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8-白色情人节的重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训练了将近一个月,终于迎来了白色情人节——三月十四号!


这天,天气依旧阴阴的,但双简俱乐部上下的人充满了沸腾的紧张感,唯独那个最应该着急的男人,只想快点看到她将打扮成怎样出现在别的男人面前。


化妆间里,一阵热闹。


就像战士们上战场前的披胄戴甲。


十几个女孩正忙碌得为自己上妆做头发,在此之前,她们有三天时间练习自己的出场妆容,所以此刻,没人有空去理会那个正站在换衣间门外的简树。


一个高大魁梧的大男人,耸立在一群女孩中。


像等待着许久未见的爱人一样。


纹丝不动,怕错过了什么。


但他在这里始终很碍事。


“阿树,你先出去吧,你在这里,女孩们都不方便换衣服,换衣间也就那两间,你快出去吧…”


南芊连推带拽,好不容易让他的脚步动了一下。他又挪得更近了,“我不会看她们的,我只看知了”。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像个小孩,他耍赖推开了她。南芊的心顿时卡了一下,有点酸。以前他连这房间的门口都甚少踏入,因为他有洁癖。


但现在…,他是变得越来越彻底了。


南芊泄了口气,试衣间的门突然开了。女孩一身黑色的性感连衣短裙出现在男人面前。


这身装扮是够妩媚的,腰的两侧是缕空黑色网纹设计,高领,全采蕾丝,延伸至整条袖子,如纹身般紧贴着肌肤,神秘而黑暗,让人移不开目光。


该遮的位置都遮住了。


但能露的也露了!


清纯的小脸,搭配火辣的打扮,是个男人都会为之倾倒,包括已经看呆了的简树。


但下一秒…


“不行,不准你穿这样出去,别的女孩都没有穿这么短的裙,你也不准穿,快换掉…”


昨天试衣服的时候,夏知了就猜到他的反应会是这样的。但这衣服,确实很露骨,不过对她来说无所谓。


不管男人的碎碎念,夏知了自顾自的略过他身边。


“我说换掉,夏知了,你听到没有”,简树把她的手臂一抓,整个人提了回来,拎回了试衣间里。


看着关上的房门,南芊再次心酸得叹了口气,就看那个女孩能不能搞定他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心再次受创,南芊识相得离开了。走之前,她敲了一下门,“知了,还有十分钟,你自己看着办”。


……


刚走出化妆室,乔政言跟简树就来了,还一脸纠结,“,政言,你说他是不是傻了?既然选在今天休息?”。


“不好说…”


两个男人的对话跟神情让南芊有些在意,还没开口问,简跃就说了,“芊姐,你说那个麟越轩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他们俱乐部今天既然休息一天…”。


这个消息确实有点可听性。


正当三人陷入沉思时,一个声音打破了他们的疑惑,“你们还没开始吗?我还特地休息一天,请员工们来聚聚热闹呢”。


看到一脸闲暇得意的麟越轩,三人顿时回过神。


有些错愕得望着他。


既然来捧竞争对手的场子?还特地休假?把员工都带来了……,定眼看去,他身后确实站着一群熟悉的面孔。


每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


南芊第一反应就是…这男人有病!



晚上九点正,双简俱乐部正式重新开业,迎进客人。


一楼作为接待处,已是人满为患,都是托了那个神经错乱的麟越轩把爱夏关门一天的福。最夸张的是,简跃还告诉她,爱夏大门上贴的那张休息一日的大红纸上还有下文。


就是:欲观美人颜,移步双简俱乐部。


有够奇葩的。


……


这次的重头戏一样是在二楼的酒吧里,比起以前激烈轰耳的背景音乐,这次南芊改用了慢调子的轻音乐。


头上的灯束也换了比较柔和的暖黄色跟雾白色,瞬间提升了整个格调。也许就像那个男人说的。


双简俱乐部不应该再利用女孩的身体去捞钱了,改用技能跟口才。


今晚算是例外,因为是新开业,总不能让她们穿得跟饭店服务员一样密实。


“芊姐,知了出来了吗?”


奎迪恩是第一个在酒吧蹲场的,就为了看看那个女孩传说中的舞姿,是不是真的能让每个男人垂涎欲滴。


“…早就出来了,在后台,怎么?你也看上她了?”


望着坐在他对面一脸死寂冰冷的男人,南芊毫不避讳得问道。顿时把奎迪恩吓得够呛,“我哪敢?她可是老板娘…,芊姐你真会说笑”。


“你看上也没用”


离台之前,南芊笑笑丢下一句话,两个男人的脸色瞬间恶化了。简树憋着一窝气,刚才那个女孩既然又威胁他,说如果不让她穿那件衣服,她就回四楼的普通宿舍去睡。


简树再次完败。


在得到她的心之前,他恐怕是无法让她乖乖听话的了。


“哎…”,简树叹了口气。耳边随即换了个音乐声,灯光逐渐暗化,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抬头望去。


眼前已经被一片漆黑的影子挡住了。


“哇塞……”


“哇…又是那个女孩……”


“对吧,我就说是她啊……”


“天呐,她是不是长大了?嗤…好性感啊……”


“不知道她出场费多少呢…”


“……要是能包她一晚,劳资死也愿意……”


“哈哈哈……我怕你不行……”


“去你的……”


听着这些露骨的对话,简树握着酒杯的手已经紧到怒爆青筋。身边突然坐下一个男人,与他碰了碰杯,“简老板,你可有福了,幸好爱夏今天没开,不然一定被你们打得落花流水”。


“闭嘴”,看着一脸莫名愉快的麟越轩,简树冷冷回道。


麟越轩一口饮尽杯中酒,轻笑一声,“你真的那么喜欢她吗?如果是,我要不要考虑放弃呢?毕竟我也算是那女孩的长辈…”


这话让简树回收了分散的注意力,他疑着双眼望着身旁的男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长辈?”


“对啊,我是她…初恋的舅舅,她没告诉你吗?”


“……”,简树蹙眉,无法接话,因为那女孩什么也没跟他说过。


看他一脸迷茫又难受的表情,麟越轩更来趣了,“如果我告诉你,她的初恋还活着,你猜她会不会马上抛弃你?”。


观着他越来越难看的神色,麟越轩把最后一句话笑着传进他耳朵里,“这也是我今天想送给她的情人节礼物…不过…我把话语权留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