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话说的好,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虽是比喻时间飞快,也不可不谓是岁月如梭啊。


一晃,三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莫寒也已经九岁了。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莫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莫天心三人每日使用药浴锻体,药膳养身,内力打磨经脉脏腑,再加上筑神识,传内力这些个丧心病狂的举措。


莫寒虽然没有丝毫习武的意思,但是他的身体筋骨要远远超出同龄习武的孩子一大截。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是在第一层,那么练武之人在第二层,天才就在第三层,莫寒一定是在第五层。只是莫寒不会运用自己的内力罢了。这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啊。


若是说莫寒受到莫天心三人如此的不遗余力的打熬身体筋骨,甚至不惜自损修为的方式帮助莫寒练武,莫寒受到什么益处。最明显的不过是莫寒的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了许多。


在这三年里,莫寒几乎是每三天便背会一本武学秘典,类似草堂剑典、狂战刀法、如影随形身法等等二三百本书。可是不知是怎们回事,莫寒就是对武学无感。按理说,三年时间每日接触武学秘籍、观看老祖宗练功,怎么的也会对武学有些兴趣了,再不济,闲暇时候无聊练练也行啊,可是莫寒依旧没有一点要习武的意思。


这一日,莫寒坐在家中门槛上,屋里人满为患。爷爷莫千道,奶奶秦怡。父亲莫悔、母亲李云淑,再加上二叔、三叔、四叔、姑姑和一众亲友都在。


“莫寒”


爷爷莫千道严肃的对莫寒喊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啊,在山上呆了三年,就不能和老祖宗们学学武艺,啊,我和你说话那。”


莫寒在一旁充耳不闻,这一幕他在这几年里都见惯了,也习惯了。只是今日的阵容有些大罢了。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是啊,小寒,咱们就练练呗,随便练练,万一就练出个天下第一呢,多威风啊,到时候你带着姑姑出去威风威风,多好。”


莫语也许是受不了父亲严肃的眼神,也赶忙劝导。谁让她和莫寒最亲近了呢。莫语这一开头,家人们也是起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劝着,说着习武怎么怎么好,练成以后怎么怎么威风,以后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言语。


莫寒听着家中长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些不耐烦了,


“谁爱练谁去,我才不学那玩意呢,打死都不学。”


莫寒嘴一撇,说道。


“哎呀,你这小混蛋,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是吧,看老夫今日不打死你。”


莫千道听到莫寒说打死都不学武,气上心头,直冲天灵盖。一怒之下,作势要打。莫寒一看情况不对,脚底抹油似的,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莫千道一看莫寒的身影,知道莫寒往山上跑去了,心想,算了,老夫是劝不动这个小魂淡了,还是将这枣烂事儿留给三位老祖宗烦恼吧。


在距离莫家常白山不远的大唐帝都皇宫里,皇帝陛下正在书案上谢谢画画,殿下跪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向皇帝汇报着什么。


“你是说莫家那个小公子不想习武,莫家对此毫无办法。是真的吗?”


皇帝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这三年里,莫家众人无所不用的想让莫家的小公子习武,可是都是不了了之。”


黑衣人回到。


“嗯,看来这位小公子的天赋不得了啊。”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的起身看向窗外。


“再观察几年,若是这位莫家的小公子还不想习武,那就不用再管了。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再想习武,也没什么前途了。”


“诺!”


黑衣人缓缓退下。皇帝陛下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后,皇帝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莫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不习武,呵呵,莫天心你还能再活几年呢?十年?二十年?莫家没了你以后谁还能挑起大梁呢。呵呵,莫家,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殿内空无一人,只能听见皇帝陛下清冷的呢喃。


莫寒跑回山上,心想,我得在山上多一阵子,不然回去之后一定会挨揍的。嘿嘿,我就和他们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小家伙,怎么了,气喘吁吁的,又惹事儿了?”


莫寒听到莫天心问自己,嘿嘿直笑。


“老祖宗。我也没惹什么事儿,就是爷爷要揍我,我来山上躲几天,嘿嘿。”


“哈哈哈”


莫天心一听莫寒这么说。哈哈直笑,


“怎么你爷爷又劝你习武了?”


莫寒挠了挠头,


“老祖宗真是冰雪聪明,小子还没说,您就知道了。”


“废话”


莫天心撇了莫寒一眼


“以莫千道疼爱你的劲儿,除了习武,还有什么能让他对你发起火来的。还有,冰雪聪明是这么用的吗?”


莫寒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莫天心继续说道:


“行了,你就在山上多几天吧,等你爷爷气消了,你再回去。哎,你说说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爱学武呢。”


莫寒想了想回答说:


“也没什么,以前是觉得苦,觉得累,现在嘛,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想学。”


莫天心听见莫寒这么回答,摇了摇头。


“哎,算了,你不想学就先不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想学了再学也不迟。”


说完,莫天心转身走了,留下莫寒一脸诧异,心想,老祖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平日里就数老祖宗逼自己逼得最紧。转性了?莫寒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午夜,三位老人再昨晚一天的流程后,坐在一块商议。


“怎么办啊,大哥,这都三年了,小家伙还是不愿习武,哎这都九岁了。再晚几年可就......哎。”


李云长再那唉声叹气地说。


“没事的,二哥。”


赵子峰在一旁神在在的。


“按照咱们的计划,就是再过十年小家伙再去习武也不晚。不过,得想个办法,要是这么下去,一辈子不习武可就白白浪费了咱们的人力物力了。”


“嗯,三弟说的有理。”


莫天心在一旁研究着,该怎么才能让莫寒习武。想着想着,莫天心说道。


“这么办,等再过几年,让小家伙出门游历,等他见识到江湖险恶,没有武力傍身寸步难行的道理后就会幡然醒悟了。”


李云长和赵子峰对视一眼,都觉得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也就点点头,先这么办了。老话说的好,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虽是比喻时间飞快,也不可不谓是岁月如梭啊。


