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后会对你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不能因为过去那些事就否认我对你的情感,黎玥,我承认我过去的年轻气盛对你造成了伤害,你们说的对,我根本不懂怎么表达爱,甚至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错误的示范,我是混蛋,但是我从来没有不喜欢你过,”


顾清晏明显的急了,他抓着黎玥的肩膀,就像是怕她下一秒会不听他说完话跑掉一样。


“我对你的感情没有过半分虚假,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过。”


“我也是,”黎玥红着眼:“我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过,具体说是,从来没有比喜欢上你更让我后悔的事,顾清晏,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对我好一点,我现在或许不至于一无所有。”


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气音很弱,像是憋在心口的一块石头挪了位置,露出来了一点缝隙,流出来的一点点委屈和秘密。


“我以后会对你好,你不会一无所有。”


“晚了。”


黎玥一句话,将顾清晏所有现场紧凑出来的话都堵了回去:“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百米外的街道上传来急救车的声音,受伤的人被抬上了担架,或许还没来得及通知他的家人,周遭连哭叫的声音也听不到。


“黎玥....”


黎玥摇摇头,一根一根的将他的手指掰开,向后退了两步。


“顾清晏,我奶奶走的时候,也像车祸那里一样,周围一个亲人也没有。”


——


孔喃的车是在二十分钟以后到的。


他到的时候顾清晏正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大衣搭在手臂,将近零下十度的天气里只穿了一件白衬衫,两眼无神望着前方地面,看起来颓废极了。


“我的妈,顾清晏你烧包啊你,什么天你就穿个衬衫,我特么羽绒服裹着都打哆嗦。”


顾清晏抬了下眼皮,只在孔喃的脸上停留了一秒,低身干呕了起来。


“.....”


孔喃不高兴了:“呵呵,合着您是吃多了不消化吐不出来,找我过来给您催吐呢?”


“没有,黎玥晚上吃的焖锅里葱太多,我胃里不舒服。”顾清晏捂着胃说道。


“哦,明白了。”


孔喃挨着他坐下:“让我猜猜,又从小月亮那儿栽跟头了?那也不能伤心到呕吐吧?”


“没有的事。”


“你可拉倒吧。”


孔喃一副人生导师的架势:“你这追女孩就是差劲,先不说别的,你这干嘛呢?这什么天手机天气预报没告诉你你自己的感觉器官也得跟你说了吧?穿这么点衣服搁这儿坐着有家不回,想冷静冷静你上天台啊跳海冬泳啊,坐这儿有什么意思。”


顾清晏又干呕了两声:“我不会追人,”


他顿了一下:“追也没用,黎玥恨我。”


“你这话说的,哪儿来的什么恨不恨的,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孔喃画风一顿:“不是吧,你....”


“动动脑子,你觉得可能?”顾清晏昵他一眼:“我只喜欢她一个人。”


“哟呵,现在知道承认了啊,早干嘛来着,自作自受。”


顾清晏这下没反驳,他说得对,他就是自作自受,自己把自己往火葬场里推。


孔喃继续说:“还有你说的,什么叫不会追人,因为你是少爷。你就不会追人?那小月亮当初不也是第一次吗,她怎么就会追你?”


“这不是重点,我说的重点是她现在不喜欢我,她恨我。”


孔喃:“我听见了,听我把话说完啊。她为什么恨你?”


“不知道,”顾清晏也说不清:“可能是我以前对她不够好,她奶奶没了,她最脆弱的时候我也不在她身边。”


“这样啊,”孔喃摸着下巴点点头:“哎你能不能先上车,你不冷是你不冷,我这冷的不行了。”


顾清晏“嗯”了一声,刚才他脱大衣也只是想让自己冷静一下,有一说一,是挺冷。


二十分钟前,黎玥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倪好发了消息,倪好开车过来接她,她一句话不多说的上车跟人走了,把他扔在这儿,连句再见也没说。


孔喃找了个临时停车的地儿,刚要放空挡拉手刹,被旁边的人使唤不停这儿,换地方。


车子东拐西拐,最终停在了黎玥家小区门口。


“不是吧你,”孔喃直摇头:“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看见我们顾总这种卑微模样,怎么着,用不用我给你买个喇叭,再给你做个黎玥我爱你的横幅?”


“你能不能少说点废话。”


车里开车暖风,吹走了空气中的寒意,顾清晏脸看向窗外的小区,望着万家灯火,仿佛这样能离她近一点。


孔喃翻了个白眼:“找我来又说我废话,要不车给你,我自己打车回去了,我又不欠你的。”


“我是真的烦,”顾清晏脑袋靠窗:“我要知道有今天这一步,天大的事发生我也不能扔下她一个去面对。”


“你说的容易,你是这么想,黎玥估计就得想早知道离你远一点,也就不用受那么多委屈了。”


“啧。”顾清晏不满:“你到底哪边的?”


