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被截杀(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依依,你老实呆在这,我去帮忙”


陌陌说完,持“屠龙”长枪冲向一个拿着两个大锤,长的如黑熊一般的高大妖怪,它正要袭击受伤倒地的重犁,两下“叮当”战了二十几个回合,算是打个平手。


依依也没听话地老实呆着,飞掠到半空中,去截杀一只人头鸟身的怪鸟。


“如虹”剑带着七彩虹光,砍掉怪鸟的不少羽毛,羽毛飘在炙热的空气中,顿时燃烧起来。


依依虚晃一招,反手一剑将快秃毛的怪鸟刺杀。


失去仙力保护的怪鸟燃烧起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带着焦糊的香味。


依依冷哼了一声,低头看见了凶险的一幕,顿时惊瞪圆了眼睛。


见陌陌双手捏诀,御着“屠龙”长枪,长枪带着滚滚烈焰和嗡鸣声,正刺向黑熊怪物。


黑熊怪物打出护体保护,两下较量起内力。


陌陌杏眼圆睁,满眼赤红,脸上汗水肆流,他抖擞出全身神力,爆出一声大喊。


“去!”。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屠龙”枪焕发出更猛烈的烈焰,慢慢刺破护体,一点点刺进黑熊怪的身体。


“啊!……哐!哐!……啊……”


随着撕心裂肺的嚎叫声,黑熊怪被慢慢刺穿,两只大锤“哐!哐!”跌落在地,砸出两个大坑。


在弥漫红土的灼热空气中,黑熊怪如山般的黝黑身体,开始逐渐燃烧起来。


正在此时,一个蓝脸膛长的角怪物,挥舞着闪着黑焰的大铁棍,带着能崩山裂地的气劲已抡向陌陌的后背。


陌陌正运着功力,枪都还没有拔出来,感觉身后有霸道的杀气袭来,想躲已是来不及。


“陌陌!”


依依大喊着,猛地从半空中直冲而下,直接抖出运护体挡住自己和陌陌身前。


但对方的力道太强,护体一下就被打碎,依依和陌陌眼见着巨大的铁棍罩头打来,都惊大了眼。


“锵!”


只听一声巨响,依依和陌陌看到,受伤倒在地上的重犁,拼上元神之力举刀直磕上铁棍。


重犁被震的七窍流血,转头艰难对陌陌和依依扯唇笑了一下,在他俩震惊的目光中,轰然倒地死去。


虽然重犁用上了元魂之力,但毕竟受了重伤,挡住了蓝脸怪的绝大部分力道,但一些气劲还是击中了依依和陌陌。


“重犁!”


“不!”


依依被气劲打飞在地,大口吐着血,她一边大喊着,一边爬到重犁身边,见他的身子化作亮片,一片片飞走……她伸手去抓,但什么也没抓住。


依依号啕大哭,“重犁!别走,回……来!……”


曾亲眼看到父王母后自爆元魂,魂飞魄散,今日重犁为了保护自己,又是这般死去,依依心痛如万箭穿心,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咕咚”一声,黑熊怪的尸身砸在地上,掀起伸手不见五指的尘土,众人被笼罩在灰尘中。


“重……犁!”


陌陌被劲气扫到,也吐出一口血,看见正魂飞魄散的重犁,满脸是泪,大声痛呼着重犁的名字。


陌陌没有失去理智,丝毫不敢耽误,踉跄着把昏迷的依依一把抢出危险地带。


蓝脸长角怪拼尽力量打出的铁棍,被突然闯过来的,重犁的重刀给硬生生磕了回来,忙收住招式,感觉胸口一疼,也呕出一口血。


“我要杀了你这个怪物!”


把昏迷的依依推送给一个黑衣武士看护,陌陌手上运出法力,浑身张扬着凛冽之气,“屠龙”长枪烈焰腾腾,刺向也已经受伤的蓝脸长角怪物。


刚冲出去不远,红土弥漫的天空瞬间变得漆黑,只剩下神兵利器发出的各色光芒。


打斗的双方都是一惊,纷纷瞪大眼看向同一个方向。


只见烛九阴的嘴里,呼起如刀子般凛冽的刺骨狂风,漫天雪花被厉风吹的如白色的锋刃扫过,被扫到哪,哪就是一条血口子。


双方无一个敢卸下护体的仙力。


凛冽的气流瞬间在大家的衣发上结冰,陌陌被狂风暴雪吹的,根本无法睁眼,连立稳身都无比困难。


“快走!”


“撤!都快撤!”


陌陌在风饕雪虐中,听见师傅急切的喊声,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抓住,化流光离去。


天之所以突然变黑,是因在英招和白泽的共同对付下,烛九阴被逼的闭上了双眼。


烛九阴是天生天养的神兽,神通广大无边,气为风,声为雷,目瞳为电,睁一眼时普天光明,同时睁开两眼,大地就会被酷热烤焦,而闭上两眼时,则会狂风暴雪。


年轻时的英招和白泽,曾跟随老天帝帝九渊,就是曾经的东皇太一,对战过神兽烛九阴。后来,它被帝九渊用混沌钟打伤,钻入地下蛰伏不出。


英招和白泽都明白,凭自己和这些小辈的力量,根本打不过烛九阴。


目前,身处南天庭的辖域,这场志在必得的谋杀,来的蹊跷而凶狠,定是大有玄机。


不恋战是最上策。


烛九阴的弱点在眼睛上,它两眼都闭上时,活动力最低,神力也会大大降低。


因此,英招和白泽合力只打击烛九阴的眼睛,逼它最终闭上双眼,趁机带着众人撤走。


在对方穷追猛赶下,英招带着陌陌等武士,终于进入南北天庭的两界地带,感觉后面的追赶好像已离去,估计对方不敢触天帝的霉头。


英招终于放下一些心,安排已疲惫不堪、伤痕累累的大家略作休息。


英招和白泽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带来的近五十个武士,只剩下了七八个,还都是满身的伤。


依依还在昏迷中,陌陌也受了内伤,木修断了一只手臂,而重犁已神魂聚散。


这一次打斗可算是凶险万分、死里逃生,可见对方的必杀之心。


英招和白泽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也心事了然。


白泽难得一脸正色,咬牙道:“唉!还是天帝敏感啊,太微,这是想要作死吗?”。


英招点头,“他们是早有打算的,能召集这么多……无恶不赦的家伙,是下了血本的,这么干……他们到底图什么?不怕引火上身吗?”。


白泽一把折扇,又开始没正形,“反正不是……被你那俩……能气死人的徒弟……给气的,他们下这么大力气,定是针对北天庭……或是老天帝,哦,还忘了一条,那就是……太微疯了,哈哈哈……”。


突然见陌陌脸色大变,咳出一口血,英招忙坐在他身后,给传了一些仙力,看见依依依旧昏迷着,他对白泽建议,“你,带着武士们先回去……好好治疗,我带他俩,先在此处修复一下”。


白泽脸上挂着一抹担心,毕竟这还在两界地带,若对方真再追杀过来,英招带着两个受伤的徒弟,根本无法招架。


大家在一起二十多万年,一来知道英招的脾气,二来也知他做事向来稳重有数,白泽折扇在手心一打,没有再出口相劝。


“那好吧,我送武士们回去,对天帝……禀告一声,马上回来接你们”


还没等英招拒绝,一身被血湿透黑衣的掠影已单腿跪在英招面前,不容置疑地要求着,“属下要留下”。


望着一脸坚毅的掠影,英招思忖一下,最后点头答应。


陌陌和依依得伤都太重了,不马上让他俩修复一下,恐出不可挽回的大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