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半个时辰后,郦雪和宁九蹲在天福楼的角落里,透过一支孔雀毛看向几步开外的雅座。


郦雪一脸似鄙夷非鄙夷,眼光高深莫测又锐利如刀,桓璇稳坐如山,目不斜视如老僧入定,郦雪又换了个姿势,咬着手指甲把他从头到脚、从胸到屁股丈量了一遍才摇摇头。


“九儿,你看看这男人,看这面相身材,额无主骨,眼无守睛,鼻无梁柱,脚无天根。


渍渍渍,这面如土色,这耳如倒弓,一看就知道是没什么福气的人,再看那死鱼眼珠子瞪着,不是贪狼就是孤煞...”


宁九扯扯郦雪的衣袖弱弱的说:“公主,那是他在瞪你,别看了!”


“有什么不能看的,长成这样还不让人看了?不就是长得高点,壮点,还白点么,府里那匹巴豆长得比他还标志呢,敢耍我,等着吧,挑个黄道吉日,本公主必然会给他点颜色瞧瞧。”


宁九翻了个白眼,“择日不如撞日,公主为什么不今日就挫挫他的锐气?”


郦雪一巴掌拍在她后脑勺,“你傻了吧!这种人我们怎么打得过?不过我总觉得他十分的眼熟,刚刚就觉得好像在哪见过……”


“废话,凌峰说你们在江阳郡不是还共处一室呢。”


“不是江阳郡,是不久前在户部,那个抢我账册的黑衣人!那道疤错不了…”


还没等宁九反应过来,郦雪已经磨牙嚯嚯向猪羊,同手同脚直奔桓璇而去了。


“诶!公主...”


“砰!”还没等郦雪近前,一柄闪瞎眼的环首刀便横空飞来,插在了她面前的小几上,震起一地华丽丽的碎屑。


桓璇旁边的木云脸色不善的拍拍手上根本就没有的灰尘,耍了他们家郎君,还有脸出现。


郦雪讪笑着蹲在他两步开外,睁开大眼睛人畜无害地看着桓璇,“哎呀壮士!你这个刀不错,好亮、好闪、与众不同!


是自己磨的吗?哈!哈!哈...”


几声又干又假的笑看得人只想捂脸,可桓璇根本就没打算理她,缓缓放下茶杯才斜睨她一眼,“公主有什么事么?”


长得好看的人都比较有脾气,这个她是知道的,微笑着搓搓手,“这个...那个...嗯,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想澄清一下…”


“我与殿下之间没有误会。”他并不打算听她再提起江阳郡的事,那是自己犯的蠢,怨不得别人。


君郦雪赶紧摆手,“好好好,没有误会,我就是与将军一见如故,好像最近刚刚在哪见过,比如说户部?”眨巴眨巴眼睛。


她不提还好,一提桓璇就想起那晚那一口浓痰,脸瞬间就黑了。


“在下与公主素未蒙面,只是被某个恶心的小贼喷了一身口水而已。”


那就是默认了,他其实也没什么必要隐瞒,要不是他那晚提前看到了账本,又怎么会有今日的截胡。


郦雪嘴角上扬,他们这关系怎么说呢,简而言之吧,从前有一个自以为是又美貌如花的公主殿下,利用完人家还踹了一脚,现在竟然还腆着老脸上来搭讪!


想起与桓家的婚约,这以后还不得低头不见抬头见,她也不想自讨没趣,将手一拱,“那就当初次见面,后会无期!”


灰溜溜的夺门而出了,守在门口的宁九凑上来:“怎么样?那桓璇见到公主是不是惊为天人,大惊失色进而方寸大乱,一时芳心暗许,从此牵肠挂肚神魂颠倒!”


郦雪翻了白眼,拿过她手里的冰糖葫芦一边走一边嘎嘣嘎嘣咬起来:“呸!装什么,本公主好心跟过来道歉还这副模样,一张脸耷拉得老长,好像欠他多少银子一样……”


宁九拍拍她的肩语重心长:“公主再忍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把手一收,面露凶光,“等你嫁入将军府以后他见了你还得磕头行礼,你就可劲作,三天要请安,两头要跪拜,那威风劲儿是不是杀敌于无形?”


君郦雪愣住,难道她真的要随便在桓家挑一个人嫁了?她当初之所以走这步棋是因为一旦她开始对褚秀之下手,得罪的人一抓一大把,如果没有手握重兵的家族做靠山,她很快就会走上当年的老路。


说来可笑,桓家人里面除了桓熙那个草包,最了解的竟然是这个桓璇了,她得好好谋划谋划。


等人走远了,桓璇将茶杯重重搁在桌上,神色微动。


“哟,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桓大将军生气了。”背后传来一声轻笑,木云回身,只见一个年轻公子一身写意水墨的长袍,摇着一柄妖里妖气的金骨羽毛扇子晃晃悠悠的上来了,木云忍住抽搐的嘴角,拱手道:“周郎君。”


来人将羽毛扇一收,露出那张灿若桃花的妖孽脸来。


说他面若桃花真不为过,明明是个七尺男儿,偏偏生得十分阴柔,那肤如凝脂,那长眸挺鼻,再配上浅浅一笑,简直色若春晓之花啊。


冷不防伸手摸一把木云胡子拉碴的脸,嫌弃得不得了,“哎哟,看看,你们这几年在永州都是怎么过来的,这脸摸着都扎手。”


抬起自己的手背凑到他嘴边,“看看我这个,辰起用牛乳敷面,中午用粉英,夜里再上一遍太真膏,摸摸,是不是又滑又嫩?”


木云慌忙躲避,“是是…是挺滑挺嫩的…”


抬袖一拂,挑唇道:“千金难求的鹤煦露,加少女体香调成的,或坐或卧,宛如美人在怀。”


可怜的木云被欺负得捂脸狂奔,太恶心了这人。


周诩笑着款步走来,刚准备使坏的伸手,桓璇头都没回却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单手就握住了他冷不丁伸过来的手,稍稍用力便是一个结结实实的过肩摔。


“哎哟!我的腰啊...”


依旧不紧不慢的喝茶,斜睨一眼地上的周诩,嘴角一跳,“穿的什么玩意儿。”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你懂什么!这是今年新蚕头一茬织成的蜀锦,这上面的写意,是天衣坊几十个绣娘没日没夜绣出来的,还有这金缕玉衣,这锦面的绣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