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叛逆少女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落地窗前,男人负手而立,一地的烟头充分展示了主人内心的煎熬。


苟林虎望着窗外,叹了口气,何袁说的没错,他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女儿一生。


风起尘埃尽,苟林忠亲手做了一桌子好菜。


今天他要深度剖析自己,要带静宜走出深渊。


苟静宜十分不愿意回家,可是家里老头子说要给她买车,这让她还是有些心动的。


推开门,家里被打扫的一尘不染,鲜花零食随处可见。


嗯·····。


爷爷奶奶来了?


还有有狐狸精要成为当家女主人了?


苟静宜带着无数问号走进餐厅。


精致的菜肴,讲究的摆盘,嗯,肯定是有狐狸精。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想到这,她拿起扫帚蹑手蹑脚地走向厨房。


她就说嘛,老头子怎么会有那么好心,给她买车,原来是想讨好她呀!


没都没有,她只有一个妈妈,这栋房子任何女的都不能住进来。


“吱呀。”


“啪。”


苟林忠刚打开厨房门,脑门就被突如其来的扫帚打懵,手里的糖醋排骨也顺势落地,伴随着碟子的破碎声躺在冰冷的地上。


苟林忠一身狼狈,望着眼前鬼鬼祟祟的女儿:“你干什么?”


“没有狐狸精?”


这老家伙肯定把狐狸精藏起来了,不行,得把她找出来。


“你让开。”


苟静宜推开她爸,力道之大,险些让他跌倒。


怎么会没有呢?


苟静宜看着空荡荡的厨房,心生怀疑,立刻转身上楼去。


一定在楼上!!!


只要动作快,她肯定来不及逃走,苟静宜挨个房间搜查,连衣柜也没放过。


“怎么样?”


“找到了吗?”


苟林忠看着垂头丧气的女儿说道。


苟静宜抬起头,怒吼道:“你把狐狸精藏哪了?”


“没有狐狸精,这屋里就我们两个人。”苟林忠解释道。


难道人还没来?


苟静宜指着苟林忠道:“老家伙,这房子的女主人只能市我妈,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


“你想什么呢?”苟林忠笑了笑指餐桌上的饭菜随说:“快,洗手吃饭了。”


这是五年来苟静宜第一次吃她父亲做的菜,味道总体还不错,看来是下了功夫的。


“别以为一顿饭就想收买我,想要进我家,除非我死了。”


苟静宜说的斩钉截铁。


苟林忠夹了一块牛肉放到她碗里,低声道:“静宜,爸爸错了,你原谅爸爸吧。”


这老头子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变得这么和蔼?


“那年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话音刚落,好好还是一脸怒容的苟静宜,脸色立刻变得阴沉,冷冷地说:“怎么?你还想标榜自己是个好人?”


“你当初不是承认了吗?怎么?现在又想翻盘?”


苟林忠怎么也没想到,在她女儿心里,他是这样一个形象。


“你误会爸爸了。”


苟静宜扒拉扒拉碗中的米饭,又在盘中挑挑拣拣,然后将筷子摔在地上:“不想让我吃饭,你就直说!!拐弯抹角的干什么?”


苟林忠能怎么办,只能一边哄一边说:“我是你亲爸,你闺蜜讹了我那么多钱走,你不心疼我?你把我当仇人?”


苟静宜冷笑:“苟总,我麻烦你,说话的时候照照镜子,吃香不要太难看。”


她生气了,她完全生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可是她爸,她亲爸非要把她拉回那一晚。


“她可是我闺蜜,一个初二的女生,她讹你?”


苟静宜觉得实在荒唐,她怎么就成了这个老流氓的女儿呢?


“她讹你,用得着用自己的清白吗?她那么小,你也下得了手???”


苟静宜实在恶心的慌,她忘不了那天晚上,闺蜜哭着从她老爸的房间跑出来,对她说:“她恨她,讨厌她……。”


那可是她闺蜜啊,她跑出来的时候,衣衫不整,腿上还有血,这是故意讹他的吗?


苟静宜笑了笑:“爸,人在做天在看,我妈也在下面看着呢?”


她几乎是咆哮着喊出这句话,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从全身各个地方袭来。


她蜷缩着,点燃香烟,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他在禽兽也是生她养她的人。


苟林忠知道她不相信,叹了口气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放下,你不信我没关系,但这事我确实没做过。”


“当初承认,也是怕她伤害你,这是这么多年我和他的聊天记录。你自己看吧。”


苟林忠给她留下一部手机,这里面有着困扰她五年的噩梦。


他打开又关掉,关掉又打开,反反复复好几次。


终于打开了,这些短信像一双手,慢慢剥开眼前的迷雾。


原来小雨的妈妈喜欢他爸,可是他爸嫌弃她嘛只是一个服务员,得知小雨和她是好闺蜜时,她便策划了这一出好戏。


五年时间前前后后从她爸手里讹到不少钱。


“其实,我可以不用被她讹的,我只是怕她在学校伤害你。”


苟林忠的声音慢慢响起:“哟对小雨有那么一些同情,所以为心甘情愿被勒索。”


一个十多岁的少女赤身裸体的躺在他床上,他多少会有些心动,虽然什么也没发生,可是毕竟看到了。


“唉,也怪我,怪我心软不肯报案,怪我对你的忽视,没有及时和你沟通。”


苟静宜笑了笑,她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都,五年啊,五年他放纵自我,纵容自己享乐,她想:你能做的我也能做,不就是享受吗?谁不会啊。


她忽然觉得很难过,她浪费了五年青春,让当年校花女神成为老师同学眼中的坏学生,他是多么的傻啊。


她以为她在赎罪,她以为她在为小雨不值,她自降身价看见她,让她觉得自己和他是一样的……


结果,结果,这一切只是一个误会,一个针对他爸的圈套。


一个为了钱,一个为了她,他们同时选择沉默,而她在中间用她的方式表示抗议,表达友情。


“你混蛋!!!”苟静宜满脸泪水,身体不停颤抖。


“爸,你害了我五年,哟有几个五年啊,我以为我的放纵可以报复你可以靠近小雨,结果呢?你早知道真相,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苟林忠:“我说过,你不信,哟说的越多,你就越讨厌我。”


说道最后,苟金忠居然也落泪了,他心疼她女儿,要看还有半学期就高考了。


可……


哭过,打过,骂过……


后静宜终于平静了,她扔掉那些稀奇古怪的衣服,配饰,注销游戏账号,换上白衬衣,蓝裙子,白球鞋。


她要做回自己,用半学期时间重回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