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中国年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暖大地正文卷第四十一章中国年2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守岁是何袁最期待的事了,更何况今年还有林澈在身边。


屋内,来了几个叔叔阿姨一起聊天打满将,屋外三人坐在院子里,石桌上放着一些小零食。


聊着未来,聊着人生,一切似乎都那么美好。


“林澈哥,来你的窜天猴。”


都说酒是人与人之间的加速器,这话没错,喝了两顿酒的何筠已经和林澈升级成为好哥们了。


他本想着再考验考验,可是当二人醉酒后,何筠听到林澈梦里都在叫他姐姐名字的时候,他瞬间释然了。


管他的呢,只要他能对他姐好就成。


一切快乐的源泉都来自于内心的纯净,姐弟二人是第一次放烟花,


在黑夜中旋转跳跃欢呼,烟花绽放的瞬间三人脸上明媚的笑是黑夜中最闪亮的星星。


“好美啊!”何袁感叹。


“你才是最美的。”林澈深情款款。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明年更美。”何筠笑着说道。


林澈瞪了何筠一眼,心想怎么这么煞风景。


“何筠,你不困吗?”林澈提醒到。


奈何何筠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一千瓦的大灯泡:“不困,要不我们来划拳?”


林澈瘪瘪嘴:“不划。”


这种时候应该是他和何袁浪漫浪漫的时候,怎么就碰到这么个铁憨憨,都不知道给我们留空间。


何筠心想:还想撵我走,门儿都没有。


“不划啊,那要不这样,我们来聊聊你这个颓废的富二代以后的打算吧!”


林澈冷哼一声:“请把颓废二字取消。”


“切,到现在还在家里啃老,不是颓废是什么?”何筠也不怕他生气,说话又直有刚。


林澈叹了口气:“唉,没办法,花钱是我唯一的爱好。”


“你呢?大帅哥。”林澈反问。


“我学医的,自然是当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和死神对着干。”林澈傲娇地说。


“你不好好读书,到时候医师考试你都过不了。”何袁开口就怼。


“天灵灵地灵灵,这话不是对我说的。”何筠双手合十,默念着。


然后回头恶狠狠地盯着何袁:“老何,这种话不要乱说,很灵验的。”


“我是个无神论者,你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新青年,你还信这些?”


何筠摇摇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可是学院里多届学长们总结出来的经验,真的很灵。”


何袁懒得和他多说,气的说了句:“你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何筠也不生气:“反正,我未来肯定是无影灯下最美的身影。”


这是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无论如何,他都要成为医生,成为家里的守护神。


那种挣扎在生死边缘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再也不要体会了,他家人的命应该掌握在他的手中。


次日,三人穿了新衣服,何袁作为姐姐很大方的给何筠包了五百的大红包,林澈自然也不落后,给了一千元。


还小声嘱咐道:“我的终身大事就靠你了。”


何筠道了谢说道:“你这么讨人喜欢,哪里需要我帮忙的,以后我不拦门就好了。”


林澈笑了笑:“嗯,不错不错。”


何袁何筠二人给父母磕了头,领了红包,虽然不多,但也是父母的一番心意。


新的一年要吃汤圆,寓意团团年年,美好幸福。


汤圆是自家做的,馅也是红糖,核桃花生一类的,林澈第一次吃到手工做的汤圆,无比兴奋。


“你们这汤圆好大呀,还是红色的。”


“寓意来年红红火火。”何母笑着说。


林澈看着一家人如此和气,一想到他家人到现在一个短信都没有,他心中就难受。


估计他父母已经把他抛到脑后了,林家过年不走亲也不访友,自他成年之后,家里都是各玩各的。


一般节假日都是去旅行,除了小时候他就没有再感受到这种温馨的气氛。


手工的汤圆比冷柜里的汤圆要好吃多了,甜而不腻,软糯香甜。


经何袁解释一番后,他才知道,这种自然生长的糯米比大棚里和进口好很多,没有农药也没有污染,绿色干净,自然口感上佳。


林澈一口气吃了10个还觉得意犹未尽,缠着何母又给了他煮了一碗。


何母宠溺地说:“这孩子,真不挑食。”


“主要是何妈妈手艺好,比酒店那些厨子的手艺强多了。”


说到这,林澈灵机一动:“何妈妈,有没有兴趣去开个店呀?”


开店?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这得花多少钱呀?


何母摇摇头:“不了,我还是种庄稼吧。”


对于她来说,这一亩三分地是她最可靠伙伴,春种秋收勤快一点,总会有吃的。


林澈见此也不再多说,毕竟他们的思维一直停留在这里,再说反倒有些不理解人了。


吃完饭后,林澈望着一地狼藉,拿起扫帚准备打扫。


“别动。”何筠按住他跃跃欲试的手。


“哎呀,我会小心的,我得消消食。”他想他也不至于奔到一个错误犯两次的地步。


“林澈哥,你去跑步吧,我们这有习俗,大年初一不能扫地。”


“为什么?”


“会把财扫走的。”何筠解释到。


“还有这种说法?”


这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会有这种无稽之谈。


“我妈说,是上一辈传下来的,反正你别碰就行了。”


“哦,对了,还有菜地也不要去,也不要动刀,这都是有忌讳的。”


何筠一一嘱咐着,生怕这位贵公子碰了忌讳,惹得父母嫌弃。


“那今天干什么?”林澈问道。


“今天就玩,什么也别做。”何筠说道。


林澈拉过何筠悄悄道:“你不觉得这样有些愚昧吗?”


何筠摇摇头:“老一辈的人有老一辈的活法,我们虽然不相信也不喜欢,可是我们得尊重他们的习惯呀。”


“你让他们改变,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么多年根已经根深蒂固了,再说村子里的人都信,独我爸妈不信,你觉得可能吗?”


林澈点点头:“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每个圈子的文化也是不同的。”


“你说的对,我们不能改变,就要学着尊重。”


何筠惊喜地看了他一样:“不错嘛,这么通泰。”


林澈敲了他一个一下:“我又不是老古板,你想什么?”


“说,我在你心里是不是很不好?”林澈逼问到,眼神犀利,面无表情。


何筠后退两步,惊呼:“哪里会,你....人....特别好。”


“真的,特别好。”何筠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林澈发现他们家人的眼睛特别好看,又大又亮,睫毛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