一晃,三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莫寒也已经九岁了。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莫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莫天心三人每日使用药浴锻体,药膳养身,内力打磨经脉脏腑,再加上筑神识,传内力这些个丧心病狂的举措。


莫寒虽然没有丝毫习武的意思,但是他的身体筋骨要远远超出同龄习武的孩子一大截。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是在第一层,那么练武之人在第二层,天才就在第三层,莫寒一定是在第五层。只是莫寒不会运用自己的内力罢了。这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啊。


若是说莫寒受到莫天心三人如此的不遗余力的打熬身体筋骨,甚至不惜自损修为的方式帮助莫寒练武,莫寒受到什么益处。最明显的不过是莫寒的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了许多。


在这三年里,莫寒几乎是每三天便背会一本武学秘典,类似草堂剑典、狂战刀法、如影随形身法等等二三百本书。可是不知是怎们回事,莫寒就是对武学无感。按理说,三年时间每日接触武学秘籍、观看老祖宗练功,怎么的也会对武学有些兴趣了,再不济,闲暇时候无聊练练也行啊,可是莫寒依旧没有一点要习武的意思。


这一日,莫寒坐在家中门槛上,屋里人满为患。爷爷莫千道,奶奶秦怡。父亲莫悔、母亲李云淑,再加上二叔、三叔、四叔、姑姑和一众亲友都在。


“莫寒”


爷爷莫千道严肃的对莫寒喊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啊,在山上呆了三年,就不能和老祖宗们学学武艺,啊,我和你说话那。”


莫寒在一旁充耳不闻,这一幕他在这几年里都见惯了,也习惯了。只是今日的阵容有些大罢了。


“是啊,小寒,咱们就练练呗,随便练练,万一就练出个天下第一呢,多威风啊,到时候你带着姑姑出去威风威风,多好。”


莫语也许是受不了父亲严肃的眼神,也赶忙劝导。谁让她和莫寒最亲近了呢。莫语这一开头,家人们也是起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劝着,说着习武怎么怎么好,练成以后怎么怎么威风,以后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言语。


莫寒听着家中长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些不耐烦了,


“谁爱练谁去,我才不学那玩意呢,打死都不学。”


莫寒嘴一撇,说道。


“哎呀,你这小混蛋,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是吧,看老夫今日不打死你。”


莫千道听到莫寒说打死都不学武,气上心头,直冲天灵盖。一怒之下,作势要打。莫寒一看情况不对,脚底抹油似的,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莫千道一看莫寒的身影,知道莫寒往山上跑去了,心想,算了,老夫是劝不动这个小魂淡了,还是将这枣烂事儿留给三位老祖宗烦恼吧。


在距离莫家常白山不远的大唐帝都皇宫里,皇帝陛下正在书案上谢谢画画,殿下跪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向皇帝汇报着什么。


“你是说莫家那个小公子不想习武,莫家对此毫无办法。是真的吗?”


皇帝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这三年里,莫家众人无所不用的想让莫家的小公子习武,可是都是不了了之。”


黑衣人回到。


“嗯,看来这位小公子的天赋不得了啊。”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的起身看向窗外。


“再观察几年,若是这位莫家的小公子还不想习武,那就不用再管了。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再想习武,也没什么前途了。”


“诺!”


黑衣人缓缓退下。皇帝陛下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后,皇帝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莫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不习武,呵呵,莫天心你还能再活几年呢?十年?二十年?莫家没了你以后谁还能挑起大梁呢。呵呵,莫家,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殿内空无一人,只能听见皇帝陛下清冷的呢喃。


莫寒跑回山上,心想,我得在山上多一阵子,不然回去之后一定会挨揍的。嘿嘿,我就和他们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小家伙,怎么了,气喘吁吁的,又惹事儿了?”


莫寒听到莫天心问自己,嘿嘿直笑。


“老祖宗。我也没惹什么事儿,就是爷爷要揍我,我来山上躲几天,嘿嘿。”


“哈哈哈”


莫天心一听莫寒这么说。哈哈直笑,


“怎么你爷爷又劝你习武了?”


莫寒挠了挠头,


“老祖宗真是冰雪聪明,小子还没说,您就知道了。”


“废话”


莫天心撇了莫寒一眼


“以莫千道疼爱你的劲儿,除了习武,还有什么能让他对你发起火来的。还有,冰雪聪明是这么用的吗?”


莫寒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莫天心继续说道:


“行了,你就在山上多几天吧,等你爷爷气消了,你再回去。哎,你说说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爱学武呢。”


莫寒想了想回答说:


“也没什么,以前是觉得苦,觉得累,现在嘛,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想学。”


莫天心听见莫寒这么回答,摇了摇头。


“哎,算了,你不想学就先不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想学了再学也不迟。”


说完,莫天心转身走了,留下莫寒一脸诧异,心想,老祖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平日里就数老祖宗逼自己逼得最紧。转性了?莫寒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午夜,三位老人再昨晚一天的流程后,坐在一块商议。


“怎么办啊,大哥,这都三年了,小家伙还是不愿习武,哎这都九岁了。再晚几年可就......哎。”


李云长再那唉声叹气地说。


“没事的,二哥。”


赵子峰在一旁神在在的。


“按照咱们的计划,就是再过十年小家伙再去习武也不晚。不过,得想个办法,要是这么下去,一辈子不习武可就白白浪费了咱们的人力物力了。”


“嗯,三弟说的有理。”


莫天心在一旁研究着,该怎么才能让莫寒习武。想着想着,莫天心说道。


“这么办,等再过几年,让小家伙出门游历,等他见识到江湖险恶,没有武力傍身寸步难行的道理后就会幡然醒悟了。”


李云长和赵子峰对视一眼,都觉得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也就点点头,先这么办了。老话说的好,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虽是比喻时间飞快,也不可不谓是岁月如梭啊。


