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风波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概过了一周,李雯雯捂着脸从苟林忠的办公室跑了出来。


她被辞退了,走之前李雯雯对何袁说:“其实,我早知道我会离开,只不过想拉着你一起而已。”


何袁不解:“为什么?”


李雯雯抹了抹眼泪:“因为你比我优秀,比我年轻,我不甘心。”


这是她心里话,她没有背景也没有好的学历,能到现在这个部门也是靠着拼命工作来的。


她不服气,凭什么她一来就到了这么好的部门,她处处放着光芒让她感到前路茫茫,她也没办法,如果不是因为她忽然闯入,也许她也不会上了韦金的床。


索性,他并没有负了她,答应给她安排个好工作。


她终究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也只能去其他地方。


何袁从来没想到事情的始因是这样的,她淡然地说:“也许在你看来我优秀,实则我很蠢笨,也很迷茫。”


“你让我受了委屈,我也让你得到你应有的结果,我们之间就扯平了吧。”


何袁不知道为何,听到李雯雯这话,她忽然想起自己在省城实习的日子,每个人都不容易。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大家都后退一步,毕竟这个城市这么小,日后也许还得相见呢。


何袁怎么也没想到,她和李雯雯再见面的日子来得这么快,而且场面极其尴尬。


李雯雯被人打了,并且被剥了衣服。


何袁扒开人群,看见几个中年妇女死死拽着李雯雯的头发,她的脸已经被打的一片殷红,嘴角也泛了血花。


“小狐狸精,长本事了啊,居然敢勾引我男人。”那妇女长得又胖又壮,李雯雯小身板根本就扛不住,一巴掌下去,她颤抖了一下。


李雯雯倔强的讽刺着:“你不是狐狸精,所以你男人不要你。”


林雯雯吐了一口血水,反正已经这么丢脸了,索性豁出去:“你活着的也没什么意思,又丑又老。”


听得这话,中年女子气急了,几人对着李雯雯又是一顿打。


何袁赶紧冲出去,脱下外衣盖在李雯雯身上,将她抱在怀里:“你们干什么?”


“滚开。”一人推开何袁,力道之大,大到她倒在李雯雯身上。


她连忙大吼:“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妇人张着一口黄牙讥讽道:“她当小三,我还犯法了?”


何袁大声说道:“打人犯法,她当小三不犯法!”


“呸,贱皮子,我看你和她是一路货色。”


黄色的痰散发着恶臭,落在她脸上:“你打吧,我报警,看是你犯法,还是我们犯法。”


何袁恶心的想吐,实在太臭了。


“你别管我,你走开。”此刻李雯雯羞愧的想要一头撞死在当场,居然被何袁看到,这让她如何面对。


旁边似乎有人对妇女说了什么,妇人恶狠狠地说:“要是再敢缠着我老公,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呸,贱货!!!”


妇人走后,何袁帮李雯雯穿戴整齐,带她回到家里。


李雯雯一把推开何袁,冷冷地说:“满意了吧,我这样子,你很满意吧。”


她像一具行尸走肉徘徊在房间里,毫无生气。


何袁没有生气,她怕她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会想不开,于是说道:“我们之间的恩怨早就清了,你这样,对我没有任何好处,我有什么可满意的?”


“呵呵。”李雯雯望着窗外,她想起韦金对她发誓说要和她永远在一起。


她不嫌弃他老,也不嫌弃有家庭,她只想和他在一起。


可是,她刚刚发了短信给他,他没有回······。


这都过去十分钟了,他怎么可能没看到。


以前都是秒回的·····。


她的心里好像有一把刀一点一点地割着她的肉。


那种痛,让她几度眩晕。


她知道做小三不对,可是,她已经陷进去了,她能怎么办。


何袁给她打了水:“洗洗吧。”


她不明白李雯雯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现在她什么都不能问,只能默默陪着。


李雯雯时不时看看手机,发现还是一条消息也没有。


呵呵······。


男人,都是两面派,她可真傻。


李雯雯觉得自己脏极了,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大半个小时,之道何袁来敲门:“你没事吧?”


李雯雯才清醒过来,慢慢穿上衣服出来。


“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何袁摇摇头:“这是你的事,我不问。”


自己之前错的是有多离谱啊,居然为了一个男人陷害自己的同事。


李雯雯给了自己一巴掌:“这张是替你打的,我是混蛋。”


“啪。”


又是一巴掌:“这巴掌是为我自己打的,我是混蛋。”


“啪啪。”


“这两巴掌是为我父母打的,我真的很混蛋。”


何袁赶紧按下她的手:“好了,去冷敷一下吧,明天还得上班呢?”


何袁不想多待:“我走了。”


“等下。”李雯雯喊道。


李雯雯从衣橱里掏出一万块钱,递给何袁:“这个你收下。”


何袁看了眼,摇摇头,心想她是真的没有救了。


何袁走后,李雯雯呆呆站在窗前,望着远去的背影,“啪”她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


原以为她会放下,会忘记。


结果一个月后,韦金又找上门来,跪在她面前祈求原谅。


“雯雯,你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李雯雯看着眼前这个虚伪的男人,一杯冰水浇在他头上。


“滚。”


她不想和他说任何话,整整一个月,这男人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更别说有任何其他表示。


西装革履人模人样,跪在地上都还是那么儒雅,李雯雯顺带也给自己一杯冰水。


她要保持清醒·······。


“雯雯,今天无论你怎么打,怎么骂我都不会离开的。”


“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们家母老虎摔碎了我的手机,我联系不上你,她看的又紧,我今天好不容易跑出来见你的。”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谈,对于韦金来说,泪水就是自来水,收放自如。


“滚。”李雯雯努力平复心情。


“雯雯,我对不起你,这是五万块钱,你收下。”韦金放下一张卡,依然是跪着的姿势。


“密码是你的生日。”


“如果你不想见我,我就不出现,但是我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一直守护你。”韦金深情款款,一副心疼的模样。


李雯雯冷笑一声:“滚。”


“好,我这就滚。”


说完真躺在地上滚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