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风波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雯雯看人越来越多,心里有些慌张,直接给了何袁一巴掌。


这是何袁第二次被打,在这里没有人护着她,也没有人为她说话。


她沉默了一回,决心不再继续和她纠缠,看了眼李雯雯捂着脸就离开了。


那一眼包含了台多情绪,委屈、愤怒、不甘和仇恨。


下班后,何袁决定查出真相,这事肯定和李雯雯有关。


她跟随其后,从公司到商场,从商场到饭店,一路紧随其后。


她看见李雯雯大包小包买了很多名牌衣物,她偷偷问了价格,都是价格不菲的。


她们公司工资也就四千多元,她又不是特别富裕的家庭,怎么可能这么豪气。


何袁暗地里记下李雯雯各种反常行为。


景园酒店,何袁依偎在一男人怀里,娇滴滴地说道:“韦总,怎么办?感觉苟总怀疑我了。”


男子左手拿着一支烟,右手放在李雯雯腰上,轻声说道:“你不是说你找了替罪羔羊吗?”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既然已经找好了,你就努努力,让她的罪名坐实了。”男人嘴角的烟圈一串又一串漂在昏暗的房间里。


“唉,没那么容易。”李雯雯叹了一口气。


“金,要是我被发现了,你会不会收留我呀?”李雯雯望向身边的男子,只见他半睁半眯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些迷离,额间的那一两缕皱纹诉说着主人的沧桑。


韦金笑了笑:“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李雯雯顿时一展愁颜,娇媚如花:“我做梦都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


这话不假,韦金虽然已婚,但多金又温柔,且相貌堂堂,李雯雯早已沦陷,以至于为了他泄露公司机密。


一支烟燃尽,韦金又点了一支,相比于家里那个黄脸婆,她更喜欢眼前这个身娇体柔没什么欲望的小姑娘。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不粘人也不痴缠。


韦金宠溺地望着她:“好,你说了算。”


李雯雯攀上他的脖颈,开心地给了一个吻:“金,你真好。”


韦金坏坏地一笑:“有多好?”


李雯雯歪头想了想:“嗯,就是特别特别好。”


·······


何袁连续跟踪好几天,发现李雯雯几乎不回她租的那个房子,而是每天去景园大酒店,景园酒店在市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档酒店。


进入这里的人不是政界名流,就是富家商贾,李雯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哪有这么多钱去这里。


她肯定有事,何袁管不了那么多,她得赶紧给领导汇报。


不能当替罪羔羊,嗯,一定不要。


何袁折返回办公室,发现有争吵声传来,何袁闻声而去,发现是苟总,她连连退回到办公室。


心想,苟总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家庭不幸福?但看背影好像是个年轻的姑娘呀?


天······。


不会是小三吧?


何袁在电视里看到过,一半有钱人都会包养小三,她没想到在现实社会里居然能亲眼目睹。


去看看应该没事吧,去看看小三长什么样的?


何袁心底有个声音一直怂恿着她。


苟林忠的办公室在拐角处,何袁蹑手蹑脚走到门外,还没来得及听清楚门就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高马尾浓妆艳抹的女孩,看样子只有16岁。


女孩瞥了何袁一眼,回头喊道:“苟林忠,我讨厌你。”


天啦,这下糟糕了,被逮了个正着。


何袁捂着眼猫着腰,作势就要跑。


苟林忠浑厚的声音传来:“去哪?”


何袁立刻转身,调整身姿,站的比当年军训还端:“苟总,我什么也没听见。”


这下完了,知道了上司的秘密,估计她离死也不远了。


苟林忠冷哼一声:“最好是。”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苟林忠声音低沉,狭长的双眼迸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何袁默念了几声保佑,鼓起勇气说道:“苟总,这次真的不是我泄的密。”


苟林忠示意她继续说。


何袁咽了咽口水:“是李雯雯。”


苟林忠挑眉,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该死,又是这个手势。


何袁干脆闭上眼,一股脑说出来:“最近我发现她忽然有了一大笔巨款,这笔钱来历不明,我认为和这次泄密事件有关。”


“还有呢?”


谢天谢地,这坨冰山终于开口说话了。


“文件内容她最清楚,加上最近她总是出入高档酒店·······。”


“就这些?”苟林忠抬头询问。


何袁愣了下,这眼神也太吓人了,居然在里面看到笑意。


他是什么意思?


是不相信我还是在看我笑话?


何袁摇摇头:“没有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苟林忠指了指门口。


扑通,何袁直接跪在地上,声泪俱下:“苟总,你要明察啊,真的不是我?”


“我没说是你。”苟林忠有些哭笑不得。


何袁眼睛转了转,又道:“我刚刚真的什么也没听见。”


苟林忠道:“听见了,也没事。”


“刚刚那女孩你看见了吧。”


何袁点点头:“嗯。”


苟林忠叹了一口气。


何袁见此赶紧道:“苟总,你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就当今晚什么也没看见。”


现在的小年轻都怎么了?这么喜欢给自己加戏?也许是他老了吧。


“她是我女儿。”


“哈。”


何袁一时盯着苟林忠,只见她老板正含笑盯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


“我确实没想到她是您女儿。”


苟总的千金再怎么也是大家闺秀吧,怎么像个小太妹一样呢?


“青春期,正叛逆呢。”


苟林忠想起他女儿又是一声长叹,他管的了这几百号人,却管不住他女儿。


打架喝酒早恋,就没干一件正经事。


再这样下去,可就废了。


“小何,你以前叛逆吗?”


何袁摇摇头:“不叛逆,我那时应该在当家教老师。”


苟林忠笑了笑:“你都瞧见两次了,我对这个女儿完全没有办法,你们年龄相近,你帮我让她改邪归正吧。”


“成功了,给你升职加薪。”苟林忠补充道。


还有这种好事?职场的事太不擅长,可是当老师她擅长啊·······。


她眼里冒着光,这等好事她一定要抓住机会。


“好。”


苟林忠将她女儿的QQ、手机号给了何袁,语重心长的说:“在职场里,要多长几个心眼,你这次就做的不错。”


看来老人说,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