一晃,三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莫寒也已经九岁了。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莫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莫天心三人每日使用药浴锻体,药膳养身,内力打磨经脉脏腑,再加上筑神识,传内力这些个丧心病狂的举措。


莫寒虽然没有丝毫习武的意思,但是他的身体筋骨要远远超出同龄习武的孩子一大截。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是在第一层,那么练武之人在第二层,天才就在第三层,莫寒一定是在第五层。只是莫寒不会运用自己的内力罢了。这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啊。


若是说莫寒受到莫天心三人如此的不遗余力的打熬身体筋骨,甚至不惜自损修为的方式帮助莫寒练武,莫寒受到什么益处。最明显的不过是莫寒的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了许多。


在这三年里,莫寒几乎是每三天便背会一本武学秘典,类似草堂剑典、狂战刀法、如影随形身法等等二三百本书。可是不知是怎们回事,莫寒就是对武学无感。按理说,三年时间每日接触武学秘籍、观看老祖宗练功,怎么的也会对武学有些兴趣了,再不济,闲暇时候无聊练练也行啊,可是莫寒依旧没有一点要习武的意思。


这一日,莫寒坐在家中门槛上,屋里人满为患。爷爷莫千道,奶奶秦怡。父亲莫悔、母亲李云淑,再加上二叔、三叔、四叔、姑姑和一众亲友都在。


“莫寒”


爷爷莫千道严肃的对莫寒喊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啊,在山上呆了三年,就不能和老祖宗们学学武艺,啊,我和你说话那。”


莫寒在一旁充耳不闻,这一幕他在这几年里都见惯了,也习惯了。只是今日的阵容有些大罢了。


“是啊,小寒,咱们就练练呗,随便练练,万一就练出个天下第一呢,多威风啊,到时候你带着姑姑出去威风威风,多好。”


莫语也许是受不了父亲严肃的眼神,也赶忙劝导。谁让她和莫寒最亲近了呢。莫语这一开头,家人们也是起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劝着,说着习武怎么怎么好,练成以后怎么怎么威风,以后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言语。


莫寒听着家中长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些不耐烦了,


“谁爱练谁去,我才不学那玩意呢,打死都不学。”


莫寒嘴一撇,说道。


“哎呀,你这小混蛋,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是吧,看老夫今日不打死你。”


莫千道听到莫寒说打死都不学武,气上心头,直冲天灵盖。一怒之下,作势要打。莫寒一看情况不对,脚底抹油似的,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莫千道一看莫寒的身影,知道莫寒往山上跑去了,心想,算了,老夫是劝不动这个小魂淡了,还是将这枣烂事儿留给三位老祖宗烦恼吧。


在距离莫家常白山不远的大唐帝都皇宫里,皇帝陛下正在书案上谢谢画画,殿下跪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向皇帝汇报着什么。


“你是说莫家那个小公子不想习武,莫家对此毫无办法。是真的吗?”


皇帝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这三年里,莫家众人无所不用的想让莫家的小公子习武,可是都是不了了之。”


黑衣人回到。


“嗯,看来这位小公子的天赋不得了啊。”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的起身看向窗外。


“再观察几年,若是这位莫家的小公子还不想习武,那就不用再管了。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再想习武,也没什么前途了。”


“诺!”


黑衣人缓缓退下。皇帝陛下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后,皇帝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莫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不习武,呵呵,莫天心你还能再活几年呢?十年?二十年?莫家没了你以后谁还能挑起大梁呢。呵呵,莫家,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殿内空无一人,只能听见皇帝陛下清冷的呢喃。


莫寒跑回山上,心想,我得在山上多一阵子,不然回去之后一定会挨揍的。嘿嘿,我就和他们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小家伙,怎么了,气喘吁吁的,又惹事儿了?”


莫寒听到莫天心问自己,嘿嘿直笑。


“老祖宗。我也没惹什么事儿,就是爷爷要揍我,我来山上躲几天,嘿嘿。”


“哈哈哈”


莫天心一听莫寒这么说。哈哈直笑,


“怎么你爷爷又劝你习武了?”


莫寒挠了挠头,


“老祖宗真是冰雪聪明,小子还没说,您就知道了。”


“废话”


莫天心撇了莫寒一眼


“以莫千道疼爱你的劲儿,除了习武,还有什么能让他对你发起火来的。还有,冰雪聪明是这么用的吗?”


莫寒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莫天心继续说道:


“行了,你就在山上多几天吧,等你爷爷气消了,你再回去。哎,你说说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爱学武呢。”


莫寒想了想回答说:


“也没什么,以前是觉得苦,觉得累,现在嘛,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想学。”


莫天心听见莫寒这么回答,摇了摇头。


“哎,算了,你不想学就先不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想学了再学也不迟。”


说完,莫天心转身走了,留下莫寒一脸诧异,心想,老祖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平日里就数老祖宗逼自己逼得最紧。转性了?莫寒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午夜,三位老人再昨晚一天的流程后,坐在一块商议。


“怎么办啊,大哥,这都三年了,小家伙还是不愿习武,哎这都九岁了。再晚几年可就......哎。”


李云长再那唉声叹气地说。


“没事的,二哥。”


赵子峰在一旁神在在的。


“按照咱们的计划,就是再过十年小家伙再去习武也不晚。不过,得想个办法,要是这么下去,一辈子不习武可就白白浪费了咱们的人力物力了。”


“嗯,三弟说的有理。”


莫天心在一旁研究着,该怎么才能让莫寒习武。想着想着,莫天心说道。


“这么办,等再过几年,让小家伙出门游历,等他见识到江湖险恶,没有武力傍身寸步难行的道理后就会幡然醒悟了。”


李云长和赵子峰对视一眼,都觉得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也就点点头,先这么办了。老话说的好,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虽是比喻时间飞快,也不可不谓是岁月如梭啊。


