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误会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暖大地正文卷第五十二章误会1王老走后,王二狗一连三日蹲在村委会撒泼打滚,何袁好吃好喝地规劝着。


王二狗住在老王曾经住过的地方,时而发呆时而咒骂又时而坐在院子望着远方。


终于在第四天,王二狗离开了,什么都没留下,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人再见到他。


何袁一直为这事深深自责着,她一直以为自己做了好事,可从王二狗的反应来看,好像不是这样。


浑浑噩噩又一天,何袁走在田埂上,这里的山很大,大到一眼望不到头。


刘春雨端着一碗饭坐到她身边,脸大个碗里盛着米饭,米饭上盖着一层红红的辣椒泥和几块咸菜。


“刘婶,你中午就吃这呀?”


刘春雨刨了一大口,满脸陶醉,一脸幸福地说:“小何书记,你可别小看了这辣椒和咸菜,我们这没有菜吃的时候,全靠这个。”


有这么好吃?


“也不能总吃这个呀,没有营养。”


“小何书记,谢谢你呀。”这个年轻的女娃是一心为了他们,帮大家弄了鸡舍,卖了柿子,她打心眼里觉得何袁不错。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何袁叹了口气道:“谢什么呀,我什么都没做。”


“你已经做了很多了。”刘春雨道。


“刘婶,我来这就是为了帮助大家摆脱贫困,快半年了,我除了卖了点柿子,其他什么事也没做。”


这里水不通,路也不通,就连电线杆子都还是木头的。


村里大人小孩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每次看到工资信息时,她都觉得心中有愧。


汇报工作时,连声音都小了许多。


苟林忠看着何袁垂头丧气的模样,说道:“扶贫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上次那个项目成了,公司准备拿几十万出来扶贫。”


何袁立即来了精神:“真的。”


苟林忠笑着道:“现在你要想的是如何把这几十万用在老百姓身上,让他们得利。”


几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可要用好这笔钱也确实不容易。


几十万还没有想到怎么用,县里又说要修路,乡里召集第一书记去开会。


乡里几位第一书记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大家坐在一起,说着村里的情况。


何袁一番听下来,发现就他们村条件最差,叹了口气道:“唉,你们别抱怨了,最恼火的在这呢。”


何袁指了指自己,又摇了摇头。


众人安慰道:“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只要把路修好了,还怕不能致富吗?”


何袁心想,村里劳动力少的可怜,咋致富啊。


“嗯。”何袁牵强地笑着。


乡里开了大会村子里就要开小会,何袁召集老支书和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说了修路这件事。


“修路是好事啊,路好了,娃娃们上学也就方便多了。”老人有些驼背,沙哑的声音慢慢响起。


“是啊,修路是好事,可是修路要占大家的田地,我怕村里的人不同意,找各位叔叔爷爷来商量一下。”


老支书点点头:“着确实是个事,村里人都把田地当命,要是不沟通好,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各位都是村里有名望的,沟通这事还得拜托各位了。”


何袁知道,他们说的话比她这个第一书记说话管用多了。


几位老人也没有推迟,各自包了几户,打着包票说没问题。


众人散去后,已是黄昏,何袁煮了一碗面,望着手机发呆。


林澈已经有一周没联系她了,她心中忐忑不安,踌躇半天,她主动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通了,接电话的确是一个女的:“喂,你好。”


怎么是女人的声音,何袁有些慌了,提高音量:“你是谁?林澈呢?”


“哦,我是他朋友,你是谁?”女孩的声音有一丝懒散。


“我是他女朋友。”何袁心里七上八下的,他该不会是不喜欢自己了吧。


“好的,那我帮你转告他。”


“谢谢。”


何袁挂掉电话,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


她翻着聊天记录,看着两人的合照,心里如猫抓一样。


他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是不是后悔了?


是不是不要自己了?


无数个为什么在脑海里闪过,无数疑问在心底发芽。


这一夜注定无眠,一大早她就买了火车票,她得去问问,到底是为什么。


苟总说要不了多久就会开通两地的动车,听说以后到省城只要几十分钟。


何袁走之前特别换上林澈给她买的羽绒服,化了一个淡妆,穿上新买的靴子,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就不一样了。


何袁来到林澈家门口,从白天等到黑夜,终于在午夜十分等到了。


“林澈。”林澈回头望着路灯下冻的瑟瑟发抖的何袁,连忙跑了过来。


“阿袁,你怎么来了?”林澈依旧是往常的模样,就连语气也是和往常一样。


何袁看见他,眼泪涮的一下就流下来了:“我……,我想你了。”


她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自己的疑惑,她有些害怕,怕自己猜想的都是真的。


林澈揉了揉何袁的头发,无比温柔地说:“傻瓜。”


何袁抬起头,他还是他,可是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发消息呢?她想不明白


林澈扶着何袁上了车,开了空调给何袁暖身子。


还没等何袁说话,林澈便开始了:“阿袁,你最近怎么了?怎么都不理我呢?”


什么情况?


什么叫我不理他?明明是他不理我啊!


何袁望着林澈:“林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难道被她发现了?


即使林澈掩饰的很好,何袁还是在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发现了一丝慌张。


看来,是真的有问题。


“阿袁,我怎么可能瞒着你呢?真没事。”林澈举着手对天发誓。


何袁摇摇头自顾自地说:“你已经有半个月没联系我了?我打电话不接,发消息也不回。”


林澈一脸懵逼:“不是,阿袁,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发消息你没回啊。”


林澈赶紧掏出手机,发现自己把她拉黑了,而自己手机里的何袁另有其人。


“我们都被人耍了。”林澈心中一惊,他以为何袁变心了,不理他了,结果……。


何袁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她赶紧问道:“你知道是谁吗?”


林澈摇摇头:“不不知道。”


“有没有可能市凌香?”她这个大学同学痴缠林澈许多年,很有可能就是她。


林澈摇摇头:“她没有机会碰到我手机。”


忽然他想到有一个人,而何袁则在此时望着她,她轻轻说出:“你妈?”


林澈点点头,忽然一阵急促的声音想起。


林澈转头,只见林母穿着一身红色的睡袍站在车子旁边。


林澈一个机灵,打开车窗喊到:“妈,大半夜的你不要这么吓人。”


林母冷冷地看了眼何袁,然后对着林澈说道:“还不回家?”


“妈,我先找地安置下袁袁。”


林母笑着道:“不用,她住我们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