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好生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铭在房间里听到声音,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出来,看到院子里的王二丫有些惊喜!


“二丫姐姐,你怎么来啦。”林铭走到林二丫前面,一脸热络。


十三岁的林铭站在她们旁边竟然比沈娇林二丫还高,硬生生比她们高出半个头。


“我来看看你,听说你昨日落水了,可担心死你二丫姐姐了,怎么样,现在没事了吧?”二丫一改方才的嘴脸,心疼地看向林铭道。


沈娇都快看吐了,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吧!这真是现实中的白莲花了,真是活久见。


“好了,王二丫,人你也看到了,你可以回去了。”林母看着像变脸似的王二丫没有给好脸。


往日的王二丫虽然嚣张跋扈,但从来没有这么出言不逊。


她清楚王二丫的为人,习惯了从她嘴里听不到一句好话,但王二丫平日里没敢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她了解她那点小心思,她也不说破。


她想嫁给林牧,想的美。


“娘,您怎么能赶二丫姐姐回去呢!”林铭不同意母亲的话。


“林铭,回房间去,女人说话,你凑合什么。”林母隐隐有些怒气。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那我回房间了,二丫姐姐嫂子你们聊,嫂子,二丫姐姐是个好人,你一定会喜欢她的。”林铭听出了林母语气中的怒气,说完一溜烟跑回了房间,头都没回。


“王二丫,人你也看到了,回去吧。”林母没给她好脸色。


似乎不愿与她再多话。


“林娘,不知道这个傻子有什么好,你这么护着她。”王二丫详装委屈,她不甘心。


“就凭她是我儿媳妇,就算她哪里都不好也轮不到你来这里逼逼赖赖!人看到了就回去吧!”林母再一次赶人。


如果不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她早就拿起扫把将人赶出去了,她的儿媳妇轮不到外人来说。


王二丫看到这也没敢再说什么,剁了剁脚,狠狠得剜了一眼沈娇便走出了院子。


来日方长———


沈娇看到了王二丫恶狠狠的眼神,对她不屑地挑了挑眉,她还真不惧白莲花。


王二丫一走,林母安慰沈娇:“娇娇,你别在意,这个王二丫嘴上就是个缺德的,你别放在心上。”


“娘,她为什么对我敌意那么大?”沈娇心中怒意渐无,表情轻松地说出这句话。


“娇娇,别理她,她就是这样的人,见不得人安生。”林母无奈,只能安慰沈娇。


“不提她了,娘,林牧和爹呢?”沈娇转移话题。


“哦,他们俩啊!今天你三叔公把他们喊过去了,估摸着这会也该回来了。”林母乐的不提王二丫,这个人太过分了。


“好,那娘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娇娇你在这等他们回来吧!也没啥事可做了。”


“那我去看看林铭。”


“去吧,提醒她不要跟王二丫走的太近。”林母挥挥手又走进了厨房,仿佛厨房才是她的天下。


沈娇走到林铭门外将他喊了出来。


“嫂子,什么事。”林铭打开门从里头蹦了出来。


“你现在没事了吧?昨晚一切正常?”


“嫂子你看,我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嘛!”林铭蹦着转了个圈。


“别,你悠着点。”沈娇急忙拉住林铭。


“以后别忘那湖边去了,危险。”


“知道了嫂子,我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嫂子你放心吧!”林铭笑嘻嘻地道,脸上印着两个深深的酒窝,说不出的阳光可爱。


林牧一家基因都很不错。


沈娇和林铭坐在门口台阶上话着家常,林父推着林牧回来了。


林母听到动静从厨房走了出来:“回来啦!来,净手吃早膳吧!”


“嗯。”林父显然情绪不高轻声应了一句。


沈娇和林铭也走了过来。


“爹你们回来了。”沈娇出声问道。


“嗯,来坐下吃早膳。”


林铭则是跑到林牧旁边与他说话,林铭趴在林牧耳朵边上说着悄悄话。


谁也不知道林铭说了什么,两人嘴角都往上翘起。


“好了,吃早膳吧!”林母端出大盆,里面仅剩一截鱼尾,盆里还有少许汤。


沈娇帮每人打了一大碗糊糊,而自己的碗里则只打了一点。


林母注意到沈娇的动作一本正经道:“娇娇多吃点呀,看你瘦的,太瘦了不好生养的。”


沈娇听到这句话脑子轰的一下,脸上顿时充血,从脸上红到耳根。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大口吃着玉米糊糊:“咳…咳咳……”沈娇吃的太急,呛到气管。


她转头捂住嘴巴猛咳,眼泪都咳出来了。


桌上的人都看向她,她更加不好意思。


“娇娇,你慢点吃。”林母出声道。


“嫂子你没事吧,来,喝点水!”林铭倒了一杯水递给沈娇。


沈娇接过:“谢谢你林铭!”


