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九窟之上无梨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被孟善突然转向他的话头惊讶了一瞬,白一看向对面似笑非笑望着自己的孟善,顿了顿开口说道:“孟公子若是执意登九窟山,白一尝试一番也未尝不可。”


“看吧,我就知道咱们白一可以。”


白舟尴尬的笑了笑,开口附和了一句,“若白一真的可以飞过去,那就太好了。”


孟善把手里的绳子递给白一,笑道:“那就麻烦白一带着这根绳子飞过这个峡谷,把另一头系在对面,我们好借力越过峡谷。”


白一接过绳子,垂眸看了看,便沉默不语的走过去。


其实,这个宽度对他们习武之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只不过是心中对九窟山的敬畏,还有对九窟山上未知事物的恐惧,让他们有些望而却步。


白一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绳索,沉了沉气。


现在,可不是退步的时候。


脚尖轻点,健步如飞,白一的身体直接就凌空飞起,风驰电掣,飞速掠过峡谷上空。


他带着的那根粗绳索“嗖”的一声,紧跟他的脚步而去。


白一带着绳索的一端飞去九窟山,白二则在这边拽着绳子的另一头。


很快,白二就感觉到了手中的绳子猛然一紧,紧接着手中的绳子传来三下有节奏的振动感。


白二沉眸眯了眯,确定两端绳子都固定好了,才转身对白舟点了点头,继而看向孟善说道:“孟公子,绳子已经搭好了。”


孟善伸手拽了拽绷直的绳索,拿起地上的铁索环自己留了一个,又分别递给白舟和卫子龙一人一个。


孟善扬了扬手中的铁索环,勾唇笑道:“桥搭好了,我们过去吧!”


白舟抿唇,用力的点点头。


孟善看他一副心中害怕的要死,却强作镇定的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反而是卫子龙,他摸摸身边的绳子,又瞅瞅手里简单的铁索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孟善。


这装备会不会太简陋了一些?


“我们要不要再加一条绳子,一根会不会太不安全了?”


“卫公子放心,白一他们准备的绳子都是质量最好的,保证万无一失。”


卫子龙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你说这话的时候手能不能不要抖,我原本只是有一点点害怕,现在被你说的有一点害怕了。”


“咳!我……我这是被山风吹的,有些冷罢了。”


白舟故作镇静的样子,说服力实在是太低了。


孟善看着他们俩这个怂巴巴的样子,心中好笑,垂眸看了看手中的铁索环,直接“啪”的一下扣在白一白二搭好的绳子上,灵活的身子猛地向前一荡,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很快就隐没在峡谷中的云雾之中。


白舟眼尖,一眼就看见靠着绳索划过去的孟善,惊叫一声。


“孟善!”


“卫公子,孟善已经过去了,白舟也先行一步了。”


白舟朝卫子龙拱了拱手,也是一咬牙,一闭眼,抓紧手中的铁索环,猛然滑了过去。


“哎!”


卫子龙伸在半空中的手僵了一下,尴尬的抽回来在身上摸了摸一手黏糊糊的冷汗,瘪了瘪嘴,“一个两个走着快干嘛。”


眯着眼睛朝下面一眼望不到底的峡谷看了看,卫子龙心脏砰砰直跳,最后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不管了,大不了一死。


“呼!”


卫子龙深呼吸,最后一闭眼也是跟着滑了过去。


白二见所有人都过去了,对身后的四人开口说道:“你们两个随我过去,你们两个留在这看好这里,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好接应我们。”


四人点头应允,“是。”


九窟山。


孟善身后拉起被吓得哆嗦的卫子龙,不出意外的嘲笑了他两句,顿时惹来卫子龙的咆哮怒吼。


“嘘,小声点。我们这偷偷上来,别大事没办成,先惹来旁人注意,到时候直接被赶下山,那就得不偿失了。”


有怨说不出,有气撒不出,卫子龙真的是憋了一肚子气,可是碍于情况特殊却不得不忍下来,“哼!”


“等回了和陵城,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好好,等回去我们再好好交流一下。”


交流?


卫子龙瞪着眼怒视孟善,要不是看在刚才他伸手拉自己上来,他真想一脚把他踹下去。


真是气死他了!


两人只不过说了几句话的功夫,白二和剩余两个护卫也顺利过来了。


孟善看了看对面,心知白一和白二早已做了安排。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出发吧!”


两个护卫留下,看守他们搭建的绳桥,孟善,白舟,卫子龙,和白一白二五人则去九窟山山顶。


或者说,此刻,他们已经在第九窟之上了。


因为山下也正值春季,这九窟之上的绿草如茵,鲜花遍地倒也不是多稀奇,再说,他们几个大男人对这些花花草草的也不感兴趣。


“这周围看着很是平常,跟我们刚才所在的平邑山,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呀。”


白舟看着这跟普通山林没有区别的九窟山,实在想不通为何大家把这座山传的那么神奇。


明明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山峰,躲在草丛里的兔子,飞在花丛里的鲜花,叽叽喳喳的小山雀……


没有一点传说中的神秘。


走了这么久,什么有价值的发现都没有,卫子龙也不耐烦了。


“我们这都走了两个时辰了,别说仙鹤,九猫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没有见着。


什么创世高人隐居的山林,我看就是古人杜撰的野史,这九窟山跟其他山峰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卫子龙冷哼一声,一脚踢开脚下的一撮野草。


孟善也是奇怪,他们明明就在第九窟之上,别说传说中的梨花林了,他们连一颗梨花树都没见着。


“这不可能啊,这里就是九窟山,我们现在就在山顶,怎么找了两个时辰,连梨花林的毛都没看见?”


“孟善,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或许根本不是九窟山?”


“不可能,九窟山就在平邑山之后,和陵城的人还因此津津乐道,说是距离近,还会受那人庇护呢!”


“这个倒是真的,我们都是从小听到大的。”卫子龙也难得的没有反驳孟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