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壁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的言下之意,是在告诉尉迟老夫人,君是君,臣是臣,皇室是皇室,尉迟家永远只是尉迟家,即使他的权利再怎么大也翻不了天?改变不了本质的东西。


看来,玲珑长公主多少还是有些因为赫连敦和涟漪郡主的事情,而对尉迟家一些心存不满。


上官月听出了弦外之音,精明老练的尉迟老夫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她的话中话。


听着玲珑长公主的话,上官月忽然想起当年有一个指鹿为马的故事,想想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无稽之谈,鹿终究只是鹿,马也只可能是马。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身份是永远不可能相互转换的,因为这就是自然界的规律,不可能被撼动的。


“长公主说的是,酒是酒,茶是茶,酒和茶,永远都不可能仙戏代替的。”尉迟老夫人笑道,语气沉稳内语气十分的沉稳内敛,态度也十分恭敬,谨遵着臣子的本分。


尉迟老夫人的反应倒是十分完美,这让上官月不禁想起了前世在她死之前,这位尉迟老夫人可是为那个皇帝陛下的成功做了不少的事,她那时候也算是一个人物。


刚进了大殿的晋王南宫漠,看到眼前的此情此景,那张原本云淡风轻的俊美脸上,好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忽然想起母后刚刚对自己的教导,南宫漠心里一瞬间有些忐忑不安,更不确定自己的抉择是否正确。


母后想要亲近尉迟家,可尉迟家的权势,不论再怎么大?他也终究只是臣子,不可能与皇室匹敌终究都比不上玲珑长公主,不是吗?


“小月儿……”南宫苏走在南宫漠身后,他的心里到时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想法,他一看到上官月便大步的走向前去,脸上写满了兴奋,对她大声的说道,“早知道你在这里,我刚才就应该早点到这里来,不在那御花园里,胡乱的寻找了。”


众人在此之前就早已听说了祁王南宫苏和上官府的二小姐,最近有些亲昵的传闻,起初本还不太相信,但是……


这时南宫苏无时无刻都离不开他的样子,确实有些容易让别人误会呀,这不……


上官月在片刻后就感受到了大殿上的那些官家女子向她投去的羡慕或鄙视的目光,上官月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工人正在引导着宾客入座,忽然一个宫女走到了祁王南宫苏身旁,十分恭敬地对他说道,“殿下,请这边入座。”


祁王南宫苏和晋王南宫漠的位置,都在大殿左边,排在第二席的位置,同样也是十分尊贵的位置。


可南宫苏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那好看的眉峰不自觉的会皱了起来,目光转向上官月的方向,脸上那灿烂的微笑,瞬间变得有些谄媚,然后对她说道,“玲珑姑姑有孕在身,本王就坐玲珑姑姑这边,离她近一点倒也方便照顾她。”


照顾?


不仅是上官月,就连玲珑长公主原本端着茶杯的手,听到了他的这句话,也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瞥了一眼南宫苏,他祁王南宫苏什么时候懂得照顾孕妇了?


只怕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他是想挨着上官月坐吧。


玲珑长公主做了皱眉头,本来正要开口将南宫苏赶走,可是那个人已经十分不要脸的开始给自己搬了垫子,跪坐在上官月身旁。


玲珑长公主看着这二人,如此看来,二人倒是一对不错的壁人,只是可惜了……


她知道上官月对南宫苏没有男女之间的情谊,可南宫苏呢?他真的就只是将上官月当成表妹么?


祁王南宫苏这一坐,在场的许多人都更加的不满了,但是他们也不敢说些什么,只得满心羡慕与嫉妒的入了座,她们都恨不得那坐在祁王殿下身旁的人是她们自己。


晋王南宫漠到了宫人安排的位置,而原本祁王南宫苏的位置,却已经空出来了。


可没没过多久就有一个人坐在了上面。


这个人的到来,到是让许多人都有些诧异。


悬密使大人宋寒,从来都是南燕的一个另类,年纪轻轻就位高权重,权势在朝堂上,也算是数一数二了,本是最具价值的青年才俊,但是却在小时候被一场大火毁去了容颜,听说,将军夫人一直在为这个儿子物色妻子,可许多女子,却都因为那骇人的容颜给吓跑了。


想到这里上官月,想起前世这位悬密使大人一辈子无妻无子,一个人独自终老。


听说,悬密使大人今年二十有四……


听说,将军夫人因为他的婚事,早已经一切的心急如焚了,可是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呀……


还听说,以往对于这样相亲类的场合合,悬密使大人从来都不会参加的,可是今日却……


许多人都看着那坐晋王南宫漠身旁的男人,那一身黑色的锦衣,配上黑色的面具,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些刺眼,和旁边的晋王南宫漠一起入眼,一黑一白,一美一丑这对比起来,让那画面看起来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诡异。


众人心里都都忍不住觉得有些惋惜,要是晋王殿下的容貌和气质,加上悬密使大人的权势,两个人合二为一,那该有多好啊!


可惜……


“云起?”南宫苏在宋寒入座的那一刻,眼睛都有些冒光了,难以掩饰他自己的激动,再看另外一个席上坐着的将军夫人,脸上写满了高兴,心里自然是明白了,口中却依然在自言自语的说着,“看来,云起他是想通了。”


“想通了?”上官月看了那黑色面具的男人一眼,这一看过去,却不经意间正好与那眸子对上了,本来握着杯子的手不禁的颤了一下,她立马别开了,视线有些疑惑的说道“究竟是什么想通了?”


“当然是是可以想通的,不就是要娶一房妻子。”南宫苏挑眉一笑,不然以他的性子,他是坚决不会在这种场合出现的。


娶一房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