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有一种伤痛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暖大地正文卷第五十一章有一种伤痛2天气越来越冷,牛头的柿子红了,犹如一个个红灯笼挂在各家各户门前。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儿女,大自然给的馈赠让这个村子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村里以前制作的柿饼都是自己吃或者送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东西也可以卖出钱。


何袁以村委会的名义注册了《玲珑柿》品牌,又委托李雯雯找了一家靠谱的广告公司,制作了不少包装。


于是在老支书的带领下,家家户户开始制作柿饼。


何袁则到各单位推销,经过几次碰壁后,何袁又厚颜无耻地找上秦月。


秦月也没有推辞,她已经把何袁当作自己人看待,一个电话就帮他解决了销路。


不知道是恋旗袍成瘾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在天寒地冻的时候秦月依旧一身旗袍行走在人世间。


“小何,很多事情要试一试才行,有的经历即使不好但它也是拿钱都换不来的。”


她不喜欢何袁动不动就找人帮忙,这个世界上最贵的就是人情,她还好,万一是其他人呢?


何袁大抵是没有听明白,问道:“不好的经历为什么要有?很多事情明知道不行为什么要去做无用功?”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秦月摇摇头道:“你这样的观念不对,要是你不认识我呢?这件事你该怎么办?”


“据你所言,你思考一番,分析一番,觉得找我帮忙是最快的?可是我为什么要什么事情都帮你?你想过没有?为什么?”


何袁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委屈地站在一旁。


她确实想了最简单的办法,她也确实没想到秦月会不快。


秦月的声音犹如一记警钟一遍又一遍在她脑海里回想,如果没有她,也许会去工地打工,也许会早早嫁人。


可她不欠自己的,她没必要这样帮我啊。


何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默不作声。


“天晚了,今天就在这睡吧。”秦月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无论她说什么何袁都会同意。


即使她已经和李雯雯约好去见见她男友,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


程程随着顾家二老回出去旅游了,这座大房子里就她们两人,由于没什么话讲,何袁早早就上了床。


“何袁,你怎么回事,我们在KTV等你呢?你怎么还不来?”李雯雯几乎咆哮式吼道。


何袁一个劲道歉:“对不起,雯雯,我今天可能来不了了。”


李雯雯望着包间里的玫瑰花和蜡烛,她希望她的求婚仪式有朋友在场,可是……。


韦金看着失落的李雯雯,一把拉她入怀,柔声道:“怎么了,宝贝?”


李雯雯笑了笑:“没事。”


韦金拉着她见了他的朋友们,绝大多数都是事业有成的大老板。


她对韦金很满意,都说看一个男人是否爱一个女人,就要看他是否愿意带她见家人朋友,看他是否舍得为自己花钱。


这一切他都做到了,即使曾经有过不美好,但那都过去了。


李雯雯还是给何袁分享了她的快乐。


拍了好些照片给何袁,何袁望着脸上写满幸福二字的李雯雯,无限惆怅。


最近她明显感到林澈和她联系不是很密切了,很多时候都是她在主动找他。


她发了信息给他,也不见回,打电话也不接。


人嘛,总是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反省自己,鞭策自己,鼓励自己。


何袁也不例外,望着手机照相机里的自己说道:“何袁,你要加油,你要努力,你是最好的。”


说完又看了看网上的心灵鸡汤,觉得自己未来一片光明。


次日,何袁被电话早早惊醒,她不耐烦地拿起手机:“喂。”


“小何,老王不行了。”电话那头传来村支书的喘息声。


何袁立马睡意全无,急急忙忙地道:“老支书,你慢点说,是老王不行了吗?”


“是,他想不开撞墙了,现在往县医院去的路上。”


老王支书简单交代完,又喊到:你们慢点,慢点。


村里没有小车救护车一时又来不了,老支书准备了牛拉车,慢慢往城里去。


众人推着车子,顶着月光一路前行,半小时后,救护车终于来了。


老支书安排了两人随车,自己留在村子里。


何袁到了医院被告知老王已经去世了,刘春雨也是随车的人,她啃着馒头茫然地望着远方,喃喃道:“为什么呢?生活再难,日子不得继续过吗?”


儿子每个月寄1千元回来,还再和她抱怨:“工地日子太苦,想回来。”


近几年玉米水稻都不值钱,留下人和猪的口粮,几亩田地的粮食才买了1千多块钱。


她自然不同意儿子回来,又哭又闹才定了儿子不回来的心。


一千元哪里够啊,她连油盐都小心翼翼地吃着,生怕放多了。


她这么难,不也在咬牙坚持吗?老王还有年轻书记帮衬呢……。


何袁拍了拍刘春雨的肩膀:“刘婶,走吧。”


人走了,总得送送。老王的丧期定在三天后,是个宜动土的日子。


平日里不见踪影的王二狗终于出现了,虽然穿得破破烂烂,眉目确是清秀的。


他朝老王的棺木磕了几个头,然后面目表情地走向何袁。


“啪”,一巴掌打在何袁脸上。


“小兔崽子,你犯什么浑?”看支书拦在二人中间,恶狠狠第盯着王二狗。


“王爷爷,你让让。”王二狗异常淡然。


就是这个女的,害死了他爷爷,他得给她点教训。


王二狗紧紧握着双手,双眼迸发出森然的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你娃娃,一天耍长了?第一书记你都敢打?”老支书的烟锅毫不留情地落在王二狗头上。


一下,两下,三下……。


王二狗无动于衷,只是紧紧盯着何袁。


何袁被盯的心底发麻,对支书说道:“王叔,没事的。”


“呸。”


一口黄白相间的痰落在她黑色的头发上,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就是你,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谁让你把我爸爸接出来的?”


“你以为你是谁?王母娘娘吗!你以为你是观音菩萨吗?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爸爸怎么会死?”


“他在家里待的好好的,你非要把他弄出来,把猪杀了,他有了猪就舍不得死,你知道吗?”


“你什么也不知道,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下凡来拯救我们这些贫下中农。”王二狗说着说着竟然坐在地号啕大哭。


“你以为我们家臭脏,你就要把家给我弄散,猪没了,爸也没了,你却好好的。”


王二狗开始哭了,一哭自己命不好,二哭他爸走了。


在王二狗的哭声中,何袁又是一阵懊恼和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