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个接一个的故事 7、雨夹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7 雨夹雪


夜越来越长,日子越发难熬起来。只有晴朗午后的那一点点艳阳还能稍微对抗一下步步紧逼的寒冷。虾球周而复始地体验着“冻僵—解冻——再冻僵——再解冻……”的过程,现在的每个清晨它都比以往多了两件重要的事情——祷告和热身操。


“太——哎——阳,快,快出来!”虾球哆嗦着好不容易才合上双手,身体因为冰冻而僵硬,简直连嘴都快不听使唤了,“日——哎——头,高,高照!”它边祷告边龇牙咧嘴地开始活动身体,“咔咔咔咔”身子发出撅折干木棒似的声响,“嘚嘚嘚嘚……”虾球一边不断地打着哆嗦,一边继续努力活动着身体,当然还不忘继续说着:“不冷,哦,不冷,一点儿——阿嚏——也不冷……”就这样,在“嘚嘚、咔咔”的热身操伴随下,虾球不断小声哼唧着:“太阳快出来!日头高高照!一点也不冷!太阳快出来!日头高高照……”


太阳还真给力,仿佛每天都能被虾球念叨出来。待到晒足了日光浴,虾球就立刻满血复活一般,那浑身的灵巧劲儿连珍珠都自愧不如。


不过祈祷也总有不灵验的时候。遇到阴雨的白天时,水洼就变成了冰窖。虾球甚至产生了错觉,仿佛低温把水都变得粘糊糊的,让自己仿佛住在了胶水里,所有的行动都显得缓慢滑稽。实在冷得难受的时候,它甚至觉得连脑子都好像结了冰。


“天也凉,心也凉”,按理说虾球早就该找个合适的洞穴安安稳稳地睡大觉去了,但现在它却还一直坚持对抗着寒冷,毕竟这是珍珠面临的第一个冬季,自己怎么能不安顿好它就跑去睡大觉呢?然而珍珠怎么就一点儿“冬眠”的迹象也没有呢?看它该吃吃、该睡睡、该玩玩的自在样,似乎冷天气一点也没影响到它。对此,虾球真是又奇怪又担忧。


“我说珍珠,就算你还不想冬眠至少也得先为冬眠整理一下你的小窝吧!”


“我的小窝很舒服啊!”珍珠一边大口吃着蚂蚱腿一边嘟囔地着,“唔,而且我把屋子里面的旧水草刚刚换掉了!现在我的小窝软乎得很……啊呜啊呜啊呜”珍珠继续啃着香喷喷的蚂蚱腿简直顾不上跟虾球说话了。


算不清从何时起北风一天不落地开始前来造访。整个堤坝仿佛成了个交响乐团,在北风的统一指挥下,干枯的茅草甩动着乱蓬蓬的头发“唰唰”地唱,蔷薇蔓儿“哗哗”地附着和弦,水浪“啪啪”地打着节奏,还有堤坝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石穴“呜隆、呜隆”地吹着喇叭。落叶越来越多,水洼底下已经铺了厚厚一层地毯。暮秋还是初冬?没人能分得一清二楚,不过温暖已经彻底溃败,寒冷将冬天的来路已经铺到家门口了……


虾球越来越不爱动弹,总觉得自己好像泡在胶水里,就连说话张嘴都得费很大力气。珍珠也感觉到越来越冷了,夜里它不得不一直躲在自己的小屋里,虾球问过好几次珍珠为什么它还不想冬眠,珍珠也不明白,但拖累着虾球无法安心冬眠让珍珠很内疚,于是它在每晚困倦地钻进小屋睡觉前总会试探性地安慰虾球:“我现在很困,真的很困!也许我这就是要冬眠了。说不定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是春天了!”一开始虾球听到这话还挺高兴,但当珍珠却总在第二天一大早就醒过来的时候,虾球简直快要崩溃了。


珍珠仿佛浑身总有用不完的力气,甚至前几日天气晴朗的时候,它还把自己的小屋重新整理加固了一下。太多沉底的落叶把珍珠家的“天花板”盖了个严严实实,虽说那让小屋在夜里变得更加暖和了,但阳光也被叶子们挡了个严严实实。珍珠可受不了小屋不论白天和黑夜都黑漆漆的样子,于是它不停歇地用了几乎一整天的工夫才终于拽开那些叶子给小屋开出了一个窗口。珍珠趴在窗口想要迎接第一缕阳光的时候却发现今早的天空特别阴沉,太阳又偷懒了。索性自己也偷个懒,一撤身珍珠钻回了小屋不再出来。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虾球原本冰雕泥塑般一动不动挂地在水草上,没有太阳的日子,它常常因为缺少热量而无法自如地活动。但今天是个例外,虽然天气阴沉但气温却仿佛回升了一些。别小看这些许的回温,虾球的肢体就借着这一点点暖意慢慢地恢复了知觉。


抬头望望黑沉沉的天空,再感受感受水温,虾球隐隐觉得这个阴天可不简单。果然,没过多久就下起雨来。四下里完全被轻柔细密的雨丝笼盖了,不过虾球很快就发现了这雨中藏着的玄机——坠入水洼的雨滴总夹带着一粒儿粒儿亮晶晶的小东西。虾球重新蹦上了水草尖,伸出钳子想要抓住几个亮晶晶的小东西看看,可它尝试了好多次都没能抓住。不是因为虾球抓不准,那东西实在很小很小,而且它们总是刚刚砸入水中还来不及上浮就不见了,有几次虾球手心一凉分明抓住了,但松开钳子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冰碴儿!”虾球脑中迅速闪出一个念头,“居然是一场‘雨夹雪’!”