一晃,三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莫寒也已经九岁了。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莫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莫天心三人每日使用药浴锻体,药膳养身,内力打磨经脉脏腑,再加上筑神识,传内力这些个丧心病狂的举措。


莫寒虽然没有丝毫习武的意思,但是他的身体筋骨要远远超出同龄习武的孩子一大截。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是在第一层,那么练武之人在第二层,天才就在第三层,莫寒一定是在第五层。只是莫寒不会运用自己的内力罢了。这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啊。


若是说莫寒受到莫天心三人如此的不遗余力的打熬身体筋骨,甚至不惜自损修为的方式帮助莫寒练武,莫寒受到什么益处。最明显的不过是莫寒的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了许多。


在这三年里,莫寒几乎是每三天便背会一本武学秘典,类似草堂剑典、狂战刀法、如影随形身法等等二三百本书。可是不知是怎们回事,莫寒就是对武学无感。按理说,三年时间每日接触武学秘籍、观看老祖宗练功,怎么的也会对武学有些兴趣了,再不济,闲暇时候无聊练练也行啊,可是莫寒依旧没有一点要习武的意思。


这一日,莫寒坐在家中门槛上,屋里人满为患。爷爷莫千道,奶奶秦怡。父亲莫悔、母亲李云淑,再加上二叔、三叔、四叔、姑姑和一众亲友都在。


“莫寒”


爷爷莫千道严肃的对莫寒喊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啊,在山上呆了三年,就不能和老祖宗们学学武艺,啊,我和你说话那。”


莫寒在一旁充耳不闻,这一幕他在这几年里都见惯了,也习惯了。只是今日的阵容有些大罢了。


“是啊,小寒,咱们就练练呗,随便练练,万一就练出个天下第一呢,多威风啊,到时候你带着姑姑出去威风威风,多好。”


莫语也许是受不了父亲严肃的眼神,也赶忙劝导。谁让她和莫寒最亲近了呢。莫语这一开头,家人们也是起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劝着,说着习武怎么怎么好,练成以后怎么怎么威风,以后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言语。


莫寒听着家中长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些不耐烦了,


“谁爱练谁去,我才不学那玩意呢,打死都不学。”


莫寒嘴一撇,说道。


“哎呀,你这小混蛋,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是吧,看老夫今日不打死你。”


莫千道听到莫寒说打死都不学武,气上心头,直冲天灵盖。一怒之下,作势要打。莫寒一看情况不对,脚底抹油似的,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莫千道一看莫寒的身影,知道莫寒往山上跑去了,心想,算了,老夫是劝不动这个小魂淡了,还是将这枣烂事儿留给三位老祖宗烦恼吧。


在距离莫家常白山不远的大唐帝都皇宫里,皇帝陛下正在书案上谢谢画画,殿下跪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向皇帝汇报着什么。


“你是说莫家那个小公子不想习武,莫家对此毫无办法。是真的吗?”


皇帝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这三年里,莫家众人无所不用的想让莫家的小公子习武,可是都是不了了之。”


黑衣人回到。


“嗯,看来这位小公子的天赋不得了啊。”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的起身看向窗外。


“再观察几年,若是这位莫家的小公子还不想习武,那就不用再管了。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再想习武,也没什么前途了。”


“诺!”


黑衣人缓缓退下。皇帝陛下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后,皇帝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莫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不习武,呵呵,莫天心你还能再活几年呢?十年?二十年?莫家没了你以后谁还能挑起大梁呢。呵呵,莫家,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殿内空无一人,只能听见皇帝陛下清冷的呢喃。


莫寒跑回山上,心想,我得在山上多一阵子,不然回去之后一定会挨揍的。嘿嘿,我就和他们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小家伙,怎么了,气喘吁吁的,又惹事儿了?”


莫寒听到莫天心问自己,嘿嘿直笑。


“老祖宗。我也没惹什么事儿,就是爷爷要揍我,我来山上躲几天,嘿嘿。”


“哈哈哈”


莫天心一听莫寒这么说。哈哈直笑,


“怎么你爷爷又劝你习武了?”


莫寒挠了挠头,


“老祖宗真是冰雪聪明,小子还没说,您就知道了。”


“废话”


莫天心撇了莫寒一眼


“以莫千道疼爱你的劲儿,除了习武,还有什么能让他对你发起火来的。还有,冰雪聪明是这么用的吗?”


莫寒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莫天心继续说道:


“行了,你就在山上多几天吧,等你爷爷气消了,你再回去。哎,你说说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爱学武呢。”


莫寒想了想回答说:


“也没什么,以前是觉得苦,觉得累,现在嘛,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想学。”


莫天心听见莫寒这么回答,摇了摇头。


“哎,算了,你不想学就先不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想学了再学也不迟。”


说完,莫天心转身走了,留下莫寒一脸诧异,心想,老祖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平日里就数老祖宗逼自己逼得最紧。转性了?莫寒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午夜,三位老人再昨晚一天的流程后,坐在一块商议。


“怎么办啊,大哥,这都三年了,小家伙还是不愿习武,哎这都九岁了。再晚几年可就......哎。”


李云长再那唉声叹气地说。


“没事的,二哥。”


赵子峰在一旁神在在的。


“按照咱们的计划,就是再过十年小家伙再去习武也不晚。不过,得想个办法,要是这么下去,一辈子不习武可就白白浪费了咱们的人力物力了。”


“嗯,三弟说的有理。”


莫天心在一旁研究着,该怎么才能让莫寒习武。想着想着,莫天心说道。


“这么办,等再过几年,让小家伙出门游历,等他见识到江湖险恶,没有武力傍身寸步难行的道理后就会幡然醒悟了。”


李云长和赵子峰对视一眼,都觉得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也就点点头,先这么办了。老话说的好,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虽是比喻时间飞快,也不可不谓是岁月如梭啊。


