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创世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关系的。最近我在写一篇论文,涉及到数据检索算法,可能会对你们有帮助。不过,”丘好问停顿了一下,身子微微向前一倾,盯着杨智源说道:“我对你们这个公司很感兴趣,觉得我的很多研究技术能够在你们那里得到应用,所以想投资你们公司。”


杨智源和大卫对视一眼。两人看出丘好问的意思,他应该是把Yahoo当作其学术研究成果商业化的实验平台。


“尤利,我们这个平台还只是一个小工具,连公司都还没成立。”杨智源迟疑地答道。


“没关系,我看到了你们的商业直觉以及运作能力,你们将会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公司没有注册,不正好吗?我的投资正好可以成为新公司的原始股东。”


“尤利,你觉得我们这个平台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大卫问道。


“做一个内容最丰富、最具娱乐价值、信息最吸引人、最容易使用的网站,门户网站。”


“门户网站?”不仅杨智源、大卫的眼睛一亮,连坐在旁边的张超旸也忍不住坐正了身体。


“是的,门户网站,就是提供某类综合性互联网信息资源以及有关信息服务的网站。比如你们现在提供的目录服务,进一步可以向全霉、全球提供新闻,娱乐新闻,体育新闻,财经新闻,政治新闻,国际新闻和地方新闻。”


“尤利,如果提供新闻,这数据量就是海量,存储架构和检索算法是个大问题。”大卫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杨智源,迟疑地说道。


“是的,如果做门户网站,数据量是无比巨大的。带宽和服务器存储容量和架构就必须高效率,检索算法必须快速有效。不过这些正是我们恺撒小组的优势。”


丘好问信心满满地说道,“我们不仅在理论上领先,也实际帮亚马孙、易贝建设过网站、数据库的架构和数据结构算法。他们的访问量每天上万次,还有每天上百次的交易量。整个流程我们都摸索过一遍。”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这两个网站不知你们浏览过吗?”


“浏览过。”杨智源和大卫点头答道。


“是不是感觉跟其它网站完全不同?”


“是的,完全是动态反应,交互的数据极大,但是并不感觉卡顿,应该是流量和服务器的数据流入流出做得极有效率。”杨智源赞叹道。


“哈哈,这就是我们的独门绝技。在带宽和服务器容量相同的情况下,效率却是提高了近二十倍。”


听了丘好问带着几分傲气话,杨智源和大卫却是心服口服,人家有这个底气。两人交换了眼神,开始盘算起来。


让丘好问的基金会入股,要是雅虎上市了,岂不是白白分钱给人家?虽然两人都有绝对的自信,相信能让雅虎成功。但是理智告诉他们,每年硅谷和霉国有成千上万的科技公司成立,也有同样数量的公司破产倒闭。世人只看到光鲜亮丽的成功者,却忽略了在他们脚下尸横遍野的失败者。


一家公司的成功概率跟信心指数关系不大,跟其它因素却息息相关。杨智源和大卫现在想的就是让雅虎如何地存活下去,然后找到盈利点。只有这样,公司才有可能上市,大家功成名就。


那么怎么样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去?对面这个家伙和他的恺撒小组就是极为强悍的臂助。他们技术、经验、资金都不缺。最关键的是,随着Netlook、Java、Hotmail等项目的初步成功,华尔街和科技创业者都对他们有了一种盲目的信心。


丘好问用眼神示意有点坐立不安的张超旸保持镇静,坐在那里神定气闲地等待着。


他相信杨智源和大卫会把利弊都想清楚,最后同意大家的合作。其实杨智源和大卫的心态,以及整个思绪过程,都跟杰夫、扬格利、王仁洵等人一样。他们都是聪明人,看得出恺撒小组的底蕴,知道跟它合作会极大地提高自己公司的成功率,没理由不同意。


果然,杨智源和大卫在旁边讨论了半个小时,走了过来,满脸笑容地伸出手向丘好问说道:“尤利,我们合作愉快!”


晚上聚餐的地方是夏季谷不远的维多利亚港餐厅,老板是英国人,聘请的却是意大利厨子。真正的欧罗巴食客都知道,法式大餐是法国人到意大利“偷学”后才发扬光大的。


参加聚餐的有丘好问和苏拉,有杰夫两口子,有特意从圣何塞跑过来的扬格利,有负责PayPal项目的马克斯,有负责Hotmail项目的史密夫,负责Netlook项目的安德森;有被从东海岸紧急召唤过来,负责恺撒小组商务的雷必达、法律顾问马略、小溪山核心人物雅各布、巴诺和负责Java项目的帕克里特;今天夏季谷的客人,英伟达的王仁洵和丘秦一,雅虎的杨智源和大卫;还有已经开餐了才匆匆赶到的斯蒂夫和艾德文。


斯蒂夫得知了丘好问和苏拉的图形处理新计划,拉着助手艾德文就赶了过来。加上张超旸就是二十人。


满满当当坐了一间大包房。大家都是圈内同行,有的早就久闻大名,有的是最近冒出的青年才俊。大家都是才华满腹,自信睿智,心里装满了对科技和未来的热爱和激情,一碰就是一团火花。


餐厅老板也是会来事的人,趁着大家兴致极高,找来相机拍下了一张照片。


这二十人大多数坐着,少数端着酒杯站着。衣着不同,姿态各异,但脸上都挂着笑容,他们的眼睛盯着前方,目光透过了时空,让每一个看照片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力量,一种时代的力量。


吃完饭,身为主人的丘好问和苏拉叫来了车子,把大家送到预订好的酒店里,然后和雷必达、马略一起向夏季谷走去。明天有一系列的合作谈判要进行,他们四个必须今晚开内部会议,把谈判的底线和合作的架构都确定下来。


“今年我们的新项目真多,这些都是参天大树的种子啊。”马略感叹道。


“今年的新项目是很多,但是谁能成功,只有上帝知道。”苏拉笑着说道。


“自从我们的总统提出信息高速公路建设计划后,互联网相关的创业公司一夜之间冒出了上千家。硅谷在红杉资本为主的风投刺激下,变得躁动不安,更多的人都在憋着劲创业,梦想着成为百万富翁。可惜,正如苏拉所说的,谁能成功,只有上帝知道。”雷必达耸耸肩说道。


“或许,尤利也能知道吧。”苏拉转过头来,盯着一直没做声的丘好问说道。


“算了吧,我不是上帝,我也不知道。”丘好问摆摆手笑道。过了一会,他却按捺不住,神神秘秘地像青羊宫门口的老道士,“不过我在想,十年后大家看到我们今晚拍得照片后,会不会心生一种膜拜的神圣感觉,就像基督徒在西斯廷礼拜堂观摩《创世纪》壁画?”


苏拉、马略和雷必达相视一笑,然后都转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着丘好问。


丘好问也是嘿嘿一笑,回过头,对落在后面的张超旸挥手道:“跟上来,待会我们开会,你还得给我们泡茶。”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