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出局 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小心别剂量太大了。你自己别用。”赵老师叮嘱。


“知道。一会儿我还得盯着,最近有客人报复社会,拿违禁品乱注射。我得看着冉冉,以免她出事。”安可飞认真道。


赵老师微微摇头。


“你对她真算是很好了。相信她知道了,一定会感激你。


不过,你自己今天也是第一次吧?能撑得住么?”


“我之前不是找您模拟练习过了吗,没问题!”安可飞笑道。


“那就好。”


车子缓缓开出停车场,朝着郊外的一处山庄驶去。


只是才开出几公里,前往郊区的公共车道上,便莫名出现了剂量交警警车形成的简易障碍关卡。


“停车,抽检。”两个蒙着脸一身白色交警服的壮汉,手持警棍,腰间配枪拦住车。


交警还配枪?


带着疑惑,赵奕琴配合的停下车,滑下车窗,准备等待交警检测。


一般这种抽检无非就是检查是不是有酒驾。


这点她从来不怕。


只是让她有些愕然的是,这两个交警看上去完全不像交警。


两人一靠近车,便伸手往车上一拍,贴了什么东西到车门上。


然后其中一人强行拉开车门,突然揪住她头一扯。


“给我滚下来!”


赵奕琴猝不及防,惨叫一声被硬生生拉扯滚出车子。


后排的安可飞目瞪口呆,还不知道作何反应,便看到另一人拉开后排车门,把她和昏迷过去的李冉拖了出去。


嘭。


这时安可飞最后听到的声音。她只感觉后脑一麻,整个人两眼一翻,晕厥过去。


“带走,队长吩咐的,送到老板那里。”


“这个女的呢?”


“一起。由老板决定怎么处理。”


穿交警服的带头蒙面壮汉低头点了根烟,一脚踹了下地上同样被砸晕的赵奕琴。


“贱人!这么小的孩子也下得了手!要换成老子家乡,早他么一巴掌捶死你!”


壮汉自己的女儿也就李冉和安可飞这么大,看到赵奕琴带了李冉和安可飞这么小的初三女孩出去卖,心头顿时无名火起,恨不得一脚把赵奕琴踹死。


..........


..........


王一洋换上外套,抬手看了下手表。正准备外出。


复仇者已经被说动出了。


格文的行踪也有了消息,钟蚕先一步跟了上去。


至于他,自然是准备外出亲临现场。


嗯,通过远距离三维投影亲临现场。


毕竟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格文手里还有不少的米斯特股份,以及其他公司的股份。


既然这趟行动是伪装成绑匪,那就干脆干得真实些。做点绑匪应该做的事。


“联邦安全局还有多少时间抵达?”王一洋理了理型,对着镜子开始擦拭脸上三角区的油渍。


“大约半小时。他们的武装力量驻地距离城区很远,临时调配需要时间较长,足够我们处理好一切了。”身后的威克沉着回答。


“半小时,足够了。”王一洋放下吸油纸,“准备出,我们需要在十分钟内,抵达分基地,进入投影装置。”


“明白。”威克点头。“老板,这里有一条杰恩队长传回的急讯。


您之前居住的住所,楼下那个叫李冉的小女生,被人迷晕放在车上,正准备送到郊外。被他们拦住了。”


“送她回家。”王一洋眉头微皱。“问出迷她的人的背后组织。回头处理。”


他之前还以为那小家伙是自己愿意,现在既然现是被强迫,那就处理掉。


好歹也是邻居楼下可爱的小妹妹。没被他遇到就算了,既然遇到了,那就帮一把。反正就一句话的事。


威克心领神会。


拿出通讯器迅给手下回复。


‘老板吩咐,送那小家伙回家。’不过他们可不是什么伟光正的慈善组织,既然帮了人,自然要让其知道是谁帮了她。


威克想了下,专门又打字吩咐属下,在李冉身上放了一个纸条,留下是老板救人的痕迹。


作为下属,自然要充分帮助老板查缺补漏,领会上级精神。


不提威克的小动作。


夜幕下。


西城区的一处室内滑雪场边。


一辆银灰色小轿车,被数辆黑色轿车团团围住。


坐在车内的格文面色铁青,看着周围缓缓下车的黑衣人。


“安全局的人还没来吗?!”他语气里忍不住的焦虑。


“很遗憾。他们来不及了。”后排的黑帽男子平静道。


“从安全局驻地过来,需要半小时,这半小时足够他们动手连带收尾了。”黑帽男子缓缓取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张木讷而僵硬的国字脸。


“我来解决掉这些人,你看准时机开车。”他推开车门,缓缓下车。


“我们只有五分钟时间。”


咔嚓。车门关闭。


黑帽男子双手下垂,缓缓变形,化为两把亮银色锋利弯刀。


嗖!


他脚下一顿,身体炮弹般飞射出去,对准前面的两人就是一刀。


砰砰砰砰砰!


出乎他预料的是,那两人先他一步扣动扳机,大口径的枪械凌空全部打在他身上,出一片叮当的金属撞击声。


他的外套被打穿,露出下面的皮肤。白色的皮肤被划出一道道银色金属划痕。


很显然他的大半个身体都已经被改造成了机械结构。


噗噗噗!!


连续三下刀光。


他面前的两人一个踉跄,无助的捂住咽喉往后倒退。


“磁力刀。”黑帽男子双手一甩,袖口中骤然飞出两片银色金属刀刃。


两片刀刃宛如飞镖,自动环绕周围所有人精准的切割扫荡。


哧哧哧哧哧!!


