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名叫甘橘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群人打上门来,赵权很难理解这是为何。


思来想去他也没发现自己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能够引起公愤。


看这些人火冒三丈的样子,却又像是他犯下某种滔天罪孽似的,一个个恨不能吃了他。


但不管原因为何,既然别人已经打上门来,那他就只能先给打出去再说。


迈步移动身体,赵权松快下身子,准备动手。


可就在这时候,骂声鼎沸中有清脆的声音响起,“都靠边”


随着这喊声响起,原本吵杂的骂声立刻消弭,而后人群分开,有女人走进屋子。


这女人二十来岁的年纪,穿着硬底军靴,腿上套着束口迷彩裤,上身那件灰色贴身背心显得胸前特别有料,齐耳短发下的小模样也非常带劲,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干练利落。


进屋后,女人看都不看两侧人群,直接喝斥,“都滚出去”


非常神奇的,在她喝斥完后,之前还如狼的众人立刻化身羊群,乖巧离开。


很快就走了个干净,仅剩下人熊跟黑鬼两个还立在原地。


“你也出去。”


女人吩咐的时候头也没回,但赵权知道她是在说人熊,因为黑鬼这时候动了。


黑鬼活动着脖颈手腕,随即在狞笑中迈步朝他走来,“现在好了,可以让我单独的好好教训下你,也免得你被揍个鼻青脸肿还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说完,他站定原地,左腿微蜷,右腿前倾斜立,双臂更是分前后夹起,做好迎战姿态。


在赵权看来,这架势扎的相当不赖,乍一看颇有种黄飞鸿临战的即视感。


下一瞬,黑鬼前伸的左手勾动下手指,“来”


赵权没动,更没摆什么架势,就这样静静注视着黑鬼。


黑鬼嗤笑,“没种的家伙,你以为不主动攻击就没事了”


“不,你错了,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大错特错。”


“而且我告诉你,换我先动手,你可就再没出手的机会了”


话音还响在屋内,黑鬼的脚下就已经用了力道。


随即整个人弹射而起,霸道的腿鞭凌空扫出,裹挟着劲风猎猎,威势十足


呼的一下,足尖从赵权眼前闪电般扫过,速度飞快,劲道也足。


但很可惜的是,连他的头发丝都没碰到半根儿。


一切,都只因为他身体瞬间的微微后倾。


落地后的黑鬼很是尴尬,显然是酷帅一脚未曾建功的缘故。


但随即他就喊道“这一击是为了向你展示下我的腿力和腿速,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免得你防备不及在病床上躺两三个月,但下一击我绝不会再留情面”


话喊完,黑鬼就迫不及待的再度跃身而起,这次他是卯足劲头要踢中赵权了


可是


“哎哎哎,别拎我啊,哎,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黑鬼刚刚跃起的,一只铁钳般的大手就顺势掐住他后脖颈子。


然后黑鬼那撑死了也不足160公分的小身板儿,就跟个鸡崽子似的荡漾在半空中。


“老大让你滚出去,你耳聋”


瓮声瓮气中,人熊就拎着扑棱棱的黑鬼离开了房间。


“放我下来,恶心死老子了,赶紧把你脏蹄子松开,我要去洗脖子,快”


屋外走廊响起黑鬼的急切怒吼声,愈行愈远,渐渐消失。


原本群殴的局面,以闹剧的结尾收场。


赵权大概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引起公愤了,一是因为这房间住客是他们老大,二是因为他们老大是女的,而且身材脸蛋儿都不错。


难免会有人想借机炫耀自己,跟猴儿似的上窜下跳的蹦跶,如同孔雀开屏。


女人扫了眼赵权,随即坐在床上。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被人瞪一眼就吓跑了的,连个房间都找不到的可怜陪练”


自己在住宿区逐一挑选房间的举动,在别人眼中看来是被吓的


事实显然不是这样,但赵权却懒得解释,他眼下显然更关注另外一个问题


“地下拳场还有女拳手女人也打黑市拳”


女人回道“为什么不行总比被逐个屋吓走的孬种强,至少我还有房间住。”


赵权无语,这个问题再不解释,怕真就坐实孬种的称谓了。


于是他解释道“那些屋子不合适,我”


都不等他解释完的,女人就开口打断,“我这房间合适,是吗”


赵权没法回答,这房间确实挺合适,但现在不合适了。


原本他还想着不管谁来都无法剥夺他住在这个房间的权利,大不了就用拳头讲道理。


可眼下不行了,他总不能把这个女人给打一顿,然后强行胁迫人家跟他住一屋。


无奈摇头,赵权迈步向门口走去,他决定退而求其次,把黑鬼给打出去占据其房间。


或者让黑鬼留下也行,以后打扫清洁的工作就让黑鬼包了。


事多也不怕,多揍几次应该就不事儿逼了。


“你去哪里”


走到门前时,身后突然传来女人的询问声。


赵权回道“去找个别的房间。”


女人说,“算了,住我屋里,睡右边那张床。”


这话一入耳,赵权懵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女人竟然会开口收留他。


他将诧异不解的目光投向女人,女人解释说,“不然你这个孬种能去哪”


赵权无语,他明白这女人的心思了,这是在可怜他,保护他,赏他个栖身地。


不过也无所谓了,有地方住就好,况且还是住在最满意的房间里。


关键是,同屋的这个女人很漂亮啊,身材也好,哪怕不干点什么单纯养眼也是好的嘛


随后,赵权就对她表示谢意,继而坐到自己床上。


坐在床边,赵权问她,“咱们一男一女同住一个屋子里,你不怕有人嚼舌头”


旁边桌上有绽放清香的柑橘,柑橘脐眼处带有尾枝。女人随意一挥手,尾枝断落。


如果不是赵权眼毒,都很难发现女人白皙手掌中一闪而逝的刀片。


她说,“切掉就好了。”


一语双关,赵权忽觉身下凉凉


闲聊几句后,赵权得知这个女人是刚出陪练期的拳手,名叫甘橘。


难怪桌上有柑橘,进门又有柑橘的清香气息,合着这都是她的个人标记。


正准备跟这个女人多聊几句的,外面走廊上突然响起呼喊声


“新来的贱民陪练,赶紧滚出来,陪老子上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