再也是忍不住,哭得跟个孩子相似。


又是一路的锣鼓喧天,唢呐声声,迎亲队伍回到千户所。


才刚到千户所门口,张九言爹就高兴的去放鞭炮。


顿时,那成串成串的鞭炮就是响彻起来,飞起的烟尘,让人跟本看不清前面的景象。


而张九言他们进入千户所,整个千户所的人都是围在街道两边看,个个踮着脚,探头看。


就连树上,也是挂满了人,都是探头想看新娘子。


不过这时候的刘怡宁坐在大花轿里,他们哪里看的到。


不过事实证明,这看不到新娘子,却似乎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兴致。


他们男女老少,还是一个个的高兴的不得了,嘴巴里面唧唧呱呱,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热情头十足,一点没受影响。


从他们的表现来看,看热闹,其实看得并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想让自己也置身于这热闹当中,成为这之中的一份子。


让自己,成为这其中一个有好事,就与自己有关。有坏事,那就与自己无关的参与者。


敲敲打打,来到千户所官厅,等了一会,到了吉时,张九言和刘怡宁开始拜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