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速记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什么你只是看着?”


“我,我,我我我当时被吓傻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治安官羞愧的低下了头,当然,小桥并没有去追究,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


“温斯洛没有发现你?”


“不,我向破碎的窗户看去时,温斯洛就在窗口,他肯定是发现我了,在把杰拉尔德抓回去后,他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所在的位置,过了一会,他露出了一个扭曲的,不知道是怜悯还是不屑的笑容,把窗帘重新拉上了,我浑浑噩噩的,不记得我是怎么走回去的了。”


治安官低着头,声音慢慢的从他的嘴里逐渐响起。


“我,我,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梦见,梦见.......哦不!”


“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呢?”白小桥不解。


“我,我害怕,他一定在监视着我,那个家伙神通广大,肯定不会就这么放我回去的!对,对不起,我是个懦夫,如果我当时勇敢一些,杰拉尔德肯定也不会.......”


“好了,别说了。”


白小桥解开一半自己的衣服,露出锁骨上的一处伤痕。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温斯洛属于一个邪教教派,他们擅长用活祭品来饲养和控制怪物,不久之前,我和其他几个人参加了一场邪教徒举办的宴会,异常伴随着阴谋的宴会,我们也遇到了那个怪物,细节姑且不论,在最后,我们组织了那场阴谋,代价则是其他几个人的性命,而这道伤疤,就是那个怪物留给我的。”


“您也遇到了那些怪物?”治安官露出惊奇的眼神。


“是的,但这些并不重要,我想说的是,虽然这些怪物很可怕,但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我需要你的协助。”


“我......不行的。”


“想想吧,在收集活祭品的重要关头,温斯洛为什么会放你一马?”白小桥顿了顿,卖了个关子,“不是因为他神通广大,而是因为,仪式已经快要完成了啊,您当然可以选择继续在这里坐着发抖,但村里的其他人呢?您是治安官,保护村民是您的使命。”


“我是治安官,保护村民是我的使命。”眼前的男子,喃喃自语。


“我们的目的地并不重要,甚至根本不重要,只需要继续前进就行了。”


治安官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烟头扔在了地上,狠狠地用脚碾灭,冷静下来。


“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帮助你的。”


“那么首先,杰拉尔德行李在您这里吗?”


白小桥长舒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话术技能还是蛮有用的,现在只需要将那位失踪侦探行李找到就行了,她有一种预感,这个人的行李里肯定有一些有用的能够让现在事态出现转机的东西。


治安官点点头,从自己身后翻出了一个箱子。


“是的,自从杰拉尔德出事之后,我怕惹人怀疑,就谎称他犯了事,然后把他的行李拿过来了,”


行李箱里面是打包的整整齐齐的几套换洗衣物,还有些日常的生活用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笔记本和一个文件袋。


文件袋中仍旧是有关温斯洛的剪报,具体的内容与萧涵等人在杰拉尔德侦探家中找到的差不多,而笔记本,则使用了一种白小桥并不认识的文字写成,准确来说,里边的每一个字母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却像是一堆乱码。


通过细细的观察后,白小桥从连不成词句的字母中似乎发现了某种有序的排列,虽然读下来大致像是成文的句子,却完全不符合英语的语法,她意识到这是利用某种字母做载体的速记法,这在记者或者书记员中比较常用。


“这是某种速记法,镇上有文职人员吗?”


“您可以问问斯科特女士,她是学校的老师,做过电报的收发工作。”


“好的,我知道了,这些东西我就先拿走了,有什么线索,我会再通知您的,另外,我的两位同伴也确实去温斯洛的林中小屋监视他了,请您多多留意。”白小桥将所有物品全部放进了行李箱中,拎在了手里。


“明白了,我先送您回去吧,之后我会再去找找的。”


“那就拜托您了,合作愉快。”


......


晚上零点,树林,柯南比。


萧涵与莱蒙提着油灯,顺着大路,向森林的方向走去。


渐渐地,道路越来越窄,高大笔直的树木取代了房屋,茂密的树叶将月光遮住,只余下几点光斑。


此时已是秋日,地上早已经铺满了干燥的松针和树杈,踩在上面时,会发出一声声树枝折断的响声。


萧涵猫着腰,一边提着油灯照明,一边挥舞着短刀,劈开眼前挡路的树杈。


莱蒙则玩弄着两个柠檬,悠闲的跟在他的身后。


“嗨,萧涵,你看我这两个柠檬,这可是闷尖儿狮子头,品相不得了啊!”


“小点声!咱们在这干正事呢!你就不能严肃点吗?”


萧涵一边给树林的树杈上做着记号,一边查看着这个路段有没有人来,但是很遗憾,他们的脚下是厚实的松针,没有办法留下明显的脚印,但他注意到,路边的纸条有被砍过的痕迹,但那是很久之前留下来的了。


“哦,看起来,我们的老艺术家还是个宅男。”


“宅男吗?那么是时候给他推荐一下我的肥宅快乐柠檬了。”莱蒙笑道。


走了一会儿,树木变得稀疏起来,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片开阔的空地。


空地的中央,是一座木质的二层小屋,这间木屋占地极大,与其说是小屋,倒不如说是别墅了。


毫不意外的,屋子的窗户都被厚厚的窗帘遮盖了起来。


萧涵闭上双眼,吹熄了油灯适应了黑暗的环境之后,小心的绕着屋子走了一圈。


屋子只有一扇门,木质的大门紧闭着,门缝里也没有透出一丝光芒,大门位于一个小阳台上,走上楼梯才能到达门前,屋子的后面,有一扇大窗户,同样有着窗帘遮盖,值得注意的是,屋子的二层有一扇被打破的窗子,但同样也被遮盖了起来,看不到里边。


“莱蒙,你怎么看?要不要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