一晃,三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莫寒也已经九岁了。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莫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莫天心三人每日使用药浴锻体,药膳养身,内力打磨经脉脏腑,再加上筑神识,传内力这些个丧心病狂的举措。


莫寒虽然没有丝毫习武的意思,但是他的身体筋骨要远远超出同龄习武的孩子一大截。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是在第一层,那么练武之人在第二层,天才就在第三层,莫寒一定是在第五层。只是莫寒不会运用自己的内力罢了。这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啊。


若是说莫寒受到莫天心三人如此的不遗余力的打熬身体筋骨,甚至不惜自损修为的方式帮助莫寒练武,莫寒受到什么益处。最明显的不过是莫寒的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了许多。


在这三年里,莫寒几乎是每三天便背会一本武学秘典,类似草堂剑典、狂战刀法、如影随形身法等等二三百本书。可是不知是怎们回事,莫寒就是对武学无感。按理说,三年时间每日接触武学秘籍、观看老祖宗练功,怎么的也会对武学有些兴趣了,再不济,闲暇时候无聊练练也行啊,可是莫寒依旧没有一点要习武的意思。


这一日,莫寒坐在家中门槛上,屋里人满为患。爷爷莫千道,奶奶秦怡。父亲莫悔、母亲李云淑,再加上二叔、三叔、四叔、姑姑和一众亲友都在。


“莫寒”


爷爷莫千道严肃的对莫寒喊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啊,在山上呆了三年,就不能和老祖宗们学学武艺,啊,我和你说话那。”


莫寒在一旁充耳不闻,这一幕他在这几年里都见惯了,也习惯了。只是今日的阵容有些大罢了。


“是啊,小寒,咱们就练练呗,随便练练,万一就练出个天下第一呢,多威风啊,到时候你带着姑姑出去威风威风,多好。”


莫语也许是受不了父亲严肃的眼神,也赶忙劝导。谁让她和莫寒最亲近了呢。莫语这一开头,家人们也是起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劝着,说着习武怎么怎么好,练成以后怎么怎么威风,以后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言语。


莫寒听着家中长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些不耐烦了,


“谁爱练谁去,我才不学那玩意呢,打死都不学。”


莫寒嘴一撇,说道。


“哎呀,你这小混蛋,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是吧,看老夫今日不打死你。”


莫千道听到莫寒说打死都不学武,气上心头,直冲天灵盖。一怒之下,作势要打。莫寒一看情况不对,脚底抹油似的,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莫千道一看莫寒的身影,知道莫寒往山上跑去了,心想,算了,老夫是劝不动这个小魂淡了,还是将这枣烂事儿留给三位老祖宗烦恼吧。


在距离莫家常白山不远的大唐帝都皇宫里,皇帝陛下正在书案上谢谢画画,殿下跪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向皇帝汇报着什么。


“你是说莫家那个小公子不想习武,莫家对此毫无办法。是真的吗?”


皇帝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这三年里,莫家众人无所不用的想让莫家的小公子习武,可是都是不了了之。”


黑衣人回到。


“嗯,看来这位小公子的天赋不得了啊。”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的起身看向窗外。


“再观察几年,若是这位莫家的小公子还不想习武,那就不用再管了。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再想习武,也没什么前途了。”


“诺!”


黑衣人缓缓退下。皇帝陛下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后,皇帝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莫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不习武,呵呵,莫天心你还能再活几年呢?十年?二十年?莫家没了你以后谁还能挑起大梁呢。呵呵,莫家,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殿内空无一人,只能听见皇帝陛下清冷的呢喃。


莫寒跑回山上,心想,我得在山上多一阵子,不然回去之后一定会挨揍的。嘿嘿,我就和他们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小家伙,怎么了,气喘吁吁的,又惹事儿了?”


莫寒听到莫天心问自己,嘿嘿直笑。


“老祖宗。我也没惹什么事儿,就是爷爷要揍我,我来山上躲几天,嘿嘿。”


“哈哈哈”


莫天心一听莫寒这么说。哈哈直笑,


“怎么你爷爷又劝你习武了?”


莫寒挠了挠头,


“老祖宗真是冰雪聪明,小子还没说,您就知道了。”


“废话”


莫天心撇了莫寒一眼


“以莫千道疼爱你的劲儿,除了习武,还有什么能让他对你发起火来的。还有,冰雪聪明是这么用的吗?”


莫寒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莫天心继续说道:


“行了,你就在山上多几天吧,等你爷爷气消了,你再回去。哎,你说说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爱学武呢。”


莫寒想了想回答说:


“也没什么,以前是觉得苦,觉得累,现在嘛,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想学。”


莫天心听见莫寒这么回答,摇了摇头。


“哎,算了,你不想学就先不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想学了再学也不迟。”


说完,莫天心转身走了,留下莫寒一脸诧异,心想,老祖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平日里就数老祖宗逼自己逼得最紧。转性了?莫寒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午夜,三位老人再昨晚一天的流程后,坐在一块商议。


“怎么办啊,大哥,这都三年了,小家伙还是不愿习武,哎这都九岁了。再晚几年可就......哎。”


李云长再那唉声叹气地说。


“没事的,二哥。”


赵子峰在一旁神在在的。


“按照咱们的计划,就是再过十年小家伙再去习武也不晚。不过,得想个办法,要是这么下去,一辈子不习武可就白白浪费了咱们的人力物力了。”


“嗯,三弟说的有理。”


莫天心在一旁研究着,该怎么才能让莫寒习武。想着想着,莫天心说道。


“这么办,等再过几年,让小家伙出门游历,等他见识到江湖险恶,没有武力傍身寸步难行的道理后就会幡然醒悟了。”


李云长和赵子峰对视一眼,都觉得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也就点点头,先这么办了。老话说的好,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虽是比喻时间飞快,也不可不谓是岁月如梭啊。


