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姐妹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总,就是张伟,成都人,说话绵软,抠门儿,爱吹牛,但人很好,没什么坏心眼。


这边租了个两室一厅的套间,给总经理和财务总监住,我们两个来了就一人住了一间。客厅很大,屋当间摆了个大沙发,坐在上面看电视特别舒服。


张伟也是刚接手德阳店当总经理。和他接触之后,我发现他对卖场经营一点儿都不上心。上班坐满点儿,下班后就来约我会各路朋友去吃饭。


他对我说道:“你去吃就行了,不用多说话。”


当然不用我多说话了,他那些个朋友都和他一样,话特别多,都好吹牛。我闷头吃饭就可以了了。


后来我就不愿意去了,感觉总这么去白吃,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在现代社会,也不至于吃不上饭。他领我去参加的酒局,每次人都不一样,回请是没法回请了。于是他再邀请我去,我就借故要加班推辞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这是绝对的,不会有人没有爱好。我的爱好是看漂亮的姑娘。下了班,有大把的时光可以去夜总会之类的地方逛,干嘛要去吃饭呢。


张伟他喜欢吃饭,吹牛,至于女人,他也喜欢,但只和荷尔蒙有关,也就几分钟快感。他这人特抠门,什么都计算,有次他和几个人打麻将,有男有女,其中一个女的不知怎么和他聊的,居然以二百元的价格被他从外面带了回来。


我还在客厅看电视呢,他办完事开门出来对我说:“兄弟,一百块,特正点。”


原来他想自己只出一百元,让我也出一百元参与。


在我看来,做这事怎么还得花钱啊!没同意。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他就这样,连这种事都算计。


至于去看美女,他没有兴致。所以我就没带他,自己一个人行动。


有个夜总会叫夜来香,里面有很多女孩儿。我下班后吃了饭,就去那里找个位置坐下,看这些花花绿绿的女孩儿荡来荡去。当时,时不时也会被个别女孩纠缠。时间长了,知道我不开荤,就没什么人理我了。我也乐得清净。


有次吃午饭,店长胖妹当众问我:“朱总监,你来这里,老婆也不在身边,想女人了怎么办?”


张伟在一边说道:“我们朱总监有右手撒!”


大家就一顿哄笑。


胖妹还继续问:“张总说的真的假的?”


我就笑了笑,没回答她。


这胖妹儿除了太胖,性格方方面面都不是我的菜,要不然她这么挑逗我,我还可以发展一下。


我毕竟年轻,有挥霍不完的霍尔蒙。所以,除了去夜来香,有个地方我也常去,那就是“邦邦”迪厅。


这家迪厅是德阳最大的一家。


我去了,就买瓶啤酒,就可以开启自己的狂嗨之旅了。


伴随了各种嗨曲儿,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身体,发泄!发泄!发泄!


跳一晚上,累了,疲惫了,就可以安然入睡了。


就这样,上班,下班,去迪厅,或者去夜来香。日子就这样大发着过去了。


有次去夜来香,我看到一个女孩儿特别清纯,站在那里谁叫她都不去。我就有些好奇,过去和她说话,我问道:“多大了?”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可能是看我还比较斯文,就说道:“十七岁。”


“这么小就来这种地方啊?”我问道。


她正要回答,另一个女孩过来把她拉到一边,对我说道:“她不是这里的人,你不要打她的主意!”


见她这么说,我就问道:“那你是不啊?”


她说道:“我是,你要点我吗?”


我觉得她有意思,就说道:“嗯!我点你,你坐过来我和聊聊天就可以了。”


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拉着刚才那个女孩一起,和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你们什么欢喜啊?”我问道。


“我们是双胞胎,她是姐姐,我是妹妹,”她说道。


“那这么区分你们两个啊?”我一看,二人的脸长得还挺像,于是就问道。


“我性格外向,说话声音粗,嗓门儿大,她性格内向,说话轻声细语的,好区分。”


“那你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我问道。


“要不然去哪里?又没文化,又没技术。”


“你还小,可以去学啊,”我说道。


“在学,我们在读技校,还没毕业的呢。”


“是学生啊!”我有些诧异:“在这里碰到坏人怎么办?”


她笑了笑,说道:“还能把我吃了啊!”


我们就这样聊着,聊了好长时间,期间我给她加了几次钟。


不知不觉时间有些晚了,我向她们告别,准备回家。


她突然说道:“我们去你那里睡怎么样?”


我一愣,但也有些好奇,就问道:“你们多少钱?”


她说道:“今晚上我们没地方住了,你就让我们去挤一挤,别收我们的钱好不?”


原来如此。


我说道:“客厅有个沙发,你们两个睡可能有些挤。”


“有地方睡就行!”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啊?”领人回去,我得问好名字。


“我叫杨霜,我姐叫杨雪,”那个叫杨霜的回答道。


于是她们姐妹二人随我来到了我的住处。


半夜了,张伟还没回来。


进了房间,她们到处乱看,发现有一个浴缸,就问我道:“这淋浴是好的不?”


我说道:“好的,我昨晚才用过。”


“那正好我洗个澡!”杨霜好开心:“你不许偷看啊!”


我说道:“我进屋睡觉了,你们洗吧。”


半夜,杨霜爬到我的床上来,对我说道:“沙发太挤了,睡不下,我进来和你挤一个挤。”


说罢,她仰面躺着就睡着了。


这下该轮到我睡不着了。


我悄悄侧过身来,看着她。


深蓝色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稚嫩的脸上。虽然十七岁了,她看起来还像个孩子,确无处不透着青春活力。


我伸出手碰了碰她,想看看她睡着没,没想到她直接把我的手拉了过去,放在她身上。


我一下就有些不淡定了,仿佛手失去了我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