“我哪边也不是,我就事论事。”


孔喃作为两人爱情的旁观者,看的也算清:“你俩呢,一个不肯说真相想尽办法躲,一个稀里糊涂什么也不管往上凑,中间发生什么事我不知道,看你这架势你估计也不明白,你一门心思想跟她和好,给她承诺,问你个问题,你当黎玥是傻子吗?”


“小时候家长总骗我们,只要你考试考满分,就带你去游乐场,给了你期待,但你考了十次满分,可能也只会带你去一次。第二次的时候他们会说‘你不是已经去过了嘛,再去有什么意思’,然后我们就不再期待,黎玥从你这儿受了伤,她像努力的小孩一样在你面前表现的更好,可你连基本的承诺都不给她,等她不再相信你了,你再去承诺会对她好对她怎样怎样的,你觉得她还会信?”


顾清晏陷入沉思:“我说的是真的。”


“没说你说的是假的,我的意思是找到问题关键所在,就像黎玥追你那会一样,她想尽办法熟知了你的爱好,你也是时候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了,她心里有个疙瘩,或许这个疙瘩跟你有很大的关系,也可能什么关系也没有,就是一件事,让她发生了思想上的转变,这也不奇怪,但既然你决定要让她回到你身边,你就想办法吧,别急着把人拦过来就完事,听你刚才说的事,不能说黎玥经历了什么让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事,但也绝对让她受打击不小,没准还跟你有关。”


顾清晏点了点头,难得觉得孔喃的话很有道理。


“而且我觉得,小月亮现在挺脆弱的,家里一个人都没了。还要自己一个人创业,说到底才二十几岁,也没咱们几个家里的背景,出去不知道得受多少委屈。”


“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顾清晏信誓旦旦:“我会帮他。”


“说得好听,就从你这儿受得委屈大,还有脸说呢。”


孔喃叹气摇头:“我要是你,有黎玥这么好的姑娘追我,别说作了,就是要星星要月亮我也得给她摘下来,谁会跟你似的,不知道珍惜,最后火葬场了吧?”


顾清晏点头,反应过来又觉得这话不怎么顺耳,:“想什么呢你,有你什么事?”


“我就打个比方,你急什么?”


孔喃骂骂咧咧:“我是让你加深一下对自己以前所作所为的愧疚感,能让你接下来的日子好好做人,你他妈把我当什么人了,踏实的吧你,你的情敌不是我,对方比你后台硬多了!”


“.....”


“什么情敌?什么后台?”


“哦,对了,忘了你不看wei博,那什么,”


孔喃搓了搓鼻子,掏出手机,点开wei博热搜榜给他看:“这不是今天晚上比赛吗,我在家也看了,要不说小月亮跟你受委屈了呢,你瞅瞅人家一晚上吸了多少粉,还有给她组的cp”


“CP??”顾清晏对这种新兴词汇并不是很通。


“你看你,2G网速了吧,就是她跟她那个小学弟啊,粉丝们给他俩组合了名字,叫一轮清月,果真是看脸的时代啊,别说,让他们这么一截图,他俩看起来还真有点配。”


孔喃越看越觉得这图截的挺好,还煞有其事的摸摸下巴点点头,品味着什么。


而他身边这人可不这么觉得了,顾清晏后槽牙几近咬断:“配你妈——”


“咔嚓。”


布加迪威龙操作杆被人直接撅断。


“顾清晏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这尼玛是老子新买的车!!你给我滚出去!!!”


——


翌日上午,黎玥去了工作室。


“哇哇哇黎玥姐黎玥姐,我从刚才进来就开始接电话,今天我们收到了好多好多订单!”


电话铃声还在响着,思思一副中了彩票的语气,就差蹦起来了:“而且都是大单子,最早的一个预约今天十点就要过来量身!!!”


黎玥一副早就预料到的表情,宠辱不惊:“这说明我们这一步走对了,这次只是过了初赛,等决赛胜了以后,我们肯定还能往更好的方向走。”


“那是肯定的,但是不知道决赛的评委团队里还有没有昨天那个姓徐的男的,”


一提到这儿,杨敏就来气:“这人都不配让我叫上一句老师,德不配位,明明我们做的已经很好了,方玲老师都认可了我们,他非得给自己拉存在感,我现在一想起他这人就恶心,真以为大家忘了他干过的事了。”


“好了好了,”黎玥耐心安抚:“决赛到时候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不是说决赛和初赛赛制不同么,谁知道到时候怎样呢,别管他了。”


康国辉摇摇头:“这人品行不正,年轻时我跟他打过交道,急功近利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现在能混到这种程度也算有手段,不管赛制怎么变,他如果还在评委组中,都有一定的话语权,我个人认为别太放松警惕。”


“这个我清楚,我会想办法调查的,先不说这个了,等下顾客来了先给客人记得好好接待,到时候叫我出来。”


黎玥刻意扯开了话题,她自然是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只是觉得很无力,冥冥之中又发生了很多事,将她跟顾清晏扯在了一起。


她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