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结亲总比结仇要强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玄道,“你看不出来吗?”


赵启秀摇摇头。他其实看出来,但还是想听听看赵玄会怎么说。


赵玄道,“他每次见到我,眉头都会轻皱。”


这时,厅里孟玉宸和宋莹心经过,赵启秀突然想起什么,问道,“玄哥,你的婚事是什么时候?”


赵玄道,“什么婚事?哦。郭家的婚事吗?快了。”他即将迎娶长安郭家的大女儿郭红含,过些日子就要去长安迎娶了,“你也好事将近拉。”


赵启秀道,“我什么好事。我想先读书,其余的都不想。”


赵玄瞅着前面那个孟芝夏道,“你不想,别人可等不住啊。文叔,你有时候就是太认真。女人而已,娶一个两个又何妨?”


赵启秀道,“玄哥真的这么觉得吗?”


“难道你不这样觉得吗?”赵玄突然问道,“李安通为什么不喜欢我?”


赵启秀道,“这个你应该问他。”


赵玄挑挑眉,对这个族弟,他一直都不甚在意。真正要放在心上的人,那也只是赵启演,倒是这个李安通,锋芒毕露,让人不得不防。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他朝着众人打了声招呼,点头离开。赵玄离开后,赵启秀想去找李安通,见他们聚在那里十分亲密,心中隐隐不是滋味,但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孟芝夏端着一些糕点来到他身边。“文叔。我听说过些日子,你要去太学了是吗?”


赵启秀点点头,“是啊。”


孟芝夏道,“我也要去长安了,我和表姐一起去。我们一起去吧?”她的身上披着一件雪白披风,显得脸又小又精致,像只粉嫩的小白兔。


可惜赵启秀似乎并没有多大反应,随口应道,“我还要等他们一起。你先去吧。”


孟芝夏跟着坐在他旁边,喝了一口茶,继续找话题道,“听说范老太爷身体有些好转,这是真的吗?”


赵启秀看向她,他本来对眼前的女子没什么感觉,现在倒是有一点了,原来她在意这个,该怎么回应呢,告诉她真相,还是继续利用着。


有了她相助,自己在孟无昶面前会更加如鱼得水吧。现在大哥还在起步期间,凡事还是得谨慎一点好呢。而且要他示好,也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


这其实也算一种能力,和李安通不一样的天生的能力,他了解这些人的心思,知道该如何应付他们,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他嗯了一声,露出一个清俊的笑容,“你有空可以去看看他。他会喜欢你的。”


果然,孟芝夏听到这句话,笑靥如花,与此同时,只见她的身后,李安通也不知为何因为什么笑了起来。两人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李安通的眉眼干净,笑容灿烂,笑的时候潇洒本真,一双丹凤眼眯起,在轻柔的阳光照射下发着光亮。但这还不是她最迷人的时刻,她最美的时候是她打架时,那种认真和专注,把他深深地吸引了。


孟芝夏见他的目光越过自己,看向后面,“文叔?”


赵启秀回过神,道,“我们走吧,估计要开饭了。”


孟芝夏点点头。


这顿饭也吃的十分融洽,饭桌上,无论是宋琪君还是孟无昶,都表现出极大的善意,尤其是宋琪君,更是把李安通视为救命恩人,对翠娘、令仪令喜更是出奇的温柔。


杀了闻卿,相当于为她除了一个心腹大患。至于其他,她不想考虑,也不会考虑。从此,没有人会知道孟芝夏和孟玉宸不是她亲生的。这实为一个幸事。


听说李安通要去鸿都门学,这事儿很自然被包揽在宋琪君的身上,她直言要为她做点事情。


宋琪君对翠娘道,“你家安通已经是孟府的人。我想喜上加喜,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同意?”


在边上的李令仪心砰砰乱跳,脸上一红,喜上加喜,心想,不会是要把自己许配给孟玉宸吧。宋琪君拉着李令仪的手道,“我很喜欢令仪,不知道她愿意不愿意嫁给我家子丽。”


饭桌上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孟玉宸更是站起来,大叫,“妈!”


宋琪君呵斥道,“叫什么。我不是在这里么。实话说罢,我们李家和孟家本来就有婚约,如今安通成为义子,就只有让令仪嫁过来。”


她低头对翠娘歉意道,“但正妻是不太可能了,因为早已经定好了。但是我保证,令仪嫁过来,我绝不会亏待她。”


李令仪羞得满脸通红,果然是如此。只是没想到孟府的人会看在哥哥的份上,这么对她。又或者是因为爹杀了闻卿,宋琪君心中感谢爹?


