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且不说三郎晓得自己要去给靖安王当文奉是有多差异就是皇后晓得也是惊的不行。


皇后尤氏,名瑾玥,为尤相爷长孙女。其父为商贾之人,自幼聪慧,曾有高僧明言此女乃元凰也。


凰雌凤也,天下之大当得起凤的也只有皇后一人。


此女为后天定也。


玥娘年十六,随父行商于桥上遇南下圣上,圣上观其言语皆为上。携其回京封为婕妤,过一月升为贵嫔,在过半年封为昭仪,二年诞下长公主,皇帝对其更是欢喜升其为宸妃,宸为帝王之意,皇帝取此字已意与其共天下,满朝皆惊。又一年外敌入侵,国库亏空,自圣上登基以来,国库充盈,此次亏空必有贪污皇帝大怒,细查百官,涉足着百余官员,元后一族者十之八九,皇帝撤其后位。


尤府自出银财填足国库,皇帝恩其一族封玥娘为后,赐玥娘字为珺璄,珺字自古犯帝王,王旁君右,为王为君。珺璄,玉上光泽。皇帝愿与其共拥天下之意已明。


又一年诞下皇子,皇帝大喜,此子为嫡为长封其为太子,此五年,除其所诞长公主与太子,在无皇嗣诞生。有官上言玥娘善妒,独占圣恩,皇帝怒出言曰此世间唯珺璄之子能当龙子二字。


此言意除玥娘外,嫔妃所生皆非皇子。


由此足以见得对其喜爱。


天黑皇帝繁忙召皇后入乾坤宫侍寝,告与皇后,令三郎为靖安王文奉之事,皇后惊问“陛下这是为何”


“臣妾瞧着靖安王怕是万分不喜琂郎的。陛下作甚要让琂郎到靖安王身边去。”说着还有些许埋怨的轻锤皇帝一下。


皇帝拉着皇后入了寝室,道:“今个辰儿那一出哪里是讨厌,分明是小孩子把戏”说着把皇后抱入怀里。


皇后突然坐到了皇帝腿上,羞的悄悄查看四周见丫鬟太监都已经悄然退下了,也就环住了皇帝的脖颈geng,把头埋到了皇帝耳边问:“什么小孩子把戏他也要到弱冠指年了。还小孩子,我那弟妹不比他小”


“你也是忒是疼他,我弟弟妹妹初次入宫就让他这般欺负日后怕是不愿来看我这个姐姐的了。”说着是狠狠的拧了皇帝一下。


皇帝素来疼爱她,私下无人更是许她你我称。众人面前得给皇帝留有面子皇后不乐时也只是悄悄拧一下,这私下无人自然是好不客气。


“妹妹就要及笄我原还想着给妹妹寻一京中郎君与其订婚让你伺候,有你这姐夫撑腰赐婚自然是无人敢欺负她的,平日里她也能进来与我说说话。”皇后是不给皇帝插话的功夫,又拧了他一下轻轻哼了一声,接着道:“那想着呀这入京第一个为难她的就是皇上您的心肝宝贝,臣妾还是歇了让她嫁入京的意思吧”说着还作势要从他怀里起来,皇帝那肯连忙搂紧了道:“他算哪门子心肝我的心肝在我怀里呢”说着亲了皇后一下,皇后轻锤他一下。


娇嗔道:“那你就由着他欺负你心肝的弟妹。还让我弟弟到他跟前去侍奉,我可怜的三郎怕是要被那混儿欺负了坏了,合着不是你弟弟当真不心疼。”皇后拿起手帕擦拭脸面,一副要哭的样子。


皇帝最吃不得她这副样子捧起她的小脸在她眼角亲了亲道:“这说的什么话,三郎自然也是我弟弟,这文奉是个轻快活,且是哪辰儿自个求的,他求时已经向我保证不会欺负了你哪妹妹的。”


皇后推他“谁信你的鬼话”


皇帝握着她的纤纤玉指“朕乃真龙天子怎么会说鬼话你且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