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控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全走后,贺元盛的神情有些凝重,别看他刚刚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其实心中,也有几分忧虑。


东南五省的巡抚,总兵,都有不小的力量,若是真团结起来,逼迫贺元盛,也是一个麻烦。


因为这些人,背后是各省的士绅阶级,可谓是树大根深。


唯一让人安心的,就是这些人,各有心思,若是控制了陈士骏,贺元盛在安抚一二,应该不会有出头鸟。


第二天,贺元盛仍在馆驿内休息,可南京城内的几处军营,却遍布流言蜚语。


“你听说了吗,这次军饷又发不下来了!”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听说是巡抚大人,把军饷贪污了……”


流言散布的很快,当天下午,几乎每一个士兵,都收到了消息。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总兵的周权,应该派人制止,安抚军心。


可这次,周权却一言不发,使军中隐隐有些骚乱。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军中的暗流,陈士骏毫不知情,现在的他,正看着一封信。


信是浙江总兵温言写下的,此人带着江浙兵马,正在句容县驻扎,已经停止了前进。


信中的内容,是不赞同陈士骏的想法,同时提出,要带兵返回浙江!


此事让陈士骏异常恼火,在给温言回信的同时,又给浙江巡抚李善才送去一封信。


两个时辰后,陈士骏的书信,到了温言的手中。


看完信,温言的脸色很难看,因为陈士骏不准他返回浙江,而且措辞非常严厉。


“该死的!”


很恨的骂了一句,温言一把把信拍在面前的桌子上,表情非常愤怒。


“总兵,钦差已经到了南京,若是长时间逗留此地,很快就会被发现!”一名副将开口道,神情带着几分纠结。


“我会不知道吗!”


温言的火气很大,心中也在思考要怎么办。


如今的他,可谓进退两难,若是继续前进,无疑是表明了态度,届时会成为崇兴帝的眼中丁,也是贺元盛一定要对付的目标。


可若撤回浙江,又非常麻烦,毕竟粮饷都在巡抚手中控制,而陈士骏跟李善才是一党,若他擅自撤退,说不定会有什么后果。


至于留在原地,也不是办法,因为句容县距离南京城,只有八十里,一旦贺元盛赶来,他就麻烦了。


南京城,夜色降临之时,叶雨梦拿着一封信,走进贺元盛的房间。


“老爷,句容县的温言,如今按兵不动,应该是在犹豫!”


此言让贺元盛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这回时间更充足了!”


叶雨梦点了点头,而后开口说道:“看来这些总兵,也是顾虑重重,不敢跟朝廷硬来!”


“朝廷权威尚在,谁都会有一些顾虑!”


接着话锋一转的说道:“继续盯着浙江兵马,若是他们北上,就要立刻行动!”


“诺!”


到了第二天,陈士骏贪污军饷的传闻,更严重了几分,甚至有些人,开始闹事起来。


有一些将领想要制止,却被周权拦住,一副放纵士兵闹事的样子。


总兵的这种态度,让一些将领明白了什么,也不在制止。


就连士绅出身的武将,也没有多管,毕竟他们也要生活,军队不发饷,如何上下其手。


到了第三天,终于有人提议,要去巡抚衙门闹饷。


此言起到了一呼百应的效果,当时就有几千名士兵,结队去了巡抚衙门。


而陈士骏,对此是一无所知,他正在巡抚衙门中,看着李善才和其余巡抚的信,神情有些烦躁。


李善才的回信,到是很简单,赞同陈士骏的做法,同时还保证,会催促温言配合。


至于其余三位巡抚,言辞多少有些含糊,好像有了些动摇之意,也没说要来南京。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阵阵骚乱,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怎么回事!”


正在烦心的陈士骏,有些火了,对着外面喊道。


很快就有巡抚衙门的差役,进来禀报:“大人,是一群**在闹饷!”


“什么!”


陈士骏吃了一惊,接着恶狠狠的喊道:“周权想干什么,竟然在这个时候搞事!”


作为一个老官僚,陈士骏已经察觉到情况不对,还隐隐有些危险的感觉。


“召集所有衙役,不能让这些**进来,在派人去找周权,让他尽快制止此事,否则……”


感觉到危险的陈士骏,马上做出些安排,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又一个差役跑了进来。


“大人,钦差大人带着卫队到了,正在镇压闹饷的士兵!”


“什么?”


