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权婆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玉楼派了小厮在林掌事家门前,轮番蹲守。也派了些丫头婆子同林家的女使婆子套近乎。


秦玉楼派了个姓张的老嬷嬷去林掌事家送羊奶,来接的是林掌事正妻的丫头“春燕。”


“还劳烦您老亲自跑一趟。”春燕接过装有羊奶的篮子,嘴上客气道。


张嬷嬷笑眯了眼道:“不劳烦,不劳烦。我们家老爷说了,送给夫人和大公子补身子的。”


春燕还想客套两句,身后就传来脚步。


“这不是张嬷嬷吗?怎么有空来呀?”


说话的是三姨娘的丫头“欢喜”。


春燕看到欢喜,脸一下就垮了下来,白眼翻个不停。


张嬷嬷干笑着说:“阿~我家老爷让我给夫人送些羊奶来。”


欢喜瞄了一眼春燕手中的篮子,阴阳怪气的说道:“那春燕姐姐可以快些拿回去,不然被老爷看见了,可就没夫人什么事了,我们三姨娘最喜欢羊奶了,老爷那么疼三姨娘,估计又要拿给三姨娘了。”


春燕气的想上去撕了欢喜,却被张嬷嬷拉住了,欢喜就这么趾高气扬的走开了。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哎哟~一个妾室的丫鬟,你同她置气,不值当。”张嬷嬷安抚着春燕。


“嬷嬷你是不知道,那狐媚子仗着自己是青楼出来的,可劲的勾引老爷,让老爷给她买这买那,衣服首饰比我们夫人都多,这下午又要去权婆子那做衣裳了。”春燕气恼的直跺脚,仿佛脚下正踩着欢喜似的。


张嬷嬷听春燕这么一说,差点乐出声,本以为还要费些功夫呢,没想到这春燕自己给秃噜出来了。


张嬷嬷随便安抚了春燕两句,就借口宅子里还有事,连忙溜了回去找秦玉楼讨赏。


林掌事的三姨娘,做窑姐的时候花名叫绿柚,从良后就不用了,叫回了自己的本名“乌宁儿”。


乌宁儿入了林家就一直最受宠爱,林掌事十天有八天都歇在她那,吃穿用度都快赶上正妻了。


林掌事的正牌娘子“邵氏”对此虽颇有微词,却碍于林掌事对她的宠爱,只能隐忍不发。不过好在乌宁儿流落风尘时就喝了药,就算再得宠也怀不上孩子。


这乌宁儿要去的成衣铺子是天水镇最好的,在方圆十里都排的上号,所以这客人也最多,平日里排号都需要很久。


成衣铺子的掌柜是个年过五旬的婆婆,姓权。


这个权婆婆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一身手艺没人传授,收了两个徒弟却也不太满意。


权婆婆的衣服做的好,心思灵巧透亮,就是脾气拗的很,想在她那做衣服就要乖乖排号。一件衣服从绣花剪裁可能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排号的人又多不胜数,所以想在权婆婆家做衣服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张嬷嬷回禀了秦玉楼乌宁儿下午要去做衣裳的事情,秦玉楼赏了张嬷嬷五两银子后,兴高采烈的带着消息去寻了温知露。


温知露一听权婆婆的制衣铺子,高兴的拍起了桌子,并拍着胸口保证这事她来解决,还交代了秦玉楼找个借口将林掌事带去外地两日。


秦玉楼点头答应,立刻派人去通知林掌事去瑞雪楼等他。


前段时间温知露带她娘买了布料后也去了权婆婆的制衣铺子,只是因为做衣服的人太多,估计到明年三月都不一定能轮的到她们,温知露只好带着她娘换了家普通的制衣铺子。


不过在店里时却听见了权婆婆骂徒弟,那样子可凶的狠,给她娘都吓的一愣。起初她没多在意,只是后来烟火巷子里的三姑六婆聊闲话,传了一些事到了王若弦耳朵里。


权婆婆收的那三个徒弟,绣功虽然都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而且几个人脑子也不够活泛,做出的衣服也一成不变,没有自己的想法。


教的越久权婆婆对她们越是不满意,后来连师傅都不让叫了,原因好像是权婆婆的最得意飞花绣几个徒弟没一个能绣的出精髓的。飞花绣以灵巧,轻盈著称,没几个人能绣出其中的缥缈感。


“玉儿,去把何存叫出来,让他带几副最得意的绣品,我记得他有一副用飞花绣法绣的浣花锦,让他带着。”


温知露送走秦玉楼后对玉儿说道。


玉儿应了一声,就去了何存房间。


何存此时正在研究绣样,听了玉儿的说的,虽然不解但还是听话的收拾出绣品随玉儿来了前厅。


“小姐,您找我?”何存毕恭毕敬的问。


温知颔首道:“没错,你不是一直想学做衣裳嘛!我带你去拜个好师傅。”


何存喜色瞬间攀上眉眼:“真的?太好了。”


温知露本以为江晚沉会同她一块去,却没成想江晚沉宣称自己有事,和风无卿,风无影坐了另一辆马车先行离了家。


“最近江公子好像都很忙...”玉儿看着离去的马车说道。


“他最近常常出去?”温知露转头问。


玉儿嘴巴撅了撅道:“对呀!”


温知露有些怀疑的又看了一眼,马车离去的方向,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招呼众人上车。


温知露为了让话能说的开,故意带了何芳和玉儿一起。


权婆婆的铺子是在一个小巷子的尽头处,铺面不算小,但是地方很是偏僻,不大好找。


温知露几人进门,发现屋里出了几个女工外,没有其他客人。


“姑娘,我们铺子最近不接新单了,您还是年后再来吧!”


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女子,走过来,柔着嗓子说道。


“我们不是来做衣裳的,姑娘可否将这些交给权婆婆看一下。”


玉儿笑容灿烂,将何存的绣样交到那女子手中。


女子低头看了一眼:“那几位稍等,我去叫我婆母出来。”


女子是权婆婆的儿媳妇,张氏。


乌宁儿还要过一会才能过来,温知露故意赶在她之前到铺子中,处理好事情才好演戏不是。


不一会权婆婆拿着绣样,从里屋出来,一脸喜色的问道:“是哪个姑娘绣工如此精妙?”


温知露看权婆婆的眼睛在她们三人身上打转就笑了笑,拉住权婆婆的手道:“权婆婆可否找个僻静的地方再细聊?”


权婆婆以为是知露绣的,喜笑颜开的说道:“好说好说,姑娘随我进来。”


温知露对着身后几人使了眼色,除了何存随自己进去外,玉儿,何芳都留在了原地等着。


他们随权婆婆到了她的制衣间,屋子里全是各色各种的衣饰。权婆婆将门关上,拉着温知露满意的左右打量。


“婆婆怕是误会了,这绣品并不是出自我手。”


权婆婆听温知露这么一说,笑容瞬间褪去,摆上怒容道:“姑娘这是要拿老身打趣?”


温知露微笑道:“婆婆这就恼我了?我这话都没说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