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谁都不容易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袁顺利升迁,单位同事对她的态度一改从前,有事没事就约着何袁吃饭,逛街,何袁呢也乐得其中。


食堂是一个探听消息,搞好关系的绝佳之地。


每个单位都有那么一两个喜欢八卦的人,每天用他们那张三寸不烂之舌细说人间杂事。


“袁姐,你有没有听说李雯雯给人当小三被原配抓住当街暴打呢?”


陈倩和她一样是刚毕业的女孩,不同于她的沉稳内敛,陈倩是一个心思活络,性格活泼的小姑娘。


会说话,会撒娇,同事们也都爱和她一起玩。


她也就一点不好,就是藏不住事,任何事只要告诉了她等于就告诉了全世界。


何袁听到这话,顿时觉得手中的排骨不香了:“哪个李雯雯?”


“姐,你的死对头呀!”


“你不会连她都忘了吧?”


“怎么可能?”何袁心中一惊,立刻说道。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陈倩瘪瘪嘴:“你看她成天那妖娆劲,一看就是三。”


陈倩家境优越,对于这次龌龊见不得光的事,别提多讨厌了。


是以在说起事,脸上的表情也是丰富多彩的。


“你可别乱嚼舌根,这个城市这么多人,重名字的人那么多。”


“再怎么说,曾经也是同事,你别乱说话!”


陈倩像发现新大陆一半,惊呼道:“天啦,姐,没想到你除了长得漂亮之外还有一颗菩萨心肠呢?”


“你简直太善良了,对你的仇人都这么仁慈。”


陈倩双眼冒着星星,一脸崇拜的样子。


“好了,你别拍马屁了,别乱说了,小心别人告你诽谤!别为了一时开心惹了官司。”


何袁决定还是吓唬吓唬她,免得他到处说。


“有这么严重吗?”陈倩一脸无辜。


“有。”


何袁点点头。


“唉,真没意思。”


“对了,姐,最近单位来了几个帅哥,我们准备下班后去嗨皮嗨皮。”


“你一起去吗?”


何袁想了想,自己还得回去看书,要不然有该被林澈数落了。


“我就不去了,你们玩开心。”


“姐,你这样脱离群众是要不得的,你这样,大家会不喜欢你的。”陈倩眨了眨眼睛,指着旁边一桌人说道。


确实是帅哥美女一大堆,何袁笑了笑:“还是算了吧,我晚上”回去还有事呢?”


陈倩没在劝,何袁也没在听。


第二日,确实有人在背后议论何袁性情冷淡,不好接触。


何袁听过后,也只是坦然一笑。


最近,苟总越来越重用她,但凡大会小会,饭局出差她都会带着何袁。


日常也没机会和苟总聊天,今天看他春风满面,遂鼓起勇气道:“苟总,和静宜的关系怎么样了呀?”


苟林忠一想起女儿昨晚给他做的西红柿鸡蛋面他就开心,虽然盐多了还放了辣椒,但是这抹不了女儿对他的爱。


“还是多亏你了呀!”


苟林忠32岁才得了这么一个女儿,也算是老来得女了,由于日夜操劳,鬓上也开始有了白发。


“我这也是做了朋友应该做的事,我也希望静宜过得开心。”


苟林忠笑了笑:“你是个好孩子,之前对你多有误解,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既然苟林忠都这样说了,她肯定顺坡就下:“不会,不会,之前我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


苟林忠笑了,心想真是个心思单纯的小姑娘。


出差路上总算无聊的,火车又慢又吵,何袁感叹了一句:“好累啊,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像发达地区一样有高铁动车啊?”


“别急,快了,只要努力我们也会慢慢好起来的。”


何袁心想,领导说话就是谨慎,会就会,不会就不会嘛,非要说的这么模棱两可。


这样说,她也知道再过一百年,人人都会过上小康的。


“嗯,是的。”


她除了这样说,还能怎么办呢?


这是何袁第一次感受到了对接工作的痛苦,他们还是苦逼的乙方。


这么大的烈阳下,他们辗转无数个来回,坐在会客厅看着一波人又一波人离去。


茶水都喝了三四杯了,还是不能见到人,等到下班十分,苟总又让她去问问秘书,结果得到一个:“没空。”


好歹,苟总也是堂堂国企的老总啊,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


何袁气不过,准备质问一番,还没开始就被苟林忠拉了回来。


“你去告诉秘书,我们明晚请林总吃饭。”


何袁又巴巴地跑去,对方秘书又冷又凶:“明天林总没时间,后天吧,一会把具体时间地点发我。”


“好的。”


“真是小地方出来的,没有一点规矩。”


何袁心中替苟总委屈呀,不就一个项目吗?至于跑到这来受气吗?


“苟总,我们来之前就沟通好了的,明明他们临时有事耽误了时间为什么还那么横呢?”


“小何啊,我们是来求人办事,是让他们给我们饭吃的,态度要谦和。”苟总心平气和的说。


“可是,大家不都是国企吗?不都一样吗?”


何袁不解。


“不一样的,他们实力比我们雄厚,我们和他们一起合作,会极大地拉高我们的身价。”苟林忠慢慢解释着。


“就像,新生和一个很出名的老生一样,老生带着新生,新生是不是曝光率很高?”


何袁点点头:“是。”


“新生跟着老生做事,时不时不容易出错?”


“是。”


“新生和老生一起做事,时不时成功率更大?”


“是。”


“公司也是同一个道理,全中国有很多企业,每个企业实力都不一样,有大有小有强有弱。”


何袁茅塞顿开,感激地望了眼苟林忠:“我懂了。”


其实自己很幸运,从秦月到卢莹再到苟林忠,他们都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一样在看待,在教育,她不知道这种幸运还能持续多久·········


苟林忠笑着说:“懂了就好。”


后来何袁才明白,企业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也需要关心呵护,倾注心血才能一步步成长起来。


当她看到苟林忠为了一个项目卑躬屈膝,喝的烂醉如泥的时候,她才明白,其实每个人活的都不容易,都在苦苦的挣扎,只是有的表面看起来难,有的背地里看起来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