一道道血花不断溅开。


枪声疯狂响起,扫射的子弹打在空中的两片刀刃上,溅射出大量火花,但却无济于事。


一个个周围下车的黑衣人纷纷捂住咽喉倒地。


鲜血飞溅,惨叫声,枪击声,夹杂着子弹打在金属刀刃上的碰撞声。


黑帽男子双手遥控刀刃,面色冷漠,看着刀刃一次次的抹过黑衣人的喉咙,带出一道道血点。


转眼不到半分钟,在场的黑衣人便少了过半。


嘭!


正当刀刃肆意杀戮,毫无阻碍时,一声刺耳的枪声从远处炸开。


黑帽男子全身陡然一紧,右手张开,对准远处空中。


从他掌心中弹出一圈旋转的蓝色波光,形成蓝色圆盾。


噗!


圆盾正中骤然多出一颗巴掌长的尖锐黑色子弹。


“反装甲狙击!”黑帽男子面色一变。


普通的枪械甚至机枪,对他都没什么威胁,但这种重狙就不同了。


其射程之远,威力之大,就连一般的装甲车都没办法豁免伤害。


就算是他,也顶多能同时应付两个重狙狙击手。


“麻烦了!”黑帽男子脚下一错,就要冲向格文,带他离开现场。


嘭嘭嘭!!


刹那间连续三个方向同时传来致命危机。


他浑身一颤,头皮麻,一股致命威胁带来的酥麻感迅涌遍全身。


他的力场护盾模块,顶多能一次抵挡两把重狙攻击,而现在居然有三把!!


“摸sta!!”关键时刻,他一声低吼,全身周围同时升腾起大片蓝色电弧。


深蓝色的电弧违反常理的在他周身汇聚旋转,凝结成三面巴掌大小的深蓝圆盾。


噗噗噗!!


三声闷响下。三个圆盾同时溃散。


啊!!!


黑帽男子仰头一声尖啸。从他后背有三道银光刺破皮肤,飞射而出,转眼便消失在三个不同方向。


很快,远处的致命威胁迅消退。


这代表那三个重狙狙击手已经被成功解决。


只是代价却显得颇为沉重。


黑帽男子后背和双肩都开始冒起丝丝黑烟,显然是刚刚的爆,对他自己也有较大的负荷。


“山迪!走!”


车上的格文咬牙大叫,就要踩下油门朝前冲去。


黑帽男子山迪松了口气,就要一步跳跃而起,落到车顶。


忽然远处一道微光一闪而过。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带着惊人的高冲向他胸膛。


山迪面色一变,手掌抬起勉强阻挡在那道微光前,蓝色电盾自动浮现。


吱!!!


刹那间微光物体和电盾相撞,出难听的尖锐刺耳声。


“这是!!?”山迪眼色一变,看向微光物体飞来的方向。


那里两辆车之间的空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红人影。


赫然正是及时赶到的复仇者:古夫和空平。


“极限模式启动。”空平抬手,身前浮现出密密麻麻数十道透明力场尖刺。


“歼灭它,磷光!”


刹那间,空平双眼浮现红光。


越来越多的力场尖刺在他身边浮现,悬浮半空。


.............


.............


另一边。


格文疯狂的趁机踩动油门,但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故障,根本无法启动。


嘭!


他一把推开车门,踉踉跄跄的冲向远处。


机械改造人之间的战斗根本不是他这个普通人能插手的。现在他只想距离战场越远越好。


他还年轻,还不想死,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享受一切!


没跑出多远,忽然前面一辆红色轿车急驶来,一个甩尾停在他面前。


“快上车!”开车的赫然是之前联络不上的雷薇。


格文欣喜若狂,赶紧开门上车坐到副驾驶。


嗞!


车子急加,轮胎在地面转动冒出青烟,朝着远处飞驶去。


轰!!!


才刚刚离开现场,后方便传出巨大爆炸声。甚至有爆炸产生的碎片被抛飞到车子后备箱,砸出叮咚响动。


格文吓得浑身一抖。但在现没事后,终于重重松了口气。


“还好有你在雷薇!不然这趟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抹了把额头冷汗。


雷薇一言不,似乎没听到说话声。


这让格文感觉有些不对劲。


“雷薇,你怎么了?你放心,回去后我一定会重重奖赏你!钱我有的是!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买!!”他赶紧保证道。


但雷薇依旧一言不,额头的丝都被汗水浸湿,贴在脸上,她却一点也不敢擦拭。


格文这才现不对。他朝窗外一看,骇然现窗外全是一辆辆随行护送的黑色防弹轿车。


他所在的车辆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被十多辆车包围行驶。


格文冷汗一下出来了,扭头的同时,他才骇然现,后排座位居然还有人。


那是个一身漆黑,手里把玩着一把银色手枪的奇异男子。


男子的五官相当奇怪,明明第一眼看去很普通,但看多了,却隐约感觉有种邪异的气质在其身上缓缓流淌,让人感觉迷幻而微醺。


这种气质让男子的相貌和身段,都慢慢散一种诡异的魅力。


似乎察觉到他的注视,男子扬手冲他露出微笑。


“好久不见,格文。”


尽管对方的气质和记忆中有些不同。


但已经紧张到极点的格文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男子的身份。


“王,一,洋!!”他咬牙一字一顿的叫出对方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