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迪厅血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了,就对杨霜说道:“一会儿我要上班去了。”


于是她爬了起来,到客厅叫醒了杨雪。


大家洗漱完之后,一同出去了。


我问杨雪:“沙发上睡得怎样?”


她说道:“沙发挺软的,睡得挺舒服。”


道儿上我们分开,各自而行。


中午吃饭的时候,胖妹很神秘的过来对我说道:“朱总监!死人了!”


“谁死了?”我问道。


“IGJ那个销售主管,叫范民安。”


“我见过他,挺好的啊,怎么就死了呢?”我问道。


“他去邦邦迪厅跳舞,被捅死了。”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我心想:这邦邦迪厅我常去啊,也没碰到过范民安呢,怎么还死在那里了。我问道:“遇到仇家了啊?”


“没有,”胖妹儿说道:“就是一场简单的打架。”


原来,范民安和几个朋友一起去迪厅喝酒跳舞。其中一个朋友和别人发生口角争执了,然后就打了起来。范民安见朋友被打,拎起两瓶啤酒,在吧台上“啪!啪!”敲掉瓶底,就往前冲。


刚冲过去,对方拔出一把匕首,刺进他的心脏。


当时他感觉自己挨了一刀,本能的后退,往后躲。一边躲,嘴上还在较劲:“等着啊!你跟我等着!”


还没走出门,就倒下了。


这一刀确实是扎在心脏上了,救护车一到,现场就宣告了他的死亡。


据说,范民安是黑龙江人,至于是黑龙江哪里人不清楚。他在老家杀人了,就逃了出来。德阳有个“二重”,说二重大家没有概念。大家都知道“一汽”,二重和一汽的体量差不多,在国内也是举足轻重的重工业国企,有很多职工就是从东北来的。由于这里东北人多,所以范民安就摸到这里,呆了下来。没想到,还是把命交待在这里了。


毕竟是身边的人出了这么大一个事件,大家还是唏嘘不已。


后来邦邦迪厅就关了一段时间,大概两周左右吧,又继续营业。


可能死个把人这种事情在他们迪厅是再寻常不过了。


咱们都是“良民”,在外面不惹事,自然不会有这些个是非,所以我时不时还去,只是去得少了。


那天和杨霜姐妹分开后,我由于单位晚上有事,就没去夜来香了。几天后,她给我发信息,说想我了。


于是我就打算去夜来香找她。


她告诉我别进去,进去还花钱,她们在夜来香马路斜对面等我。


我到了夜来香对面四处一瞅,她们果然在。


“我们去吃个夜宵吧,”我提议。


“好啊!好啊!”她们一听有吃的,都特开心。


我们找了一个大排档,点了毛豆、花生、猪耳朵、鸭舌,诸如此类的熟食,来几瓶啤酒,就吃开了。


平时杨雪话比较少,吃上东西后,她两个叽叽喳喳的,像两只小鸟,聊个没完。偶尔我也加入一起聊一聊,但她们聊的话题我还是不怎么熟悉,所以多数时候我都是看她们说话。


由于她们长得太像了,都还有几分姿色,在外面比较打眼,过往行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杨霜对我说道:“哥!以后我们就住你那里,好不?”


我心想:张伟老好人,他应该不会说什么。于是我就答应道:“行!”


杨霜说道:“我们不白住,我给你洗衣服。你把脏衣服脱下来,我都给你洗了。”


我笑到:“那太好了!我正愁没人洗衣服呢。”


吃完饭我们就回去了。


这次,杨霜和杨雪在客厅沙发上聊累了,就直接回我的房间来睡觉了。


第二天,我上班先走了,把钥匙留给了杨霜,她果然把我的衣服洗干净了。


晚上我回去后,她们用厨房的厨具还炒了几个菜。


我心想:莫非这小日子就这样过起来了?


吃饭的时候,杨霜问我,要不要给张伟的衣服也洗了。我没同意。


我跟张伟说了杨霜和杨雪的事,他大手一挥,说道:“莫得事!住吧。”


张伟每天晚上回来得都很晚,回来就看到客厅沙发上睡一个女孩儿,他就直接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有一天,杨霜告诉我她怀孕了,我心下一沉!心想:不应该啊!我都采取措施了的,应该是诈我吧。


我去药房买了试纸,第二天早上让她用晨尿测试,测试结果没用怀孕。从此以后,杨霜就不玩这种花样了。


我问她:“你和我在一起,图什么啊?”


她说道:“就是很开心!另外,就是觉得我要真有什么事,你绝对不会不管的。”


我说道:“那是自然!”


有一天,杨霜突然给我发信息,问我是不是喜欢杨雪。


关于“喜欢”的含义,这个确实不好把握,我也不能回“不喜欢”,但回喜欢,似乎有些不妥,权衡再三,就回到:“喜欢。”


然后她让我去夜来香门口找她,结果我到了,是杨雪来的。


她们虽然长得很像,但处时间长了,通过行为举止还是能看出来。


我就问她:“杨霜呢?”


让杨雪就给杨霜打电话,让她过来,然后自己悻悻的走了。


杨霜几乎是跳着过来的,看到我,就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


我在这件事情上已经错了,不能一错再错了!


杨雪依然睡沙发。


一天晚上,我在屋里正在玩手机,杨雪推门进来了。


她坐在我旁边,对我说道:“哥!能借点儿钱给我吗?”


我本想问她借钱做什么用,又觉得不大好,就没问,于是问道:“借多少钱?”


她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我,说道:“一百元。”


这个价格就是夜来香的女孩子包夜的价格。


我看着她,不由得心潮起伏。其实就她们姐妹两个比较而言,姐姐杨雪显得端庄安静,更符合我对女孩儿的标准。但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不想把问题再复杂化了,我默默地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元钱给她。


她接过钱,坐着看着我。似乎再等我问她什么时候还钱之类的话。


我们看着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她收好钱,出去了。


一会儿杨霜进来问我杨雪找我什么事,我就告诉她了,她突然变得激动起来,说道:“她也不缺钱,借一百元钱干嘛,我去找她!”


我拉住她的手,示意她别去找了。杨霜想了想,就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