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谁都不容易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选址,订餐、酒水里面门路多多。


除了苟林忠言传身教之外,林澈这个公子哥也跑来出谋划策。


“要地段好,味道好,安静的地方;要菜品丰富,样式精美,味道独特;要拿的出手,好喝不贵,”苟林忠总结了一下:“这是一门综合学问,你只要学会了这个,你就不会被边缘化。”


林澈来的及时,刚好听到这一番高论,不由地为何袁感到高兴:“何袁,这是你们领导吧?”


林澈带着一身阳光跑了进来,脸上还带着些许汗水。


何袁连忙介绍:“苟总,这是我男朋友林澈。”


苟林忠点点头:“你好,小朋友。”


林澈一如既往乖巧:“苟总好。”


“你们俩聊,我先回房间了。”


苟林忠走后,何袁黑着脸说:“你怎么上来了,我不是让你在大厅等我吗?”


林澈摸了摸鼻子,委屈巴巴地说:“你不是说苟总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睿智,如何如何.......。”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你少来这一套,你就是不放心。”


林澈摊摊手:“好吧,我承认,我只是来看你的,绝对不会告诉你我找到一个好地方。”


“能接待大领导吗?”


“能。”


何袁表示持怀疑态度。


“人家能喜欢那里吗?”


林澈笑了笑:“其他我不敢保证,这个是肯定会喜欢的。”


何袁凑近看了看,疑惑道:“你怎么笑的那么猥琐?”


“有吗?”林澈赶紧拿出手机照了照。


还好呀,这么灿烂。


“有。”何袁很肯定,非常肯定。


不得不说,林澈简直就是吃喝玩乐的金牌选手,他安排的一切都恰到好处,宴请进行的很顺利,林总很开心,苟总很开心。


最后的结局是,何袁很开心。


这是她第一次独立完成省城的接待任务,从苟总的话语中,她能清晰明了的明白这次他有多满意。


为了表示感谢,何袁特地送了林澈一件衬衫。


“诺,奖励你的。”


林澈眼里放光,双手拿过袋子,拿起衣服闻了闻:“真香啊!”


何袁嘟着嘴:“好了,我得赶紧进站了。”


“去吧,去吧。”


何袁看着满眼只有衣服的林澈说道:“喂,我走了。”


林澈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抱住何袁,佯装痛苦万分:“你走吧,我会好好的。”


何袁推开他:“你正经一点。”


‘哎呀,快走,快走,别矫情。’林澈挥挥手。


好吧,她确实有些矫情,又磨蹭了一会,扭扭捏捏道:“你空了记得过来。”


林澈终于正经了,一点严肃地回答道:“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的。”


何袁摇摇头:真是个戏精。


心情好,在远的路都会觉得近,经历过这一次,何袁待人接物的水平有了很高的提升。


慢慢地,在同事和领导眼里也算是优秀人才。


不知在何处听闻何袁有考公务员的想法,苟林忠又开始找她谈心谈话。


比如:是公司待遇不好吗?


还是和同事相处的不愉快?


有比如:是不是有人给你气受了?


还是工作压力太大。


何袁摇摇头说道:“苟总,我只是想试一试,不一定会成功。”


苟林忠放在手中的笔,想到,难道嫌我这庙小,还是翅膀硬了要飞了?


不行,这么好的苗子可得留住了。


“试什么试,好好干,再过两年再给你升一级。”


还要升一级?现在工资五千了,那再什一级?


那岂不是还完债,还有一半?何袁没有细想:“我想为人民服务。”


苟林忠笑着道:“你现在也是微人民服务,是为经历社会发展做贡献。”


何袁想了想,其实公务员和在企业本质上应该市没有变化的,都是在做事,只是他们服务性更强一些,企业盈利性要强一些。


“那,那他们说没有公务员稳定。”何袁没把苟林忠当外人,小声说道。


苟林忠有些生气:“糊涂,你到企业多久了,块两年了吧?你还没把性质弄清楚?什么稳定?自己有本事才稳定。”


苟林忠冷哼一声:“没本事的人到哪里都不稳定!!!”


他有些生气,自己一手培养的人,还没开始为公司做贡献,就想着要跑。


不是看着多次互相帮助的份上,按照他往年的脾气,早就开骂了。


何袁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能默默点头,一会蹦一个“嗯”字出来,表示她在听。


苟林忠说了一会觉得口干舌燥,黑着脸道:“给我接杯水来。”


何袁立马喜笑颜开:“好勒,苟总。”


在苟林忠循循善诱下,何袁终于把一颗心放在怀里,不再东想西想。


何父何母见每月能给她们一千元,也不再张口闭口公务员什么的了。


这样没有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后,何袁小日子过的还挺不错。


偶尔跳跳舞,练练瑜伽,偶尔也会学习学习陶艺。


真正改变她生活的还是因为国家要全面脱贫,全民小康这一宏愿。


何袁在想,中国这么贫困人口,如何能让人人都过上好日子,让人人都奔小康。


这实在太难了。


任务布置下来了,何袁的公司联系了一个乡镇6个村,需要公司派驻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


何袁率先举手了,她记起来了,记起当初一定要借钱读书的目的了。


她要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


苟总没有直接同意,私下来对她说:“你确定要去?”


何袁点点头,异常坚定:“一定要去。”


“去了,升职有可能就会延期。”


何袁目光闪烁:“没事,我还年轻。”


苟总见此也没有再多说,因为这情景似乎似曾相识。


他当初也是在省城,自告奋勇想到一线大展手脚,结果到了才发现,下来一时爽,回去就太难了。


离开了就会有新人来,离领导越远存在感就越低,慢慢的,他们似乎忘了在这个小小的东阳市还有一个小小的他。


说后悔,他也不后悔,只是有些不甘。


也许不离开会给静宜更好的生活环境,也许不离开他会发展的更好。


“好吧,那你回去准备下吧,会待很长一段时间。”苟林忠提醒道。


何袁听到此话,开心的忘乎所以,讲了平生最大胆的一句话:“苟总,你真的是个大好人。”


苟林忠在心里说道这不是废话吗?


不过脸上还是略为尴尬的笑了笑。


他还能说些什么呢?还有必要再说吗?


苟林忠长叹一口气,默默地说了句:少年不识人间样,一方豪气冲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