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地狱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心飞升第八百二十七章地狱火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件件做。


南宫凡目光率先集中在食尸鬼与地狱犬之上。


这两个家伙身躯都不庞大,仅有半人高,不过身上激荡而出的气息,却让他如芒在背。


有威胁!


极大的威胁!


这样的威胁,南宫凡在那唯一的一头巅峰蛛妖身上都未曾感受到过。


他瞳孔越发凝重了起来,心中暗道,“不愧是剑莲子前辈认定为冠绝一州的天骄,每一个都有跨几阶而战的能力。”


不过,也仅仅是凝重罢了。


南宫凡一路所过,虽很少遇到真正的天骄,可基本全都是越阶战斗。这一路所汇聚而来的无敌气,让他同样自傲无比。


自己或许会败,可也只会败在修为更高的人手中,准确说败在了时间手上。他自认为不弱于任何人。当然,他也不会自大到认为自己同阶天下无敌。


“有意思。”他舔了舔嘴唇,满目璀璨。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战火在激昂!


自傲是一回事,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是另一回事。


面对天骄,便正面将他无情击垮,稍有疏忽便会给对方翻盘的机会。


南宫凡自己便有无数足以翻盘的手段,他相信眼前这三大生灵也不会缺少这类手段。


李墨白手掌收缩,笼罩在地狱犬与食尸鬼身上的青光便被全部收回。


“这么节约吗?”南宫凡啧啧感叹,这是不浪费一点能量啊!


同时,李墨白挥了挥袖袍,便裹着似乎正有话说的幻诗安与另一头骨架生灵消失不见。


场中只剩下了南宫凡和两头怪物,六目相对,大眼瞪小眼。


南宫凡感觉到了凛冽的气机从两个方向锁定在了自己身上,不过三人都没有轻举妄动,似乎在寻找对方的弱点...


突兀,周遭的环境变了。


天上有烈日,地上有泥土,甚至还有巨石、大树。


食尸鬼瞳孔闪烁出一丝兴奋,身躯竟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


地狱犬咆哮一声,后退猛地一踏地面,发起了冲锋。


“嘿,不打个招呼吗?”南宫凡嘴中咧咧,动作却一点不慢。


脚步轻移,金光闪烁,整个人飞快朝后退去。


他不知道那食尸鬼跑到了哪去,自然不愿此时便出手。


这可不是普通的食尸鬼,不是那处在底层任人欺负的弱小生物。其至少也拥有者王者血脉,日后必定要成神作祖的强大生灵。被其阴戳戳来上一击,哪怕境界占优,也不一定能讨到什么好处。


地狱犬的速度比之南宫凡仅慢上半筹,这让他不由微微吃惊。


“汪!”


犬吠声起。南宫凡曾见过的红色洪流凸显。


地狱犬孤零零的脑袋,好像在这个时候化作了火山,向外不停倾泻岩浆。


黑雾缭绕,火苗乍现,其所过之处一片朦胧。


“好家伙。”南宫凡嘴中骂骂咧咧,身体猛地一转,往旁边的树木遁去。


余光却发现,这岩浆竟同时拐道。


“绝对命中?”


南宫凡不信这个邪,在地面之上飞快跳跃。


岩浆闪转腾挪,没有一点迟疑的完全跟上了他的步伐。


“好家伙。”南宫凡舔了舔嘴唇,“看来是气机锁定在了我身上,这一击没有落空的道理。”


他识海翻滚,试图将锁定在身上的两道气机尽数清除。


在修者的争斗之中,气机牵引极为重要,就算失去了双眼,只要气机锁定,也犹如有了一盏明灯在前方指引道路,基本不会出现太大的误差。


“唔,果然不是那么好清扫的。”


南宫凡的神念失败而归,不过他却没有一点慌张,他如今还在用灵识四处搜寻食尸鬼的踪迹,不找出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他只能陷入被动之中。


“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察觉到岩浆越来越近,南宫凡额头三眼猛地睁开。


红蓝两道光柱缠绕着冲出。


血脉神眼!


同时,用更加犀利的目光去寻找藏头露尾的食尸鬼...


“地面没有,那便是在...”


还不待南宫凡低下头颅,脚下的地面突兀掀起波澜,一条枯瘦的手臂从中探出,其上尖骨凌厉,在太阳的光辉下闪烁锐利光泽。


破空声炸响。


“来得好!”


南宫凡满脸兴奋,脚下的金光越发璀璨了起来。


腿影密布,对着抓来的手掌毫不避让。


“砰砰砰...”


闪电五连腿。


地面出现显目的裂痕。


南宫凡在原地站立,而探出地面的手掌已经无影无踪,他感到了一丝头疼,“这食尸鬼有潜入地底的能力,这如何是好?”


“轰!”


冰与火交织着与岩浆碰撞在了一起。


火花炸裂,冰雾缭绕。


冰与火逆流而上,至少在这片战局中,南宫凡是占据了上风。


冰与火没有一点停留,冲击着岩浆,像是一柄神剑,将其一分为二,直指依旧在奔驰的地狱犬。


面对这汹涌而来的冰火,地狱犬猛地一个急刹车,随即抬起了自己布满黑色鳞甲的前掌。


“啪!”