一晃,三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莫寒也已经九岁了。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莫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莫天心三人每日使用药浴锻体,药膳养身,内力打磨经脉脏腑,再加上筑神识,传内力这些个丧心病狂的举措。


莫寒虽然没有丝毫习武的意思,但是他的身体筋骨要远远超出同龄习武的孩子一大截。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是在第一层,那么练武之人在第二层,天才就在第三层,莫寒一定是在第五层。只是莫寒不会运用自己的内力罢了。这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啊。


若是说莫寒受到莫天心三人如此的不遗余力的打熬身体筋骨,甚至不惜自损修为的方式帮助莫寒练武,莫寒受到什么益处。最明显的不过是莫寒的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了许多。


在这三年里,莫寒几乎是每三天便背会一本武学秘典,类似草堂剑典、狂战刀法、如影随形身法等等二三百本书。可是不知是怎们回事,莫寒就是对武学无感。按理说,三年时间每日接触武学秘籍、观看老祖宗练功,怎么的也会对武学有些兴趣了,再不济,闲暇时候无聊练练也行啊,可是莫寒依旧没有一点要习武的意思。


这一日,莫寒坐在家中门槛上,屋里人满为患。爷爷莫千道,奶奶秦怡。父亲莫悔、母亲李云淑,再加上二叔、三叔、四叔、姑姑和一众亲友都在。


“莫寒”


爷爷莫千道严肃的对莫寒喊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啊,在山上呆了三年,就不能和老祖宗们学学武艺,啊,我和你说话那。”


莫寒在一旁充耳不闻,这一幕他在这几年里都见惯了,也习惯了。只是今日的阵容有些大罢了。


“是啊,小寒,咱们就练练呗,随便练练,万一就练出个天下第一呢,多威风啊,到时候你带着姑姑出去威风威风,多好。”


莫语也许是受不了父亲严肃的眼神,也赶忙劝导。谁让她和莫寒最亲近了呢。莫语这一开头,家人们也是起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劝着,说着习武怎么怎么好,练成以后怎么怎么威风,以后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言语。


莫寒听着家中长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些不耐烦了,


“谁爱练谁去,我才不学那玩意呢,打死都不学。”


莫寒嘴一撇,说道。


“哎呀,你这小混蛋,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是吧,看老夫今日不打死你。”


莫千道听到莫寒说打死都不学武,气上心头,直冲天灵盖。一怒之下,作势要打。莫寒一看情况不对,脚底抹油似的,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莫千道一看莫寒的身影,知道莫寒往山上跑去了,心想,算了,老夫是劝不动这个小魂淡了,还是将这枣烂事儿留给三位老祖宗烦恼吧。


在距离莫家常白山不远的大唐帝都皇宫里,皇帝陛下正在书案上谢谢画画,殿下跪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向皇帝汇报着什么。


“你是说莫家那个小公子不想习武,莫家对此毫无办法。是真的吗?”


皇帝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这三年里,莫家众人无所不用的想让莫家的小公子习武,可是都是不了了之。”


黑衣人回到。


“嗯,看来这位小公子的天赋不得了啊。”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的起身看向窗外。


“再观察几年,若是这位莫家的小公子还不想习武,那就不用再管了。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再想习武,也没什么前途了。”


“诺!”


黑衣人缓缓退下。皇帝陛下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后,皇帝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莫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不习武,呵呵,莫天心你还能再活几年呢?十年?二十年?莫家没了你以后谁还能挑起大梁呢。呵呵,莫家,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殿内空无一人,只能听见皇帝陛下清冷的呢喃。


莫寒跑回山上,心想,我得在山上多一阵子,不然回去之后一定会挨揍的。嘿嘿,我就和他们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小家伙,怎么了,气喘吁吁的,又惹事儿了?”


莫寒听到莫天心问自己,嘿嘿直笑。


“老祖宗。我也没惹什么事儿,就是爷爷要揍我,我来山上躲几天,嘿嘿。”


“哈哈哈”


莫天心一听莫寒这么说。哈哈直笑,


“怎么你爷爷又劝你习武了?”


莫寒挠了挠头,


“老祖宗真是冰雪聪明,小子还没说,您就知道了。”


“废话”


莫天心撇了莫寒一眼


“以莫千道疼爱你的劲儿,除了习武,还有什么能让他对你发起火来的。还有,冰雪聪明是这么用的吗?”


莫寒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莫天心继续说道:


“行了,你就在山上多几天吧,等你爷爷气消了,你再回去。哎,你说说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爱学武呢。”


莫寒想了想回答说:


“也没什么,以前是觉得苦,觉得累,现在嘛,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想学。”


莫天心听见莫寒这么回答,摇了摇头。


“哎,算了,你不想学就先不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想学了再学也不迟。”


说完,莫天心转身走了,留下莫寒一脸诧异,心想,老祖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平日里就数老祖宗逼自己逼得最紧。转性了?莫寒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午夜,三位老人再昨晚一天的流程后,坐在一块商议。


“怎么办啊,大哥,这都三年了,小家伙还是不愿习武,哎这都九岁了。再晚几年可就......哎。”


李云长再那唉声叹气地说。


“没事的,二哥。”


赵子峰在一旁神在在的。


“按照咱们的计划,就是再过十年小家伙再去习武也不晚。不过,得想个办法,要是这么下去,一辈子不习武可就白白浪费了咱们的人力物力了。”


“嗯,三弟说的有理。”


莫天心在一旁研究着,该怎么才能让莫寒习武。想着想着,莫天心说道。


“这么办,等再过几年,让小家伙出门游历,等他见识到江湖险恶,没有武力傍身寸步难行的道理后就会幡然醒悟了。”


李云长和赵子峰对视一眼,都觉得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也就点点头,先这么办了。老话说的好,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虽是比喻时间飞快,也不可不谓是岁月如梭啊。


