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出局 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晚的影星市,很快迎来许久未见的暗流涌动。


市警局的电话一通接一通,差点被打爆。


到处都是报警电话,电话内容不是邻居吵架,就是楼上半夜砸东西。又或者是小偷盗窃,房门被撬之类的小事。


但就是这些小事,硬生生的把报警热线堵塞了一个多小时。


这一个多小时时间,完全堵住了各地真正想要报警的普通民众。


不止如此,市警局的头头们早已得了好处。


只要没弄出范围太大的案子,在杰恩的处理下,得了钱的一群人都乐得假装听不见看不见。


一支支小队不断在各个城区的大街小巷四处搜索。到处寻找格文的下落。


一些人甚至在各大收费站加油站蹲点。


还有人配合交警,在一些路口设置临时关卡,拦车检查。


两百多的人手分散在几个城区,虽然不多。但如果只是利用这些人,结合通讯装备形成大网,以此来搜索格文下落。


那么能够起到的作用还是很强的。


每个人都是一处眼睛,只要有任何现,都会迅汇报到杰恩这里来。


“我们需要更多人手。”杰恩坐在临时指挥车内,眉头紧蹙。


用两百多的精锐士兵来当情报收集人,这太奢侈了。他完全可以有更好的方式替代。


比如,本土的帮派。


之前干掉螳螂后,影星市内的帮派势力便迅销声匿迹,低调起来。


“这次过后,或许应该建议老板收编这里的帮派势力。”杰恩有些烦躁的捏着耳机,收集一条条刚刚汇总的消息。然后迅在面前的微型电脑上输入回复。


“可不是么?侦查任务什么的,我早八百年就不做了。”一旁的凯瑟琳吐槽道。


“为防止对方抓人威胁,老板相对关注较多的那些人,安全问题都着重看好了吧?”杰恩随口问。


“都没问题。黑牙虎都出动了,就是专门负责这事。”


凯瑟琳是才从贵溪镇那边调过来的队长之一,以前和杰恩也经常配合一起出任务。


两人之间一直有若有若无的默契和情愫。


或者说是她单方面的对杰恩有好感,而杰恩只是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


尽管在多次任务中,两人曾扮演过情侣,甚至还一起洗过澡,坦诚相对,但杰恩终究没有捅破最后那层纸。


“杰恩哥,你看那个是不是老板楼下的小家伙?”凯瑟琳忽然隔着车窗朝外望去。


杰恩皱眉抬头扫了眼外面。


指挥车右侧的一栋居民楼前,正有一个穿黑色舞蹈裙和白色连裤袜的小女孩,披着件米黄色外套,背着书包慢慢走动。


女孩身高约莫一米五几,绑着简单高马尾,正低头看着手机,似乎完全不知道今晚上正在生什么。


“怎么这么晚了,她还一个人在外面?”杰恩皱眉道。


他看了下腕表上的时间,23点11分。


这个时间按道理说,不应该是一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在外玩耍的时间。


想了想,杰恩按下车内的通讯器按钮。


“老板,刚刚看到你楼下的那个小女孩了,一个人在路边走,不清楚怎么回事?需要我们帮忙么?”


通讯器微微传出细微的信号干扰声。那边很明显接通了。


王一洋疑惑道:“我楼下?李冉?”


“是的,她的名字似乎确实叫李冉。”杰恩有点拿不准,作为外国人,对联邦的不少人名,他都有种模糊不清的感觉。


联邦里有很多人是两个字,三个字,甚至四个字的名字,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他还是更喜欢那些和他风格相近的名字。


毕竟作为自由联邦,密恩联邦里的民族是个大杂烩,什么样的名字都有。


“不用理会。”沉默了下,通讯器里传出声音。“每个人都有对自己生活负责的权利,无论她选择什么样的道路,那都是她的事。”


王一洋淡淡道。


他之前把自己手机留给李冉过,既然她选择了不向他求助,那么他便尊重对方的选择。


某种意义上,有时候的他,理智冷静得让人感觉可怕。


杰恩看着路边默默行走的李冉,心头联想起一大片各种负面的情景。


毕竟一个漂亮小女孩,穿成这样,半夜走在大街上,还是从一处不属于自己家的建筑里出来。


能够做什么,其实已经有不少猜测了。


但既然老板有吩咐,他也不再多管闲事。低头继续整合传来的信息。


凯瑟琳在一旁也跟着看了眼李冉,不过比起杰恩,她没这么多余的同情心。


就如王一洋一样,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她同样也是这个观念。


咔嚓。


地上的易拉罐被李冉一脚踢到,咕噜噜的滚远,出清脆碰撞声。


她顿了顿,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开,看着地面上的易拉罐,感觉自己就像那个被喝空的罐子一样。


