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修炼界的残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为......为什么.....”


萧逸被捆绑在一个石柱之上,满脸惊恐,虚弱的问道。


“为什么?”


白念听到萧逸的话,哈哈大笑。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可爱的萧贤侄?”


白念一脸微笑的看着萧逸,手中攥着的白色长筋,一点一点的缓缓抽搐。


那剧烈的痛楚,差点让萧逸昏厥。


可是,他根本无法做到昏迷。


冷汗一滴一滴顺着额头不断下流,整个人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他现在才能体会到,小说之中描写的那种抽筋扒皮的痛楚。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完全就是扯淡,这远比描写的还要痛。


他很想学着电视剧和小说描写的演的那般,想要咬舌自尽。


可是,根本就做不到。


他现在别说咬舌自尽,就是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正在缓缓抽出他筋脉的白念,看到萧逸那微微咬牙的动作。


伸手一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的说道:“哎呀呀,你看看我,居然连这小事都能忘记。还好萧逸贤侄提醒了我,来人!”


白念喊道这里,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这残酷的折磨,终于得到的短暂的停止。


随着白念那一声来人,这有些阴暗的石室之中进来一个侍卫,对着白念跪下。


“吾皇,有何吩咐!”


“把这小子的牙齿,都给我拔掉,省着咬舌自尽!”


被绑在石柱之上的萧逸听到白念那冷酷的声音,双眼之中的瞳孔都快缩成了针状。


恐惧颤抖的说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


而那侍卫,听到白念的话,整个人站了起来。


一步,一步缓缓走向萧逸。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


萧逸望着那一步步走向自己,脸上露出冷笑,一言不发的冷酷侍卫,整个人都恐惧支配着。


“啊~”


即便萧逸嘴紧紧的闭在一起,可惜,他怎么能强的过修炼之人的力气。


那侍卫走到萧逸身边,直接伸手捏住萧逸的嘴巴,直接迫使萧逸张嘴。


随后,那侍卫手中便出现一个老虎钳,直接伸入萧逸的口中,轻轻用力一拔,直接硬生生把萧逸的虎牙拔掉。


牙齿掉落在地上,随着萧逸一声惨叫,他嘴里充满血腥的味道。


“哎呀,你难道不会温柔一点对待我这贤侄,在这样,别怪本帝手下无情!”


白念听到萧逸的惨叫,十分享受,对着那侍卫笑呵呵的说道。


“是,吾皇!”


那正在拔着萧逸牙齿的侍卫,瞬间就懂了白念话里的意思。


他要让他,一点点,折磨这个家伙。


至于为什么,也就之有白念本人知道了。


那侍卫听到白念这话之后,开始行使白念口中“温柔”的手段。


只见那侍卫把手中的老虎钳,钳住萧逸的一颗门牙,可是缓缓的转动,一点一点的缓缓拔出。


那剧烈的痛楚,直接让萧逸瞳孔放大。


一口血直接吐到了那个侍卫的脸上,随后整个人晕了过去。


没等那个侍卫骂萧逸,整个人直接被站在他身后的白念一掌打死。


“废物,谁让你把他弄晕过去了!”


白念看着那个倒地身亡的侍卫,眼中充满怒火。


随后望着萧逸,眼中露出一丝冷酷。


“看来,还得我亲自动手。怨念,还是不够,这样都没有激发神血,这小子真的会是拥有神体的神子?”


白念说道这里,站在了萧逸面前,望着浑身被血浸透,嘴里不断往下流血的萧逸,手中出现一个淡黄色,如黄豆大小的丹药,直接没入了萧逸的口中。


丹药入嘴,瞬间化作一道暖流,进入萧逸的腹部。


随着丹药入腹,萧逸整个人慢慢清醒过来。


这一清新,瞬间感受到因为抽筋而导致的全身痛楚,以及嘴里那浓浓的血腥味。


这一刻,萧逸才发现,原来,刚才的一切,都不是梦。


“为什么......为什么......”


白念再次听到萧逸的话,微微笑道:“为什么?”


“贤侄啊,看来,你还是不知道这修炼界的残酷。”


白念说道这里,看着萧逸缓缓说道:“如果,你是一位圣体的拥有者,我都真心希望你和婉桐在一起。可惜,你是一个拥有神体的神子。而我,只要把你血神夺来,我们白家,就会出现拥有神体的神子。你真的一位,天剑山收你,就是为了你的天赋,而不是你这副神体?”


白念说道这里,哈哈笑道:“贤侄,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个,不在遭受折磨的机会!”


萧逸听到白念这话,双眼微微一亮:“什么机会!”


“只要你心甘情愿的逼出体内的神血,那么,即便你死了,我将会去国库,把那异宝,万载玄铁棺送给你。保证你的尸体在那里面,万年不朽!”


“好,我答应你,你离我近一些,告诉我方法!”


萧逸听到白念这话,整个人都为之意动的说道。


“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萧贤侄,早知道这样,我也不必使用这些手段。”


白念说着,站在萧逸面前,刚想要说话。


萧逸整个人暴起,直接一口咬在了白念的脸上。


“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白念被萧逸这么一咬,整个人声音之中充满阴冷。


直接伸手握住了那被他抽出半截的长筋,整个人用力一扯,直接把萧逸身体之中连接的长筋,直接都抽了出去,随后一把甩在了地上。


萧逸即便再次感受痛楚,也死死地咬住白念的脸,不松口。


直到筋全被都被抽出,使萧逸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白念脸上的肉,直接咬了下去。


白念看着萧逸嘴中咬着的肉,脸上露出冷笑。


手中出现一颗丹药,直接丢入了嘴里。


随着白念吃下丹药,不到片刻的时间,脸上被萧逸咬下去的肉,慢慢恢复过来。


“接下来,我会让你,好好享受!”


白念看着恶狠狠盯着他的萧逸,冷笑一声。


“父皇,你,你这是干什么?你对萧逸哥哥,做了什么!”


就在萧逸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这狭小的密室之中响起。


萧逸听到这个声音,眼中露出一丝希望。


这,是他心中的最后一丝期望,以及,他的救命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