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残酷的事实!(二更!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父皇,你这是做什么?”


白婉桐跑到萧逸身边,看着浑身是血的萧逸,眼中含泪的望着白念:“你对萧逸哥哥做了什么?”


“婉桐……”


萧逸看着张开双臂保护他的白婉桐,虚弱的说着。


这……是他最后一根救命草。


即便能活下来,这辈子,也是不能行动的废物了。


可是,他身怀身体。许多小说之中不都曾描写,即便身体筋脉被毁,也能重塑的吗。


只要自己活下来,到时候,天剑山一定能帮助自己,重塑筋脉。


在萧逸内心还抱有一丝希望,安慰自己的时候,听到了白念的话。


“你说呢?”


白念听到白婉桐的话,笑了起来。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你……是为了萧逸哥哥......身上的神体?”


白婉桐说完这句话,那纤纤玉手直接插入萧逸的身体,手上握住了萧逸的一根肋骨。


“呃……”


随着白婉桐把手插入他的身体,萧逸睁大双眼。


此刻的他,痛到已经说不出来话。


睁大双眼,亲耳听着“嘎嘣”一声。


自己的一根肋骨硬生生在白婉桐的手中,折断。


“噗嗤”一声,一股鲜血顺着白婉桐从萧逸胸膛之中掏出的玉手,喷了出来。


萧逸双眼有些无神,呆呆的看着白婉桐那沾满鲜血的玉手上,握着的一根金色骨头。


这......是我的骨头,为什么会是金色。


以前在医院检查,也没有检查出来啊......


原本,看着白婉桐的出现,萧逸已经把她当做最后一丝希望。


虽然这种想法很可笑,毕竟,自己可是在她那里晕倒的。


醒来之后,就出现在这里。


如果其中没有她搞鬼,傻子都不信。


而自己,偏偏就成了那个傻子。居然内心之中,还对她抱有那么一丝希望。


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这就是修炼者的世界吗?如此的残酷,尔虞我诈。


还以为,自己穿越到这里。检测出盖世神体,成为最大宗门的弟子,从此一飞冲天。


可是,千小心万小心,已经不断的小心,甩开了那个对自己图谋不轨的万志辉。


万万没想到,居然折在了这里。


这还没开始,就已经半路夭折。


为什么别人的穿越都是金手指加身,气运无敌。


而到了自己这里,就遭受这一辈子,想都没有想过的残酷折磨。


为什么.....凭什么......


小说之中,那些主角,不都像自己这样。


检测神体,盖世天赋以后,开始一路碾压崛起。


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完全变了。


这不应该,这......不公平。


想到这里,萧逸自嘲的笑了笑。


“萧逸啊萧逸,你也知道,那是小说。根本就不是现实,即便是在地球,那个和平的社会上,都会出现各种的尔虞我诈,更别说,是这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修炼者世界了。”


“父皇,他在说些什么?”


白婉桐站在萧逸的面前,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沾满鲜血,握着金色骨骼的玉手。


突然听到萧逸那微弱的呢喃,看向站在身边的白念,好奇的问道。


“听不清,估计这个小子,现在已经崩溃了吧!”


白念看着低头嘴里不断呢喃的萧逸眼中尽是满意:“这样才好,只有崩溃了,才能激发他隐藏在身体之中的神血,这样,才能换到你的身上!”


萧逸听到白念这句话,才能白,这个家伙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


原来,就是为了他崩溃,激发神血,换到白婉桐的身上。


“你们.......就不怕这天剑山的报复?”


白念和白婉桐父女二人听到萧逸此话,顿时笑了出来。


“萧逸啊萧逸,我说你这是天真呢?还是说你傻呢?”


白婉桐笑吟吟的看着萧逸,把从萧逸胸膛之中掏出的金色骨骼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觉得,我们既然做了,还担心这天剑山的报复吗?”


白婉桐说道这里,站在萧逸的面前,右手拿着那根金色的骨骼,放到萧逸面前。


左手轻轻的抚摸萧逸的脸庞,笑道:“天剑山,只不过是乾灵九域之中一个下三流的领域,我们随便跑到别的领域,加入其中一个势力,他们都不敢追究。更别说,你变成了一个死人,神血在我身上,他们都巴不得要求我进入天剑山。”


“你真的以为天剑山是为了你这个人?他们为的,只不过是你这具神体罢了。一个被夺走神体的废物,别说你死了,就是你活着,都没有人会在看你一眼!”


白婉桐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刺入萧逸的心里。


没错,虽然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每一句话都非常难听。


但,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


“待我继承你的神体,成为玄天圣宗少宗主的妻子,我会将你的神体,在这乾灵九域,彻底发扬光大的!”


白婉桐说道这里,整个人“咯咯咯”笑个不停。


“呵呵......呵呵呵......”


萧逸满嘴流血,看着站在眼前的这对狗男女,不断的发出低沉的笑声。


“啊~”


突然之间,萧逸发出仰天怒吼,从嘴里吐出一块肉,狰狞的笑着。


“老子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萧逸的嘴型,说出这句话,而他,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双眼之中充满恨意,以及一丝解脱,缓缓闭上双眼。


“你以为,这样就能死?”


萧逸嘴中吐出的那块肉,正是他自己的舌头,直接吐到了白婉桐的俏脸之上。


看着缓缓闭上双眼的萧逸,白婉桐手中出现一颗金色的丹药,瞬间射入萧逸的嘴里。


随后,一拳打向萧逸的嘴巴。


“砰”的一声,这一拳,直接把萧逸嘴中的牙齿全部打落。


这些牙齿和丹药,全部被白婉桐这一拳,送入了萧逸的肚子。


丹药入腹,萧逸瞬间睁开双眼。


这一次,萧逸并没有说话,只是恶毒的看着白婉桐和白念父女二人,要把他们的样子,深深的记入脑海。


“这样就想死,想的太天真了。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婉桐恶狠狠的看着萧逸,左手把脸上的血迹擦去。


“噗嗤”一声,一条铁链直接从萧逸的琵琶骨,直接穿了过去。


萧逸满脸痛苦,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满眼恶毒的看着白婉桐和白念父女二人。


“看看看,我叫你看!”


白婉桐看着萧逸眼中的恶毒,双指直接插入了萧逸的双眼。


“噗嗤”一声,随着白婉桐收手,一堆血肉模糊的眼珠,被白婉桐直接甩到了地上。


“这次,我看你还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