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黄雀在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来无恙啊,香草公子?”莫小霞笑靥如花。


“什么……竟然……竟然是你们两个小娃娃?”香草公子惊愕不已。


他对这两个人再不熟悉不过了,先是干掉黑风寨,毁掉他的身外化身。又在不久前,烧死朴金花,毁掉无涯洞。现在,竟然又打上门来,要烧毁他的真身。是可忍,辱不可忍。


“好你两个小娃娃,接连坏我好事。本公子不去找你们,你们倒好,竟然送上门来。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香草公子气急败坏。也难怪,任何人,遇到他这种情况,如果不气急败坏,倒也是奇怪了。


“哎呀,云旗哥哥,这家伙好凶的,吓死我了。”莫小霞娇嗔道。


“小霞别怕,有我在呢。对了,香草公子,陈秀莲阿姨要我给您带个好。”李云旗说着,又往他身上加了几把火。


“该死,该死……”香草公子在挣扎中痛苦,在痛苦中咆哮。


终于,他不再咆哮,叹了口气,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本公子栽在你们手上,倒也是不冤了。只要你们放过我,香草宫中所有金银珠宝,尽归二位所有。事后,我也不再追究。”


“杀了你,难道还会有人跟我们抢?”莫小霞冷笑道。


“不再追究这种鬼话,骗骗小孩子还管点用。我们可没忘,你是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妖怪。一旦让你脱身,我们还有命活吗?”李云旗淡淡的说。


“云旗哥哥,跟他费什么话?这种伤天害理的妖魔,人人得而诛之。”莫小霞拔剑在手,就要刺向他的心窝。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别,别,还有……”香草公子惊呼道,“这颗九阴玄丹,我已经化去它的阴煞之气,你们拿去服用,一定可以脱胎换骨,功力大增。说不准还能成就仙根呢。到那时,我哪还敢去找二位的晦气呢?”


“哦?有这回事?”看了方才那一场奇幻的争斗后,二人对他的话却也有些相信了。


“只是,我努力了数十年,这‘九阴玄丹’也才炼成一颗。要想有效,只能一人独自服下。要不,你们二位商量商量谁来服下?”


原来,这香草公子歹毒至极,此时此刻,还在指望他二人自相残杀,他好寻隙逃走。


他自诩活了数百年,深谙人性的弱点。


只可惜,他终究是算错了。他低估了,另一种更纯粹的感情。


“见你的鬼去,我们爱怎么服就怎么服。”李云旗和莫小霞厌恶地看了看他,各自抽出宝剑,将那香草公子劈成几节。


地上几段躯体,依旧燃烧着,兀自在那儿挣扎。


他二人懒得再看,抓起玄丹,便要就此离去。


——


突然,一种危险的感觉袭来。


“小霞,小心!”李云旗想也不想,用身体挡住了莫小霞。


“云旗哥哥,你怎么了?是谁?”莫小霞紧紧搂着他,怒视攻击来的方向。


“原来,是你?究竟是为什么?”李云旗满嘴是血,愤怒的注视来人。


只见那人白衣白面,手中的火器正对着二人,却不是白剑是谁?


白剑哈哈大笑:“二位少侠,这‘九阴玄丹’功效神妙,堪称神药。既然分开服用药效大减,却是大大的浪费。浪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不如就交在下来服用,如何?”


“想不到啊,区区玄丹的魅力竟然如此之大。更想不到,这江南霹雳堂的火器竟然如此厉害。那左右护法岂非,已经丧生在你的火器之下?”李云旗叹道。


“哼,左右护法算个什么?我要杀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白剑轻蔑地说。


“既然如此,香草公子已经被消灭。我们也没什么遗憾了,玄丹,你就拿去吧。小霞,给他吧。”李云旗对莫小霞使了个眼色。


“算你们识相,我保证,会让你们死的舒服一些。”白剑狞笑着,一步一步地走进。


莫小霞不甘地伸出胳膊,递过“九阴玄丹”。


白剑伸出手去拿玄丹,当他出于这个姿势的时候,便没办法保持拿火器的姿势了。


这也是李云旗要的效果。


就在白剑接触玄丹的那一瞬间,重伤的李云旗,突然跃起,一剑砍向他另一只手里拿的火器。


要知道,李云旗这骤然发出的一剑,可是灌注了全部的内力。那柄火器在他的全力一击之下,碎裂成数段,再也无法使用。


李云旗又倒下了,毕竟伤得太重,这一击又耗费了许多心力。


“云旗哥哥。”莫小霞赶忙扶住他,心急如焚。


“小霞,不要管我,杀掉这个阴险的家伙。”李云旗指着白剑,愤然道。


“好,你放心,我这就给你报仇。”莫小霞手持苍霞剑,恨不能立马将来人撕得粉碎。


“哟,原来少侠是要来这一手,那我就领教领教这位女侠的高招。”白剑也不气恼,竟也拔剑在手。


“贼道,没了火器,你以为自己的那两下子,够看吗?”显然,莫小霞说的是,在那无涯洞外,白剑跪地求饶的事情。


“常言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白剑举剑便刺。


“我倒要看看,你能刮出什么花样。”莫小霞将所有的功力,和愤怒之情,都向他撒来。两人迅速战在一起。


可是,意料之中的压倒性的优势,并没有出现。


莫小霞越战越心惊,这白剑哪里还似白天那窝囊的样子?他内力深厚,剑法凌厉,分明是一个高手。


莫小霞所学皆是上乘武功,只可惜她所学太杂,又缺乏耐心,是以每一门功夫都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况且自从得了龙剑魂之后,她每每遇到危急时刻,便以龙剑魂御敌。反倒愈发依仗这张底牌,竟更疏忽了自身的修炼。


对付一般的高手,自不在话下。但若是面对顶尖高手,而龙剑魂又使不出?那岂非陷入绝境?