“下雪啦,珍珠!快来看啊,是雨夹雪!”虾球大呼小叫着,但它不知道今天珍珠到底去哪儿了,怎么现在还没见踪影。“冬天来了!冬天真的来了!”一想到冬天的严寒虾球就不自觉地浑身哆嗦了一下,“不等了,真不能再等了……哦——嗬——哟……”它自言自语着,不自觉地接二连三打起了长长的哈欠,是时候去自己和珍珠一起选好的那条又深又暖的石穴了。不过,总得先跟珍珠打个招呼,想到这里虾球有些怨愤,“珍珠这家伙今天去哪儿了?”虾球瞪大眼睛四下寻找起珍珠的踪影。雨夹雪下得一阵儿紧似一阵儿,虾球知道这冷雨再下上一会儿,水洼里就又得冻成冰窖。事不宜迟,既然珍珠没在外边儿,那就去它的小屋看看吧!虾球伸胳膊蹬腿,迅速向珍珠的小屋游去。


好久不过来虾球都快认不出珍珠的家了,凭着自己强大的记忆费了半天劲儿它才在层层叠叠的落叶中找到了那个珍珠刚清理出来的小窗户。透过窗户一看,珍珠,它果然正在屋里呼呼大睡!见到珍珠正在睡觉,虾球非但没了刚才的怨愤,反而觉得又惊又喜。(虾球不知道珍珠是因为收拾小屋累得,它还以为珍珠不知不觉终于冬眠了)!


这可真是个值得庆幸的事,既然珍珠已经睡了,自己也就终于可以安心地猫冬去了!虾球捡来一片叶子,小心翼翼地为珍珠挡住了窗子,“安心的睡吧,珍珠!更冷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让咱们都好好睡觉,等到睡醒的时候春天就回来了,老六就也回来了……”


这一觉珍珠睡得一点儿也不踏实,它恍惚梦到虾球跟自己说话,然后虾球就一下子不见了。珍珠被自己的梦惊醒,它略缓了缓神儿,起身去找虾球。


外面正下着雨,虾球没挂在它常待的水草上,珍珠到处找了找发现虾球还真不见了!这下子珍珠可着了急,“虾球!虾——球——你在哪儿?”珍珠着急地呼唤着,但声音在雨中传不了多远就消散了。现在它已经找到了堤坝边儿,忽然它想到了那条和虾球一起挑好的石缝,它灵机一动快速向上爬到了石缝边。


这是一条贴近水面的石缝,又深又窄,是虾球觉得最适合自己冬眠的地方。因为贴近水面,太阳好的时候温度自然上升的最快,所以这条石缝会很暖和;因为很窄,就算水洼突然又来了像“花泥鳅”那样的威胁,它也钻不进来,所以冬眠的时候完全不用为安全担心;还有,这里实在很深,按照常理,深深的洞穴通常都是冬暖夏凉,这样,就算外面冷到结冰,这里面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可以说虾球绝对为自己挑了一个最好的冬眠地。


珍珠已经爬到石缝边儿了,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自己肥壮的身体又不能钻进去察看,干脆珍珠向里面大喊起来。


“喂!虾球!”空洞的回声立刻从石缝中传了回来。珍珠不甘心,继续喊着:“喂!虾球!你在里面吗?”


不知道什么东西咚咚地敲到自己头顶,珍珠吓了一跳迅速退到水下。再向上看去,也没发现水面有什么危险。于是它又慢慢向上爬去。


水面依然是雨丝拍打出的绵密的涟漪,但珍珠看清楚了雨点接触水面的瞬间还有一些透明的小颗粒砸进了水里,一晃就不见了。珍珠好奇心大发,伸手就接住了一个小颗粒儿,那晶莹剔透的小东西刚刚碰得它手心儿一凉就不见了。它赶紧伸手又去接住一粒儿,一瞬间又不见了。


“这是小冰碴儿,今儿下的雨夹雪!哦——嗬——哟——”虾球打着哈欠睁着惺忪的睡眼出现在石缝边,它突然一开口把珍珠吓得一激灵。


“嗨!吓我一跳!虾球,你真在这儿!”


虾球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没精打采地问:“你不是冬眠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得知珍珠根本就没冬眠,虾球感觉很无奈,“可是珍珠,我实在不能再等你了。你看,都下雪了,再不藏到暖和的地方很快我就会被冻僵的。”


“下雪?”珍珠奇怪地看看虾球,“雪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你刚才玩的冰碴儿不就是雪吗?今天下的雨和以前不一样,里面夹着雪呢!”