孟无昶就也呵呵大笑附和道,“是啊。令仪这孩子我也很喜欢。”他又指了指李令喜道,“这孩子也是,我一定会同等对待。我也算是我对得起老良了。”


翠娘猛地跪下来,痛哭流涕道,“孟老爷、孟夫人,我们李良这么对你们,你们还这样对他,实在是…”


李良敲诈勒索绑架污蔑,从不给孟无昶好脸色,可是孟无昶却以德报怨,回报给他们那么多。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个大大的好人。


孟家人这一连串行为,连李安通也说不出来诟病的话来。


如果说是为了她是阴间将军,就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么?又是收义子,又是收媳妇的,完全把他们放在心尖上来对待。


吃罢晚饭,双方都十分满意,李令仪更是喜得面红耳赤,羞涩不已。只有孟玉宸脸色铁青,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之后,翠娘和令仪令喜又搬回了之前孟府给他们配的屋子里。


至于李安通还是回去住在赵府。月色下,两人比肩而行。李安通问道,“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赵启秀道,“你是说孟老爷收令仪这件事吗?”


李安通点点头。


赵启秀微笑,“很简单,结亲总比结仇要强啊。”


李安通皱眉道,“可是像我们这样的穷亲戚,也要结吗?”


赵启秀转过头,“你是穷亲戚吗?你穷吗?”


李安通伸手摸了摸,全身上下,就摸出了几钱,之前的衣服全烧掉了,什么都没有,她如今还穿着上次买的藏青外袍,还有一件辰砂色袍子,因为嫌它太红,她始终不愿意穿。“我和翠娘他们都一样,穷啊。”


她瞥了一眼赵启秀,见他眉眼舒展,心情颇好。


赵启秀微笑道,“你啊…”他抚着她的肩膀,感慨她的迟钝,“你背后是郭家人啊。”


李安通道,“可是我不会回郭家。”她摇摇头,“不对啊。之前孟无昶并不希望我回郭家去,为什么现在又要看郭家的脸色?”


赵启秀道,“也许瞒住你的身世对他来说是更好的选择。之前是想瞒,现在是瞒不住了,那不如讨好迎合。到时候你亲爹一高兴,他的好处就享之不尽了。”


李安通恍然大悟,原来里面还有这一层关系,她还真的以为孟无昶是因为她的阴间将军身份才对她好呢。她苦笑,“这样也好。让翠娘和令仪令喜他们过得好一点。”


到了赵府,李安通找到了顾小楼,顾小楼正和朱大铭站在走廊的栏前,见到李安通来,顾小楼背过身子,故作继续赏月。


她走到两人的中间,双手搭在他们的肩膀上,搂住他们道,“你通哥我都快烦死了,你们不为通哥解愁,反倒跟我赌气,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朱大铭道,“老大。我没有跟你赌气。”


李安通问道,“小楼呢?”


顾小楼扁着嘴委屈道,“通哥。你以后有事情带着我啊。我不跟你跟谁啊?”


李安通道,“带你?你以为我是去玩啊。你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浮躁,总是给我惹麻烦,我已经够乱了,你一来,我还不得死翘翘啊。”


顾小楼恨恨地说,“就秀哥好,他不会给你惹麻烦。反正你就是嫌弃我就对了。”


“嫌弃你个鬼。”她敲敲他的头,“我嫌弃你们,会带你们那么久?我李安通和谁在一起不行啊,偏偏和你们。做兄弟的,讲这些,不伤心啊!”


她放开他们,背过身子,双手环胸靠在栏杆边,


顾小楼拉拉她的袖子,“对不起啦通哥。”


李安通道,“嫌弃你们,还这样帮你们。大铭,你跟我去鸿都门学,小楼去太学。文叔已经帮你安排好了。这叫嫌弃吗?”


朱大铭兴奋道,“老大,真的还是假的!”


李安通得意道,“那可不是。不过,这事都是文叔安排的,你们还敢吃他的干醋。不要说这些伤人的话,做兄弟不要说这些,下次我再听到,别怪我发脾气。”


她最后一句话说得有点凶。


两人都跟着点了一下头。


三人聊完,才去找赵启秀。但赵启秀不在。“去哪了?”李安通皱眉,刚才叫他等一会儿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夜深,三人回去睡觉。李安通摸回房间,以为赵启秀已经睡着,喊了一声,“文叔。”没人回应。


她一进门,突然一个黑影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