前掌微微颤抖,甚至有血花隐现,可冰与火也在其间完全破碎。


南宫凡没有观看这一切,反倒是一跃而起蹦到了身边巨大的树木之上。


居高临下,俯瞰眼前。


他嘴角微微上扬,“我突兀想起,是你们要获得自由,该着急的是你们才对。而我,何时来此处闯关都无伤大雅。”


地狱犬动作凝滞了,其身边泥土微微蠕动,食尸鬼从中钻了出来。


两头怪物对视了一眼,暗道一声不妙。


南宫凡冷漠无比,“为了你们自己的自由,你们该出击了。而不是东躲西藏不讲武德。”


“嗷!”


两人一起咆哮,不过动作却没有一点急躁。


并肩而行,缓缓靠近树木。


南宫凡身前浮现出黑龙剑的身影,这剑如今已到天级中品,在太阳的光泽下闪烁刺目的寒光。


他一把握住黑龙剑,舞出一道剑花,“别拖拖拉拉了,拿出真本事来。”


两头怪物一步步来到了树木之下,却不敢轻易跳跃起来,那完全是在用自己的身躯与剑锋比谁更坚硬。


一时之间,场中陷入了绝对的宁静,唯有南宫凡在舞出道道剑花。


他已经察觉到,这两个怪物的身躯强度并不比自己差,如果仅仅是远距离交锋,或许能见血,可也只是几个呼吸间便能痊愈的伤势,不痛不痒,无关大局。


只有近距离的血战,才有可能斩杀这两个家伙。


他没有下去的意思,就这么用三眼打量身下的两头怪物。


“除了用出天赋神通之外,他们只有上来。而上来便是被动挨打。”


南宫凡心中暗笑,依靠地利,他要率先逼出这两头怪物的神通。不管其本质,还是其所走体修路线,这般境界都必然有神通存在。而失去了这翻盘的强力手段,才是他走下树木的时候。


当然,这也是更为迫切进攻的是底下两头怪物的缘故,否则他也不会如此优哉游哉。


谁先急,谁出错。


南宫凡在察觉到两者都不是轻易便能解决的时候,就放平了心态,开始一点点布局,将优势化作胜势。


两头怪物突兀对视了一眼。


地狱犬动了!


还是那颗孤零零的脑袋,嘴中汇聚光泽,神异的力量在其中闪动。


南宫凡立刻做出了防守姿态。


“噗!”


还是红色的洪流,不过比起先前更为恐怖了一些,其中跳动着无数黑色的火苗。


南宫凡凝视黑火,不由心神一紧...火种?


“妖兽的火种,跟血脉火种同出一辙,都在自身血脉之中。”


他心神微动,立刻猜到了这火种乃何方神物。


地狱三头犬的火种——地狱火!


其名头之大,曾在三界战场时期响彻诸天。光以质量而论,还要在晨曦之焱之上。如果将火种分个等阶,稀少的道火之下,必然有地狱火的一席之地。甚至也有极大可能在主人的栽培下跻身到道火之间。


比起晨曦之焱的神圣,仿若要净化世间一切罪恶。地狱火便是世间罪恶的源头,以毁灭而生,倾覆诸天。


“一个净化罪恶,一个便是罪恶源头。说到底还是要碰碰才知道谁更强大。”


南宫凡舞动黑龙剑,晨曦之焱的本源加持其上。


针尖对麦芒!


当一切简化之后,所考验的便是赤裸裸的实力。


很明显,南宫凡修为更胜一筹,简单粗暴的应对方式。


不过,还不待他斩落剑芒,就发现自己一腔深情空付了。


这地狱犬的地狱火并不是直冲向站立枝头的他,而是对着树根倾吐而去。


这里仅有三两棵树木,看样子李墨白只是为了丰富战场。毕竟这方空间并不大,没有直接摆一方森林在此处,各样的环境都有所涉猎之下,每一样数量就少了起来。


两头怪物十分光棍,察觉到站到树木之上的南宫凡难以对付,那边将树木全部铲除了。


不过,他们先前轻轻触碰了一下,这树木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好斩断。


这也是一次尝试。火克木,又是地狱犬这等玩火的行家,地狱火这等神火,其可能性几乎高达八成。


南宫凡面色微变,他并没有翱翔天际的本事,若是脚下这树木被烧断,一下子便会化主动为被动。就算现在跳下树木,两头怪物以逸待劳,也大差不差。


都是暂时失去主动,南宫凡立刻淡定了起来,他倒要看看这地狱火到底有多么恐怖的威能,才能在各种传说之间都留有痕迹。


黑色的火苗触碰到了树根。


“噼里啪啦。”


树皮燃烧了起来,黑色的火焰在向上不停攀爬,所过之处,毁灭一切。至少,这棵极为普通的树木无法挡住它的摧残。


南宫凡瞳孔微微掀起波澜,好在地狱火离他还有一定距离,并不用太慌。他不停打量脚下,在寻找不失去的主动方法。同时心中对这地狱犬的火种惊叹无比。


——这地狱犬,如今仅有一头,恰巧是火属性,其主攻方向自然在火这一方面。比起南宫凡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这些根脚不凡的生灵,领悟的法则除非意外都有一定倾向性。


地狱犬只领悟了两道法则,毕竟才初阶天境的他还十分年轻,可这两道法则全都是火的一方面。


燃烧与高温,都达到了第二步。


这样培育出来的血脉火种,哪怕境界稍低,威力也要在如今的晨曦之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