没有人可以依靠。


冷,空虚,寂寞,同时还有着慌乱,恐惧,和一股子从心底最深处涌出的想哭的冲动。


家里没钱了。


父母留下的所有存款,被几个远道而来的所谓亲戚,用了各种名义骗走。


可笑她还傻乎乎的相信他们。


结果现在就连生活费也不够用了。更别说马上要缴纳的学费。


现在那几个所谓的亲戚已经逃之夭夭,她报了警,可根本连人影也找不到。


最让她绝望的是,这些亲戚还真不是假冒的,而真的是她亲戚,是她该死的爸爸那边的人。


没有生活费,没有学费,家里的一点零钱只能够她一个星期的伙食。


她之前曾想过打电话给王一洋哥哥求助,可真的打了电话过去,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已经够麻烦王一洋哥哥了。


就这样吧。


人总要学会靠自己。


李冉心头坚定着自己的信念。


她决定自己出来做外快。


这次就是舞蹈班的老师给她介绍的,和另外一个小伙伴一起,在一家高端会所里表演舞蹈。


让她放心的是,这家会所里没有男性,全是女性,所以不用担心遇到色狼什么的。


而且关键是报酬很高。一晚上表演,轮流跳一个小时,就能有一千块的收入。


相当划算。


只是奇怪的是,她们跳舞时,是单独在一个硕大的单向玻璃间里跳。根本看不到玻璃另一头是什么人在观看。


舞蹈老师的解释是,为了保护会所会员的安全隐私,所以专门这么设计。


看在高昂的报酬费用上,李冉也没多在意。反正都是女的,被看看也没什么关系。


“冉冉,冉冉!”才走出没几步,忽然她便听到身后有女孩声音在叫她。


李冉回头看去,见叫她的是和她一起来跳舞的同伴安可飞。


安可飞和她差不多大,但比她丰满一点,不过容貌身材没她好。而且还喜欢跟大人一样化妆。身上总有点淡淡的社会气。


“怎么了飞飞姐?”李冉停下身,转身问。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太不安全了,赵姐说是要送我,你也一起来吧。”安可飞李冉的手笑道。


“赵姐吗?”李冉有些心动,赵姐是介绍她们来这里赚钱的舞蹈老师,对她们很好。这么晚了也确实不太安全。


她想了想,便点头。


“好吧,那就谢谢赵老师了。”


“你在这儿说有什么用,自己当面说去。”安可飞笑道。


她拉着李冉有说有笑,朝着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


很快,两人到了停车场门口,在一辆开了车灯的白色suv面前停下。


车门自动推开,赵奕琴赵老师正坐在里面笑靥如花的看着两人。


“来了?快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好的,谢谢赵老师。”李冉赶紧乖巧的道谢。


她上了车,看着车门合拢,啪嗒一下锁上,明明只是一个很小的声音,但她身边的安可飞,却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顿。


“飞飞姐,你怎么了?”李冉有些疑惑。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安可飞。


这个舞蹈班的好友此时显得有些不自然。


安可飞笑了下,正要说话。


忽然嘶嘶的声音从作为下方隐隐传出。


李冉奇怪的低头看了看,现双腿下方,一丝丝白色雾气正缓缓上浮弥漫开来。


而她们和赵老师所在的驾驶室,也同时升起了一块密闭的玻璃挡板。


“你....!”她终于感觉不对劲了。


但已经来不及了。


一种奇异的酥麻感,从她的胸口迅蔓延到全身。


李冉努力想要睁开眼皮,但力气越来越小,越来越弱。


她心头升起浓浓恐惧,想伸手拉开车门。


但可惜她连抬手的力气也迅消失,不过十几秒,她便头一歪,倒在座位上不再动了。


和她不同,一旁的安可飞从自己手袋里拿出一支香水一样的东西,迅对自己喷了下,依旧维持着清醒。


“对不起,冉冉。”她有些黯然的看向好友。


“不过很快,过了今晚,等你适应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感谢我的。”


她这也是为了李冉好。


只要突破那层心理障碍,轻轻松松就能赚到大量的财富。然后可以好好学习,不为生活所愁。


以后等钱赚多了,再花钱修复一下,换个地方生活,重新开始。


到时候没人知道她的过去,完全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老实人,安安心心过想要的生活。


安可飞轻轻摸了摸李冉的脸。


“你真的很幸运,第一晚居然有人愿意出八十万。比我强多了。我也才五十万。”


“很多人就喜欢那种纯纯的小家伙。”开车的赵老师忍不住笑道。“这也没办法。”


“也是。”安可飞坦然。不过李冉是她最好的朋友,看到自己朋友能有这么高的身价,她也为对方高兴。


“等会为了防冉冉想不通,我先给她做点预防。”她想了想,从手包里摸出一个塑料小盒子,打开盒子盖,戳开李冉嘴角滴了一滴东西进去。


“这样就好了。第一次让主动配合点,客人也能尽兴些。这样说不准冉冉赚得可以更多。”安可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