喝下一杯水后沈娇才感觉好了一点。


“不好意思,大家慢慢吃,我吃饱了。”沈娇说完站起身来一溜烟跑进了房间,仿佛有人在后面追似的。


这一幕似曾相识。


待大家都吃好后,林牧推着轮椅来到门口。


吱呀~门被打开,林牧停在门口:“沈娇,来把我推进去。”


沈娇听到声音走到门口,讶异于林铭温和的语气,但还是听话地将林铭推了进去。


“你收拾两套衣服,今天我们回澜县。”


沈娇刚站定林牧便出声告知她。


“澜县是哪?”沈娇疑惑地问道。


“老家,我们要回去几日,你赶紧收拾收拾,马上要出发了。”


“怎么那么突然?”


“方才三叔公通知的,说是回去祭祖。”说到三叔林牧脸上表情忽而改变。


但沈娇并没有注意到。


“噢!好,那你要收几套?”沈娇试探性的问。


“我自己来,你收你的。”林牧说完径直推着轮椅来到衣柜前。


当他打开衣柜有些愕然,衣柜里竟然添了一些女装,两边区分开来,左边是男装,右边则是清一色的女装。


衣柜不大但装下两个人的衣裳足够了。


林牧压住心中的异样,利落的收好了自己的行李,林牧收好后便到沈娇,她也很快收好了自己的那一份。


林牧看了看沈娇:“你就穿成这样出去?”


听了林牧的话沈娇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才想起早上为了方便干活而换了衣柜里仅有的一件带补丁的衣裳。


林家虽然穷,但她衣柜里的衣服全都是新的,除了这一件。


虽然衣柜里的新衣裳布料都不怎么样,但比上林母身上穿的真的是好太多了。


“那你先出去,我换一套再出去。”沈娇向林牧询问道。


“嗯,推我出去吧!”林牧将包袱放到腿上双手交叠放在身前。


沈娇很快便换好衣服,待她整理好一切走到院子里,发现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几人在那里聊着天等她,但情绪都不高。


“娇娇,你好了。”林母走上前去围着沈娇转了一圈,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就觉得沈娇穿这个颜色会好看。


沈娇有些不自在的站在那里。


她不会梳那些繁琐的发型,只简单地在脑后高高的束起一簇马尾,简单的发型却将她衬托的格外干净利落,颇有气质。


未施粉黛的脸上干净纯真,细腻的肌肤虽有些泛黄却一点都掩饰不住她的气质,大大的眼睛显得灵气十足,深陷的眼窝,高挑的鼻梁带了一些异域风情,自带的微笑唇使她看起来格外魅惑。


这样的沈娇让人眼前一亮,自她来到这个家中便没有穿得那么整齐过,平日里总是披头散发,虽然不脏,但却显得格外颓废,让人不想直视。


林牧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个让他不屑一顾的女人此时却吸引着他的目光,她很美,是一种魅惑的美,看的他移不开视线,他从不知道他的妻子这么美。


“走了,不然天黑之前都赶不到了。”林父出声提醒。


“走吧,孩子们,娇娇你来推林牧,可以吧?”林母走向沈娇接过她手里的包袱。


“可…可以。”沈娇将包袱递给林母。


沈娇的包袱系得松松垮垮,仿佛下一秒就会散掉。


林母帮沈娇重新系好,这才上路。


一家人租了一辆牛车,刚好能够坐下一家人。


而三叔公一家则租了一辆马车,三叔公出发得晚,但很快便超过了他们。


三叔公家的孙子在路过他们的牛车时撩开轿帘朝他们吐了一口痰,气的林铭当下跳了起来下车追了过去。


显而易见林铭是没有追上的,三叔公的孙子还伸出头来扮了个鬼脸,气的林铭当场飙了脏话。


三叔公的马车留下一阵烟雾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