一晃,三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莫寒也已经九岁了。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莫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莫天心三人每日使用药浴锻体,药膳养身,内力打磨经脉脏腑,再加上筑神识,传内力这些个丧心病狂的举措。


莫寒虽然没有丝毫习武的意思,但是他的身体筋骨要远远超出同龄习武的孩子一大截。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是在第一层,那么练武之人在第二层,天才就在第三层,莫寒一定是在第五层。只是莫寒不会运用自己的内力罢了。这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啊。


若是说莫寒受到莫天心三人如此的不遗余力的打熬身体筋骨,甚至不惜自损修为的方式帮助莫寒练武,莫寒受到什么益处。最明显的不过是莫寒的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了许多。


在这三年里,莫寒几乎是每三天便背会一本武学秘典,类似草堂剑典、狂战刀法、如影随形身法等等二三百本书。可是不知是怎们回事,莫寒就是对武学无感。按理说,三年时间每日接触武学秘籍、观看老祖宗练功,怎么的也会对武学有些兴趣了,再不济,闲暇时候无聊练练也行啊,可是莫寒依旧没有一点要习武的意思。


这一日,莫寒坐在家中门槛上,屋里人满为患。爷爷莫千道,奶奶秦怡。父亲莫悔、母亲李云淑,再加上二叔、三叔、四叔、姑姑和一众亲友都在。


“莫寒”


爷爷莫千道严肃的对莫寒喊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啊,在山上呆了三年,就不能和老祖宗们学学武艺,啊,我和你说话那。”


莫寒在一旁充耳不闻,这一幕他在这几年里都见惯了,也习惯了。只是今日的阵容有些大罢了。


“是啊,小寒,咱们就练练呗,随便练练,万一就练出个天下第一呢,多威风啊,到时候你带着姑姑出去威风威风,多好。”


莫语也许是受不了父亲严肃的眼神,也赶忙劝导。谁让她和莫寒最亲近了呢。莫语这一开头,家人们也是起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劝着,说着习武怎么怎么好,练成以后怎么怎么威风,以后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言语。


莫寒听着家中长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些不耐烦了,


“谁爱练谁去,我才不学那玩意呢,打死都不学。”


莫寒嘴一撇,说道。


“哎呀,你这小混蛋,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是吧,看老夫今日不打死你。”


莫千道听到莫寒说打死都不学武,气上心头,直冲天灵盖。一怒之下,作势要打。莫寒一看情况不对,脚底抹油似的,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莫千道一看莫寒的身影,知道莫寒往山上跑去了,心想,算了,老夫是劝不动这个小魂淡了,还是将这枣烂事儿留给三位老祖宗烦恼吧。


在距离莫家常白山不远的大唐帝都皇宫里,皇帝陛下正在书案上谢谢画画,殿下跪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向皇帝汇报着什么。


“你是说莫家那个小公子不想习武,莫家对此毫无办法。是真的吗?”


皇帝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这三年里,莫家众人无所不用的想让莫家的小公子习武,可是都是不了了之。”


黑衣人回到。


“嗯,看来这位小公子的天赋不得了啊。”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的起身看向窗外。


“再观察几年,若是这位莫家的小公子还不想习武,那就不用再管了。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再想习武,也没什么前途了。”


“诺!”


黑衣人缓缓退下。皇帝陛下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后,皇帝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莫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不习武,呵呵,莫天心你还能再活几年呢?十年?二十年?莫家没了你以后谁还能挑起大梁呢。呵呵,莫家,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殿内空无一人,只能听见皇帝陛下清冷的呢喃。


莫寒跑回山上,心想,我得在山上多一阵子,不然回去之后一定会挨揍的。嘿嘿,我就和他们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小家伙,怎么了,气喘吁吁的,又惹事儿了?”


莫寒听到莫天心问自己,嘿嘿直笑。


“老祖宗。我也没惹什么事儿,就是爷爷要揍我,我来山上躲几天,嘿嘿。”


“哈哈哈”


莫天心一听莫寒这么说。哈哈直笑,


“怎么你爷爷又劝你习武了?”


莫寒挠了挠头,


“老祖宗真是冰雪聪明,小子还没说,您就知道了。”


“废话”


莫天心撇了莫寒一眼


“以莫千道疼爱你的劲儿,除了习武,还有什么能让他对你发起火来的。还有,冰雪聪明是这么用的吗?”


莫寒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莫天心继续说道:


“行了,你就在山上多几天吧,等你爷爷气消了,你再回去。哎,你说说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爱学武呢。”


莫寒想了想回答说:


“也没什么,以前是觉得苦,觉得累,现在嘛,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想学。”


莫天心听见莫寒这么回答,摇了摇头。


“哎,算了,你不想学就先不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想学了再学也不迟。”


说完,莫天心转身走了,留下莫寒一脸诧异,心想,老祖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平日里就数老祖宗逼自己逼得最紧。转性了?莫寒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午夜,三位老人再昨晚一天的流程后,坐在一块商议。


“怎么办啊,大哥,这都三年了,小家伙还是不愿习武,哎这都九岁了。再晚几年可就......哎。”


李云长再那唉声叹气地说。


“没事的,二哥。”


赵子峰在一旁神在在的。


“按照咱们的计划,就是再过十年小家伙再去习武也不晚。不过,得想个办法,要是这么下去,一辈子不习武可就白白浪费了咱们的人力物力了。”


“嗯,三弟说的有理。”


莫天心在一旁研究着,该怎么才能让莫寒习武。想着想着,莫天心说道。


“这么办,等再过几年,让小家伙出门游历,等他见识到江湖险恶,没有武力傍身寸步难行的道理后就会幡然醒悟了。”


李云长和赵子峰对视一眼,都觉得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也就点点头,先这么办了。老话说的好,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虽是比喻时间飞快,也不可不谓是岁月如梭啊。