“冰碴儿就是雪?”珍珠嘟囔着,一边儿还用手接着冰碴儿,“那雪就是这样的冰碴儿咯?”


虾球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唔,大概可以这么说。不过一般雨里夹着的冰碴儿都很碎小,我以前听说雪花可是很多很多冰碴结在一起的一朵大白花,据说它们每一朵都不一样,但都很美,而且都是六个花瓣。”


说到花珍珠立刻想到了蔷薇,那是它唯一见过的花朵,“原来雪花是那么美丽的。”珍珠痴痴地想着,仿佛漫天正在撒下雪白的蔷薇花朵。接着,它立刻为今天感到惋惜,“可惜今天飘下的只是“冰碴儿”。


“哎,冬天已经来了,雪花还会远吗?”虾球学着诗人的口气长叹一声。


“这么说我很快就能见到雪花了?”虾球的话让珍珠立刻觉得欢欣鼓舞,“不过虾球,你刚才怎么说‘听说雪花很漂亮’?难道你也没见过真正的雪花吗?”


这问题让虾球多少有点尴尬,它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解释道:“据老人们说咱们这里的冬天还不够冷,所以并不是每个冬天都会下雪的。比如去年,我在小河里过的那个冬天就恰好没下雪,我也就没亲眼见过雪咯!”


“这真是太有意思了!原来雪花是更大更美的冰碴儿!”珍珠兴奋极了,它不停地在水面附近接着砸入水中的小冰碴儿,看着它们瞬间消失不见,有的时候一两颗小冰粒儿直接砸到了它头上,弹得它的“头盔”打鼓般地咚咚作响,痒得它咯咯笑个不停。


虾球却又一个接一个地打起了哈欠。


带着冰碴儿的“天外来水”让水洼温度又下降了不少,珍珠独自玩了好一会儿了虾球也没再说一句话,此刻它仿佛成了一尊定在石缝边的雕塑,冰雨的寒冷让它四肢麻木、浑身颤抖。珍珠注意到虾球的异常,“虾球,你不要紧吧?”虾球用发颤的声音说:“太冷了,太,太冷了!我可要进去睡觉了。”说着它慢吞吞地转过身在身后摆手向珍珠告别,然后向石缝深处爬去,“明年春天再见咯!哦哦哦——嗬哟哟哟……”虾球拍着嘴巴,哈欠声变成一串小水泡咕嘟嘟地漂出石缝浮向水面去了。


看到虾球真的猫冬去了,珍珠顿时觉得有点心慌。它也不玩冰碴儿了,三步两步紧追到石缝边儿,“虾球,你别扔下我一人啊!你能不能晚些天再冬眠啊?”它狠命地想跟着虾球一起钻进那石缝,反而被石缝卡住了头挣扎了半天才摆脱出来。不过它那焦急中有带着点害怕的声音却把虾球又唤了出来,它慢悠悠地探出了头,伸出长须子拍打着珍珠的脑瓜,“你看珍珠,天儿太冷了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你可能还不明白哪天开始猫冬可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当天气冷到一定程度,我就会浑身僵硬不能动弹,要是不藏到暖和的地方就可能被冻死在严寒里啊!”虾球强打着精神又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腿脚,“你看看,我的腿脚都已经冻得不灵光了,现在我必须让身体进入休眠状态把新陈代谢降到最低程度才能熬过整个冬天。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如果你遇到什么事情就到洞口叫我一声我就会过来的……”


“你不是睡着了吗?那我叫你的时候你能听见吗?万一你饿了怎么办?石缝这么小我也没法给你送吃的进去啊!”


“嗨,你不知道这‘猫冬’只是让身体‘休眠’而已,就是说其实我还是醒着的,只不过在温度过低的时候会变得动弹不得。不过你不用担心,秋天贴上的秋膘足够我熬过这一冬的,再说万一哪天突然暖和起来说不定我还能出来遛达遛达呢!所以,第一,你不用给我送什么吃的;第二,万一你有难事儿就可以到石缝边喊我。”


珍珠一边怀疑着虾球的话一边也试着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特意狠狠地眨了眨眼睛,可真奇怪,自己的身体怎么就一点虾球说的那种“僵硬”的感觉也没有呢?


“那好吧,”珍珠不情愿地说,“那你休息吧。可是,可是我完全不知道哪天才会像你或者老六一样冬眠呢?”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真没法回答你……”单独撇下了珍珠让虾球也觉得不忍,“你大概还得听从自己身体的感觉,等你哪天像我一样疲倦僵硬地不想动弹了,你就赶紧钻进你的小窝呼呼大睡就行了。”


“等到哪天……”珍珠重复着虾球的话,“可到底要等到哪天呢?”


虾球没再回答,它仿佛连说一句“再见”的精神头儿都没有了,只微微欠身点头算作告别,便转身向黑暗的深处走去,留下石缝外趴着的珍珠,巨大的孤独感瞬间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