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霸道妹妹史玉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是乐意瞧史一航捧着那药瓶傻兮兮偷笑的憨痴劲儿,赵少安便与他在凉亭里多坐了一会儿,两人举杯共饮了三壶竹叶青,却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醉态。


夜风晚凉,吹得凉亭四周的枝叶沙沙作响,似一曲婉转凄清的小调。


赵少安将最后一杯酒扬脖饮尽,稍侧了身瞭望了一眼月色朦胧,凝眸推算了下时辰,手指有节奏地一下一下轻扣在酒桌上。


瞥见史一航第十一次盯着桌上那尚不及酒杯大小的小瓷瓶抿嘴偷乐,他终是忍不了了,开口揶揄道:


“我说允初,至于吗?不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瓶子而已,就这么好看?”


史一航被好兄弟一语戳穿,也不羞赧,索性只把白眼一翻,将那小瓷瓶挪到眼皮底下,光明正大观摩起来,还不忘回敬赵少安一句:“你知道什么?这叫‘睹物思人’,自有趣味。”


赵少安无奈扶额,不屑地用眼角斜着他。


“人家只是心里过意不去才送来这东西,为的是免你手背留疤,你倒是铁了心非要将它瞧出个窟窿来,好让那药膏自己长腿飞到你手上,是不是?”


飞絮对他嘱托过,说这药膏药效极好,寻常药店是买不到的,千万不能浪费。


早知道他一开始就不明说是谁特意赶来史府送药的了,好歹等他拆了纱布敷上再给解释。


这倒好,自他从祠堂出来,知道是飞絮亲自送来的药,便当做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一样,不启不用不说,走哪儿都放在显眼处,恨不得宣告给所有人:我史一航也是有人记挂的!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赵大哥你又拐着我家哥哥偷偷喝酒了!”


烛火影影绰绰中,石子小径上姗姗走来一个妙龄女子,头发尽数披散在脑后,只在颅顶交互拧着两股麻花辫,着一袭掐丝点蓝芙蓉罗裙,周身没佩戴任何饰品,就连耳坠都没有。


赵少安见这女子走近,与史一航同时站了起来,嘴角微扬看着史一航小跑上前牵了她的手踏上台阶进得凉亭,也不相互见礼,只与史一航一般宠溺地看着她说话。


“昨日也不知是谁撺掇着我哥在外面豪饮了整整一夜,至破晓方才进门。”


女子说着话生气地红了脸,小巧的鼻尖一耸一耸,透着股不自知的可爱。


“宿醉未归本就惹得爹爹不悦,他还借着酒醉吼我娘,要不是赵大哥你今日恰好过来,爹爹看在你的面子上松了口,我看他不在祠堂跪上两日都不行。”


史一航将这女子让至自己身旁,示意随侍丫鬟拿来一方葱绿撒花软垫铺在石凳上,看着她坐了,这才与赵少安归座。


“是赵大哥的不是,不该允他喝酒,在这里跟妹妹赔罪了!”赵少安挺直上身,双手抱拳,眼睛里都是笑着的,“不过,珠珠妹妹怎地这么晚还未歇息?”


原来这女子正是史碧珍胞妹史玉珠,年芳十三,在这史府,最是与史一航亲厚,更胜过同胞兄妹。


听到赵少安请罪的话,她先是扭过头轻哼了一声,算是坐实了赵少安的不是。


又听他紧跟着询问夜深来此的缘由,史玉珠视线瞟向忍着笑的史一航,下巴一努,眼神回转间盯上了他面前的小瓷瓶。


“还不是因为他老忘记换药,也不知是个什么狠心促狭鬼竟下得去那么重的手,把个好好的双手弄得血渍呼啦几乎见了骨头,活像招惹了鬼魅。”


话还没说完,手已经伸向了史一航面前,只是指尖刚刚触到,那小瓷瓶便被史一航夺宝似的一把抢过塞进了腰封。


史玉珠瞪大了一双晶晶亮的眸子,狐疑地打量起史一航来。


赵少安大掌撑在鼻梁骨上,掌心遮挡下的嘴角肆意咧开,如轻羽荡漾在水面,脸上漾开无声的笑。


史一航难得的微红了耳根,眼神仿佛也有了丝丝迷离,无视赵少安抖动的肩头,偷偷瞄了眼挑了眉梢探究他的妹妹,极不服气地开口辩解。


“我都说了那是意外,她也不想的,你小小年纪别这么出口伤人,这样不好!”


“所以……”史玉珠见他如此紧张一个小瓶子,本就十分聪慧,早料想到了什么,当即环抱了双手,手指如吹箫般在双臂上弹奏着无声的乐章,“她给的药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忘记换了?”


史一航待要再说,史玉珠却根本不打算给他机会,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一巴掌拍上坚硬如铁的石桌,隔着不怎么厚实的蓝羽挖金垂丝布罩,掌心竟有些微微发麻。


“还不把手伸过来!”


史玉珠一面气势汹汹直瞪着史一航,一面在心里大叫:咦!分寸没把握好,劲儿使大了,好疼!


史一航很没出息地在妹妹的威逼下将两双手缓缓递了过去,惹来赵少安更不客气的嗤笑。


他没好气白了对方一眼,小心地不住拿眼角瞄着妹妹的反应,见她小心翼翼地拆开两方纱布,动作轻柔地就像安抚怀里的小猫般,他眼里的温暖止不住就多了几分。


赵少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也安心了不少,对史玉珠便更多了一分喜爱。


“看什么?还不把你新得的灵丹妙药拿出来,等着它生小孩儿吗?”


“咳咳咳……”


在赵少安一时不查被这如洪钟响亮的怒吼声惊得连连轻咳声中,史一航再次认怂,不舍地将藏起来的药瓶从腰封中取出,咬着腮帮递给怒目圆睁的妹妹。


听史玉珠嘟嘟囔囔着打开药瓶,史一航趁空暗戳戳剜了一脸看好戏的赵少安一眼,在心里愤愤发誓:


赵恭良,你等着!我迟早把妹妹嫁给你,名正言顺让你喊我一声“哥”!哼,绝对也要让你常常吃喝拉撒睡都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管着的滋味!


须臾,一阵清凉自手背灼痛的地方散开,真如仙琼灵药般立时就见了效,之前强忍的疼痛倏忽减了一半。


史一航转头,目不转睛注视着妹妹为他重新包扎的动作,眼前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人的脸庞。


她呼气如兰,视若珍宝地轻呵着他的手,满目心疼地为自己裹好了纱布……


于是乎,眼尖的赵少安再一次成功捕捉到了他由耳根扩散而来的不寻常的红晕,了然地轻勾了唇角,玩味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