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用身子取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到现在,几乎男人所有的神秘,都已经在何沐晚这里揭开了谜底,从前她想不明白的那些事情,瞬间得到了解答。


什么高高在上的王,这一刻,何沐晚突然觉得,北冥尘不过就是个普通人,会有喜悲,会有哀乐,会有爱憎。


“为了迷惑顾世崇,一直费力的隐藏自己,他过的应该很辛苦吧!”莫名的心疼,何沐晚凝眉道。


轻叹一声,北冥颜未置可否,而是转了话锋道:“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如果他能醒过来,好好待他!”


“没有如果,他一定会醒过来!”泪水氤氲的双眸中多了几分坚定,何沐晚加重语气道,说着,她径自在男人的床边坐了下去。


“朕不打扰你们了,你好好陪他说说心里话,朕想他能听的见!”落下这最后一句话,望着女人的背影,北冥颜凝立片刻后,默然转身离去。


“不,不要!”到了后半夜,北冥尘突然开始不安分起来,因为长时间高热而微微泛紫的惨白双唇张张合合,他一边摇头,一边喃喃自语道。


“北冥尘,你怎么了?”何沐晚心中一紧,赶紧握上男人的手。


迷离之中,北冥尘只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了千年冰窟,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冰冷的寒气,直直渗入到骨髓之中。


“冷,好冷!”面上依旧不安,呓语间,男人的身子不由开始发抖。


“冷?”听了男人的话,何沐晚当即冲着门外大声下令道:“来人,拿一床棉被过来!”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不放心一直守在外面的秦宇宁听到屋子里的声音,赶紧按照女人的吩咐取了一床厚厚的被子。


盖在男人身上,何沐晚小心的帮他将被角掖好,春末夏初,天气已然回暖,可男人盖着两床棉被,竟还在不停的发抖。


“怎么办?”何沐晚着急,紧紧蹙起了秀眉自言自语道。


“秦侍卫,麻烦你去帮我打一盆清水!”想了想,何沐晚一边向着身后的秦宇宁吩咐道,一边趴在男人的身上,用手臂连同被子一起将男人的身子环住。


“是!”秦宇宁应了一声,赶紧从房间离去,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再度折回,手里多了一个水盆。


“你先下去吧,把门带上!”


放下了水盆,秦宇宁默默退了去,并按照女人的吩咐,将房门紧紧关好。


用冷水洗了毛巾,替男人擦了一把脸,最后何沐晚将毛巾重新洗好,放在了男人滚烫的额头上。


身子依旧还是颤抖的厉害,盖着两床棉被,头上敷着冷毛巾,可北冥尘发热的症状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心里着急,何沐晚也顾不上那么多,脱了鞋子衣服,她上床钻进被子里,躺在了男人的身边,用自己的身子给他取暖。


现在的天气,晚上睡觉的时候,盖一床夏凉被便足够了,一个正常人盖着厚厚的大棉被,还是两床,何沐晚只觉得热得很。


抱着男人滚烫的身子,何沐晚浑身冒汗,但她依旧紧紧拉着被子,把自己和男人裹得严严实实。


身上早已经被汗水浸透,何沐晚根本分不清楚那汗水是自己的还是男人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终于觉得男人的身上好像没有那么烫了。


把手背靠上男人的额头,随后又靠了靠自己的额头,何沐晚比较一下,觉得温度几乎差不多,心中一喜,她赶紧掀开了被子,从床上爬下去。


屋子里烛火亮了一个晚上,因为心中替男人紧张,何沐晚倒是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天色不觉已经放亮了。


匆匆穿好衣服,她赶紧让人叫来了郎中。


“廖郎中,北冥尘的烧应该是退了,你快给他看看!”廖郎中一到,何沐晚便着急开口道,说着,她从床边起身,给廖郎中腾出了位置。


探上男人的脉搏,廖郎中眉眼中不由露出了惊喜,“恭喜王妃,王爷福大命大,已经顺利渡过了危险期,现在王爷已然没有了性命之忧!”


紧绷的神经终于稍稍放开,何沐晚唇角轻勾,露出会心一笑,但看着男人依旧没有一点儿反应,她总归还是心有忧虑。


“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接过话,何沐晚向着廖郎中追问道。


“王妃不必担心,王爷只是之前失血过多,身子虚弱才会昏睡不醒,草民给王爷开一剂补药,服用之后,可帮助王爷恢复,等王爷身子缓过来,自然就会醒了!”


“那就有劳郎中了!”何沐晚客气道,说着,她重新在床边寻了个位置坐了下去。


“这本就是草民的分内之事,王妃客气了!”拱手向着女人行了个礼,廖郎中径自退了去。


起兵造反,是株连九族的大罪,虽然作为罪魁祸首的顾家父子已经在战斗中全部身死,但整个顾氏家族,只要是活着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全部都要受到牵连。


顾氏所有男丁,尽数被关押进大理寺死牢,判处三日后,于午门外斩首示众,顾氏女眷,免去了死罪,但却全部都要被充为官妓。


除此之外,朝堂中所有顾家的党羽也全部受到了牵连,按照罪责,轻者被罢免官职罚没财产,重者被判流放,罪行最为严重的,直接被判处与顾氏男丁一同斩首。


何家的冤情得以昭雪,何宏重新步入朝堂,依旧身居正一品六部尚书之位,何家旧宅解封,北冥颜已经提前命人收拾打扫,何宏不日便可以搬回去住。


有罚必然有赏,处置了顾家党羽,北冥颜紧接着对此次平乱的有功之臣,进行论功行赏。


说起来,此次最大的功臣应该是北冥尘,但他现在却还躺在床上,好在一早北冥颜便接到了北冥尘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的消息,他也总算是宽了心。


地位上,北冥尘出身皇族,早已晋封为王,而钱财上,经营着皇城数家产业,他亦是不缺。


甚至他还会时不时用自己的私人财物充盈国库,当初从吴宗永府上盗取了顾世崇搜刮的民脂民膏,北冥尘便是直接送入了国库。


也正是因为他没有把钱财运回自己的府中,顾世崇过府试探,才会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