现在,似乎正是这种情况。


幸而,她天资聪慧,又爱玩。因此对化气凝实和孔雀东南飞这两门轻功,却是领悟极深。现在与白剑对敌,便是仗着什么的优势,数次躲过致命的一击。


“小女侠,你倒是能不能好好打了?总这么躲来躲去的,真叫人心烦。”只见他一声怒吼,周身竟散发一股极强的气劲。


莫小霞猝不及防,被弹射开来。幸而她的化气凝实也有一点真气护体,才没重伤,却也是胸中气闷。


“先天罡气?”李云旗不觉惊呼。他在青云山曾亲眼见过,清风道长便有先天罡气。他自己,也曾有所收获。而眼前这人的气墙,比起清风道长,竟然也不遑多让。


想到这里,他不觉惊呼:“住手,你根本不是白剑?是也不是?”


“哦,没想到你竟然能看出来,倒是把你想简单了。”“白剑”收了招式,饶有兴致地说,“你倒是猜一猜,我究竟是谁?猜对了,我可以考虑放这位小女侠一条生路。”


“我猜,白天在无涯洞外,死的并不是卢不平,而是白剑。是也不是?”李云旗艰难地说。


“不错,好眼力,能说说,是怎么看出来的吗?”“白剑”静静地看着他。


“其一,我们当时试过,白剑武功平平。不光是他,就是他师傅朴金花,武功也不怎么样。而卢不平,却是香草宫的堂主,我们既没有废掉他的功力,也没有将他打成重伤,又怎么轻易被白剑杀死呢?”


“仅凭这一点,你就能断定?万一白剑偷袭他至死呢?”


“是有这种可能。不过,你并不知道,在卢不平和黄青丘进洞搜寻的时候。我们曾经审问过白剑,他吓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对于香草宫却也只是来过几次,远没有你了解。”


“这么说,我好心帮忙,却是露出了破绽?当真是百密一疏。”


“还有一点,你今晚带我们闯进道道关卡的时候,能把很多巡防卫士斥退。如果是刚刚升任堂主的白剑,又怎么能做到?所以,答案只有一个,你本来就是宫中地位极高的人,给他们看了你的本来面目。”


“你观察得倒是很仔细。”


“更何况?以白剑的身手,即便是偷袭,又怎么能一招干掉三个密宫护卫呢?”


“这么说,我真是破绽百出了?”


“你知道就好。最可疑的,是你单独去面对左右护法。以我对白剑的了解,他如果当真拥有这样的实力和勇气,也不会被我们要挟前来了。所以,答案只有一个,你便是卢不平,你先趁我们换衣服时,反杀了白剑,再易容成他的模样。”


“哈哈哈哈,你分析得头头是道。但有一点,你却猜错了。”


“不,这点我也猜到了,你也不知真正的卢不平。真的卢不平,早在遇到我们之前,就被你杀了。”


“哦?连这你也能猜到?再说说吧,要是说得好,我兴许连你也不杀了。”


“很简单,卢不平的功夫怎么样,我虽然不知道。但他和黄青丘齐名,而黄青丘的实力,在下却是领教过的,何能及阁下的十分之一?”


“你这句恭维话,倒是说得我很舒服。”


“不仅如此,那一手瞬间易容的功夫,也不是卢黄那等庸才能学会的。”


“光是拍马屁,可不够让我饶你性命。”


“你也许不记得,在离开无涯洞之前,我又进去看过。正如你们所说,翻烂了许多地方,才找到‘九阴玄丹’。可我却在废墟之中发现,有一处两丈深的石洞,竟像是人为劈开的。想必,这也是阁下的杰作了?”


“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了。那你能猜出,我是谁吗?”


“我记得,青云山五丰观,原本传承自古老的青云道宗。清风道长有一门绝技,叫做化气凝实。练到极高境界,周身都能形成一股气墙,便是这先天罡气。这实在是青云道宗的不传之秘……”李云旗顿了顿。


“所以呢?”“白剑”已经微微变色。


“清风道长曾经跟我说过,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玉玑子,天资卓越,却误入歧途……”李云旗还待要说,却被“白剑”骤然打断。


“住口,你若再说一句,我便撕烂你的嘴。”


“这么说,前辈承认自己是玉玑子喽?”李云旗似笑非笑地说。


“你说得都不错,贫道正是玉玑子,却与青云道宗,和清风那家伙再无任何瓜葛。今天,便叫你见识见识我的真面目。”


说罢,他猛地扯下一张面皮,从“白剑”化作“卢不平”的模样。


再一扯面皮,又从“卢不平”变作一个威风凛凛的中年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