陈士骏没有任何轻松之意,反而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府衙外,贺元盛在大队骑兵的护卫下,直面闹饷的士兵,并让亲卫控制局面。


自从江苏兵马出营,一直注意动向的贺元盛,就知道时机到了,立刻来了巡抚衙门。


因为他准备用陈士骏,来收买军心,届时在发下此人筹集的军饷,江苏的军队,也就稳住了。


“你们要做什么,竟然敢围攻巡抚衙门,要造反吗?”


当局势被控制住时,贺元盛开始演戏,毕竟做戏要做全套。


“钦差大人,兄弟们不是要造反,而是要军饷。”


“对,要军饷!”


“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发饷了,若是巡抚大人还贪污,不是不让弟兄们活了吗?”


马上就有人开口附和,接着很多人都开口说话,七嘴八舌的把军中流言讲了出来。


贺元盛听完以后,装成勃然大怒的样子,吃惊的说道:“有这种事,你们等着,本侯现在就彻查此事。”


说完,贺元盛一转身,进了巡抚衙门。


身边的韩武,立刻带着数百骑兵跟上,一起进了巡抚衙门。


巡抚衙门的差役,自然不敢阻拦钦差,何况现在的巡抚衙门,已经被贺元盛带来的骑兵控制住,差役们根本做不了主。


巡抚衙门的二门处,陈士骏正站在那里,神色不停的变换着。


不是他想留在这里,而是出不去,试图往外走,却被人拦住。


“贺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贺元盛出现,陈士骏冷冷的问道,脸上也是一副铁青之色。


“什么意思,陈士骏,你作为江苏巡抚,竟然贪污军饷,还引发兵变,简直是罪该万死。”


“无稽之谈!”


陈士骏的脑门子上,顿时冒出了冷汗,心中的危机感,更浓了一些。


“无稽之谈,外面那么多闹饷的士兵,难道是我找来的!”


顿了顿,又开口说道:“我说这几天,没有一点发饷的现象,原来被你贪污了!”


此言一出,陈士骏马上明白,贺元盛要对他动手了,因为要拿下一个巡抚,肯定要有合适的理由。


毕竟真实的原因,不能放在台面上说,闹饷这个借口,非常合适。


可陈士骏绝不甘心束手就擒,还要挣扎一番,当即开口道:“本官今日就要发饷,已经跟周总兵说了,贺大人可不要冤枉人!”


谁知贺元盛理都不理,淡淡的说道:“搜!”


“诺!”


亲兵们马上开始行动,搜查巡抚衙门。


这时,贺元盛走到陈士骏前面,低声说道:“别挣扎了,你没发现周权一直没现身吗。”


此言让陈士骏神情一变,却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局势已经无法更改。


毕竟周权不站在他这边,闹饷之事,又被贺元盛主导,只要及时发下饷银,他就是有嘴也说不清。


不大的功夫,贺元盛带来的人,就从巡抚衙门中,搜出了四十多口大木箱子,里面装的全是白银,足有二十几万两。


“抬着银子出去,告诉士兵们,今日下午发饷,让他们回营!”


为了收买军心,稳住局势,这些银子必须尽快发下去,才能起到效果。


“诺!”


韩武立刻点头,接着指挥手下,抬着箱子出去。


阵阵嘈杂声,很快传了进来,而后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钦差大人要怎么处置下官?”


此时陈士骏已经死心,再也没有任何挣扎的意思。


毕竟银子发下,他贪污军饷之事,算是坐实了,辩解也无用。


“那就要看巡抚大人,配合不配合了!”贺元盛意味深长的回应。


初次较量,由于贺元盛提前赶到,算是赢了,可局势却不乐观。


因为陈士骏虽然是一个重要人物,却影响不了全局,还有其余几个巡抚,总兵需要对付。


所以陈士骏若是低头服软,配合贺元盛行事,就不会有事。


因为杀了陈士骏,没有太大的作用,只会让其余人兔死狐悲,跟贺元盛斗到底。


“钦差大人,若是朝廷一定要推行官绅一体纳粮,就算老夫配合,也没有做用!”


作为老狐狸的陈士骏,马上明白了贺元盛的用意,可官绅一体纳粮之事,是文官集团的底线,想要正常推行,根本不可能。


就算他配合贺元盛行事,东南五省,也稳定不下来,因为浙党的其它官员,不会放弃手中的利益。


“若是这个策略,推迟一些呢?”


贺元盛淡淡的说道,此言也让陈士骏脸色一变,凝重的问道:“此言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