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风是甜的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二老的身体也逐渐康复,何母已经可以下地做一些简单的活计。


何父呢可以慢慢地行走,只是反应力确实比常人差很多。


何袁心思比较细腻,走之前把家里的肥猪卖了又买了四五只小猪,和弟弟一起修了鸡圈和鸭舍,买了一些鸡鸭,这样父母不需要太辛苦,有肉有蛋也能补充营养。


何母不听的叮嘱何袁:“袁袁,到了学校一定要和老师同学处好关系,没事就不要回来了,多去你秦阿姨家给程程辅导功课。”


经过这一段时间,何家已经将秦家视为救命恩人了。


“妈,你放心吧,你们在家一定要好好的,不能做的就不要做,二奶奶那边我已经说好了,农忙的时候他们会帮着点。”


农村就是这样,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特别纯粹,哪家有事了邻里都是互相帮助。


何袁到二奶奶家提起农忙的事时,二奶奶豪爽的说道:“你这女娃子,买这些做什么,都是邻居,有啥事说一声就好了。”


二奶奶其实年龄不大,也就45岁左右,由于辈份较长,为人热情好客,大家都挺喜欢她。


二奶奶体型圆润富态,说起话来眉眼间全是笑容,别看她是女子,耕田犁地养猪砌砖她样样都会丝毫不输给男子。


“二奶奶,这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家里的事还希望您多照看着。”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何袁笑了笑,这村里要说她最喜欢的人,非二奶奶莫属,她家刚出事那会,就是二奶奶帮忙看门喂猪。


这些牛奶饼干虽然不值钱,但也表达了她的感谢之情。


“你这女娃娃就是客气。”二奶奶笑着说道。


“二奶奶,晚上来我家吃饭。”


二奶奶笑着道:“好。”


何袁做的一手好菜,尤其是柴火鸡做的和大饭店没有什么区别。


自家养的鸡肉质细嫩,清香四溢,何父早已斟好美酒,等待开饭。


所谓美酒不过是去邻镇打的一些散酒,迳口镇的酒是庄稼人最喜欢喝的,入口微辣后劲足,农忙时节,一盘猪肉,一碗米饭,一杯迳口淳,那就是顶配了。


酒家很厚道,一斤白酒也就15元钱且味道醇厚,被十里八乡誉为酒老大。


何袁家的酒是五月打的,到如今还剩小半壶。


红彤彤的油汤里一块块金黄色的鸡肉安安稳稳的躺着,这是它们最后的归属。


按理说,第一杯酒应该由何父来提,大病未愈的他只能用一碗鸡汤代替。


何父双手颤巍巍的端起碗,略为浑浊的双眼盯着二奶奶,声音断断续续却不失力度:“二奶奶,我们全家敬你,这段日子谢谢你了。”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就是这个道理,何袁奶奶有五个孩子,由于早年务工的原因家安在了外县或者市里,老家也就剩何袁一家。


虽然在市里,但何袁看来经济也很紧张,一家四口挤在80多平方的旧房子里,还得照顾年岁已大的老母亲,也就是何袁的奶奶。


何袁家的事,是众多亲戚商量一致不告诉老人家,怕她承受不了这么大的伤痛,毕竟岁数大了,要是她再有个好歹,一大家子了就是罪人了。


二奶奶一向爽快,端起酒杯哈哈笑着:“不碍事,都是乡里乡亲的,老何,别客气。”


二奶奶看着何父颤抖的手,连忙一杯酒下肚,指着何父道:“老何,该你了。”


何父这才笑着喝着把一碗鸡汤喝完。


何父心里难受,这一大家子没了经济来源,日常还得靠着邻居,他作为一家之主,却无能为力。


鸡汤鲜美,何父的心却是苦涩的。


何袁赶紧招呼大家吃菜,父母不能吃辣,她特地弄了两种口味,也不算怠慢了二奶奶。


一顿酒足饭饱,二奶奶稳了稳身形,拍着胸脯保证:“袁娃娃,你放心,家里的事我帮你看着。”


夜光皎洁一泻千里,那些泛着光芒的白落在二奶奶的头发衣服上,何袁只觉得圣洁如她,美丽如她。


夜静悄悄的,那洪钟一般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响起:你放心,你放心……,何袁只觉得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越发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