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直接拜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惊蛰直接气笑了。


“邵其云,别搞笑了,现在都新社会了,你们没资格安排我婚事,强娶强嫁是犯法的。”


“穆老板别这么说。”杨庆和三个男人围上去,面上笑着道,“我是真心想求娶,会好好待你的,我也是个生意人啊,我们正好合作。”


“不,我拒绝。”穆惊蛰看向邵其云,“这都是你安排的?亏得你二哥对你那么好,你就这么回报你二哥的?”


“我怎么了?二哥喜欢的是穆雪又不是你,他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娶你的,他才不在意你改不改嫁呢。”


邵其云哼了哼,“你就乖乖听话吧,我给你找的人可没差。”


这就是邵其云再次回来的缘故。


上次邵其云会回来,是因为杨庆来打听穆惊蛰,因为邵其云和她都是大东村,说她卖的发卡非常好卖,想和她合作卖发卡。


她一开始不信的,上次回来才发现是真的。


本来都琢磨开了,想怎么趁机挣钱,没想到穆惊蛰根本不听话,分家后,就自己挣钱也不管大房。


邵其云觉得穆惊蛰过分了,就算分家也是一家人,她这么做可不地道。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不能一起挣钱,那穆惊蛰会挣钱又有什么用。


大房和穆惊蛰积怨已久,一说起来就骂穆惊蛰,可他们又拿穆惊蛰没办法,她力气大,村里人墙头草,都倒到她那边了,没人帮他们。


邵其云就问,穆惊蛰既然如此不配合,那为什么不把她解决掉?


不知道怎么解决?简单啊,把她嫁出去刘完了,为什么不嫁她出去?


那么恨她,把她嫁出去不就好了。


赵兰还犹豫,觉得他们怕是做不了主,毕竟上次有那么好条件的来提亲,穆惊蛰都不愿意。


邵其云就大包大揽,安排了今天这一切。


“穆惊蛰,别怪我们没和你商量,谁让你自私,自己吃肉,都不许我们喝汤,那我们只能将你嫁人了。”


“你们没资格安排我嫁人。”穆惊蛰强调,“强娶强嫁是违法的,法律早就禁止包办婚姻了,我一旦报警,你们就得坐牢。”


“吓唬谁呢,你和杨总现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合法着呢。”


邵其云可不怕,“你嫁到邵家就我们家人了,都是一家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做主?”


赵兰在旁边猛点头,“对,你嫁给我们邵家,生是我们邵家人,死是我们邵家鬼,都我们说了算。”


“你们疯了。”穆惊蛰完全无法理解,“邵其云,你大小也是读过初中,还在学校上班的人,你就真的什么都不懂吗?”


“我怎么不懂了?”邵其云讲了县城一中学生亲姐姐的事。


亲姐姐嫁人后没了,还被婆家给结了阴亲呢,那亲姐姐八字好,死的时辰也好,有人上门来,他们就允了,还收了一比彩礼钱,准备给儿子娶第二个媳妇。


死了都能做主,活着他们难道还不能做主了?


赵兰在旁边不断点头,补充道,“就你这样的,以前我们都能把你卖了换钱,只是把你嫁出去,我们可没做错什么。”


他们只是就此收了一笔不菲的彩礼钱而已。


邵其云前两天出去又找了杨庆,就是商量彩礼的事。


和穆惊蛰做生意,不如将她娶回去,娶回去了一起挣钱不是更好。


杨庆是生意人,知道穆惊蛰的厉害就答应了,至于彩礼多,想想穆惊蛰以后能挣的钱,也觉得能挣回去。


杨庆再次强调自己真心是求娶的。


“真心?就你好意思真心。”穆惊蛰冷笑连连,“我话撂这了,结婚是绝对不可能,不想死就都给我滚出去。”


赵兰看穆惊蛰发狠,心里就发毛,邵其云却沉下脸。


“敬酒不吃吃罚酒,穆惊蛰,你以为我们会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什么意思?”


“你以为邵南他们为什么一直没回来?他们在我手里!你要想他们安全,就乖乖听话配合,别想反抗。”


“你竟然动他们?他们可是你侄子!”


“我侄子那么多,少一两个也没什么。”邵其云听说穆惊蛰对邵东几个孩子好,只觉得天赐良机。


她就怕穆惊蛰没弱点呢。


“只要你乖乖听话,他们就不会出事。”邵其云笑,“新娘服我都给你送来了,你快去换上吧,就之前我送来那条红裙子。”


本来她都计划好的,先送来了红裙子和那碗加料的红糖鸡蛋。


按理穆惊蛰应该吃了,然后忍不住换上那条红裙子,毕竟穆惊蛰以前可是最喜欢漂亮也最馋的,一定经不住诱惑。


她算得挺好,到时候穆惊蛰醒来,一切就尘埃落定成了。


没想到出现了意外,穆惊蛰没吃红糖鸡蛋没晕过去,也没穿红裙子。


不过好在老天都在帮他们,下雨了。


下这么大的雨,完美的掩盖一切声音动静。


邵其云想想可以用穆惊蛰彩礼钱买手表买小皮鞋就兴奋,忍不住催促,“快点,我耐心有限。”


“你把几个孩子带到哪去了?我要先看他们。”


穆惊蛰看着赵兰和邵其云咬牙切齿,再怎么不喜欢,也是她们的亲孙子亲侄子亲侄女,可她们却只向钱看齐。


她看过书,知道他们对邵东他多过分,所以清楚知道他们做得出来。


她得先保证几个孩子的安全。


“你乖乖听话,明天早起就能看到他们了,先去换衣服。”


穆惊蛰看看房间,“好,我换,不过我要回房间换。”


杨庆也不想被两个兄弟看到穆惊蛰当场换衣服,就点头答应了


邵其云接过刀,跟着穆惊蛰回房间,看着她。


下了雨,天反倒亮了很多,邵其云看着房间里贴着的画嗤笑。


“这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穆惊蛰给几个孩子买了画笔,他们很喜欢,但画技确实比较一般,都是火柴人。


不过穆惊蛰没嫌弃,将他们的画都贴在房间了,也免得他们觉得她太偏心。


穆惊蛰没理她,慢慢换衣服。


邵其云很快看到了小北小五贴在一起的画,等看到上面写的妈妈,再看看上面的火柴人是短头发,一看就知道是穆惊蛰,眼底一时有些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