一晃,三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莫寒也已经九岁了。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莫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莫天心三人每日使用药浴锻体,药膳养身,内力打磨经脉脏腑,再加上筑神识,传内力这些个丧心病狂的举措。


莫寒虽然没有丝毫习武的意思,但是他的身体筋骨要远远超出同龄习武的孩子一大截。可以这么说。普通人如果是在第一层,那么练武之人在第二层,天才就在第三层,莫寒一定是在第五层。只是莫寒不会运用自己的内力罢了。这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啊。


若是说莫寒受到莫天心三人如此的不遗余力的打熬身体筋骨,甚至不惜自损修为的方式帮助莫寒练武,莫寒受到什么益处。最明显的不过是莫寒的个子要比同龄的孩子高上了许多。


在这三年里,莫寒几乎是每三天便背会一本武学秘典,类似草堂剑典、狂战刀法、如影随形身法等等二三百本书。可是不知是怎们回事,莫寒就是对武学无感。按理说,三年时间每日接触武学秘籍、观看老祖宗练功,怎么的也会对武学有些兴趣了,再不济,闲暇时候无聊练练也行啊,可是莫寒依旧没有一点要习武的意思。


这一日,莫寒坐在家中门槛上,屋里人满为患。爷爷莫千道,奶奶秦怡。父亲莫悔、母亲李云淑,再加上二叔、三叔、四叔、姑姑和一众亲友都在。


“莫寒”


爷爷莫千道严肃的对莫寒喊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啊,在山上呆了三年,就不能和老祖宗们学学武艺,啊,我和你说话那。”


莫寒在一旁充耳不闻,这一幕他在这几年里都见惯了,也习惯了。只是今日的阵容有些大罢了。


“是啊,小寒,咱们就练练呗,随便练练,万一就练出个天下第一呢,多威风啊,到时候你带着姑姑出去威风威风,多好。”


莫语也许是受不了父亲严肃的眼神,也赶忙劝导。谁让她和莫寒最亲近了呢。莫语这一开头,家人们也是起了兴致,七嘴八舌的劝着,说着习武怎么怎么好,练成以后怎么怎么威风,以后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言语。


莫寒听着家中长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些不耐烦了,


“谁爱练谁去,我才不学那玩意呢,打死都不学。”


莫寒嘴一撇,说道。


“哎呀,你这小混蛋,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是吧,看老夫今日不打死你。”


莫千道听到莫寒说打死都不学武,气上心头,直冲天灵盖。一怒之下,作势要打。莫寒一看情况不对,脚底抹油似的,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了。莫千道一看莫寒的身影,知道莫寒往山上跑去了,心想,算了,老夫是劝不动这个小魂淡了,还是将这枣烂事儿留给三位老祖宗烦恼吧。


在距离莫家常白山不远的大唐帝都皇宫里,皇帝陛下正在书案上谢谢画画,殿下跪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也分不清是男是女,正向皇帝汇报着什么。


“你是说莫家那个小公子不想习武,莫家对此毫无办法。是真的吗?”


皇帝陛下问道。


“回禀陛下,千真万确,这三年里,莫家众人无所不用的想让莫家的小公子习武,可是都是不了了之。”


黑衣人回到。


“嗯,看来这位小公子的天赋不得了啊。”


皇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的起身看向窗外。


“再观察几年,若是这位莫家的小公子还不想习武,那就不用再管了。哼!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再想习武,也没什么前途了。”


“诺!”


黑衣人缓缓退下。皇帝陛下看向窗外,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后,皇帝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莫家下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不习武,呵呵,莫天心你还能再活几年呢?十年?二十年?莫家没了你以后谁还能挑起大梁呢。呵呵,莫家,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殿内空无一人,只能听见皇帝陛下清冷的呢喃。


莫寒跑回山上,心想,我得在山上多一阵子,不然回去之后一定会挨揍的。嘿嘿,我就和他们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小家伙,怎么了,气喘吁吁的,又惹事儿了?”


莫寒听到莫天心问自己,嘿嘿直笑。


“老祖宗。我也没惹什么事儿,就是爷爷要揍我,我来山上躲几天,嘿嘿。”


“哈哈哈”


莫天心一听莫寒这么说。哈哈直笑,


“怎么你爷爷又劝你习武了?”


莫寒挠了挠头,


“老祖宗真是冰雪聪明,小子还没说,您就知道了。”


“废话”


莫天心撇了莫寒一眼


“以莫千道疼爱你的劲儿,除了习武,还有什么能让他对你发起火来的。还有,冰雪聪明是这么用的吗?”


莫寒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莫天心继续说道:


“行了,你就在山上多几天吧,等你爷爷气消了,你再回去。哎,你说说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爱学武呢。”


莫寒想了想回答说:


“也没什么,以前是觉得苦,觉得累,现在嘛,也不知道怎么,就是不想学。”


莫天心听见莫寒这么回答,摇了摇头。


“哎,算了,你不想学就先不学,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想学了再学也不迟。”


说完,莫天心转身走了,留下莫寒一脸诧异,心想,老祖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平日里就数老祖宗逼自己逼得最紧。转性了?莫寒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午夜,三位老人再昨晚一天的流程后,坐在一块商议。


“怎么办啊,大哥,这都三年了,小家伙还是不愿习武,哎这都九岁了。再晚几年可就......哎。”


李云长再那唉声叹气地说。


“没事的,二哥。”


赵子峰在一旁神在在的。


“按照咱们的计划,就是再过十年小家伙再去习武也不晚。不过,得想个办法,要是这么下去,一辈子不习武可就白白浪费了咱们的人力物力了。”


“嗯,三弟说的有理。”


莫天心在一旁研究着,该怎么才能让莫寒习武。想着想着,莫天心说道。


“这么办,等再过几年,让小家伙出门游历,等他见识到江湖险恶,没有武力傍身寸步难行的道理后就会幡然醒悟了。”


李云长和赵子峰对视一眼,都觉得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也就点点头,先这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