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 逆流 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量诡异的红色丝线,宛如蚂蟥般疯狂吸食着王一洋体内的魔元。


他此时光是扛着广成子的金印,就已经用尽全力。


对其他任何攻击,毫无反抗之力。


此时被接连数重进攻,更是让王一洋到了灯枯油尽地步。


尽管他有着永夜珠守护元神,此时也已经到了极限。


周围一重重攻势接连不断,化为一条条各色光带。


不同光带连续不断轰炸在王一洋身上,让他努力尝试恢复的身体,根本来不及复原。


思维监牢内的无数心灵之力被飞速抽取,弥补元神损伤。


王一洋努力震荡感知,想要将信息传递出去。可某种神秘的浩大力量,硬生生将他死死困住。


就像一个人被堵住嘴,关押进一个完全隔音的房间里。


无论他如何震荡催运自己感知元神,都无法将信息传递出去。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他张大嘴,漆黑的音波宛如风暴,朝外狂暴涌出。


这是天魔宗大术法之一,深渊号角。


是号称能毁灭一颗恒星的强横天灾绝杀。


但此时深渊号角发出的黑色音波,却根本连王一洋身旁十米都出不去。


浩荡无穷尽的各种毁灭能量光,硬生生将他桎梏在一个狭窄的小空间内。


不断毁灭,崩解,毁灭,崩解。


他思维监牢里的储备灵能在飞速的下降着。


他的肉身已经在刚刚接触瞬间,便被崩解了。


此时正剩下元神体还在坚持。


元神体因为可以源源不断从思维监牢中抽离灵能愈合自己。


所以才能支持这么久。


但随着一次次的崩解毁灭,王一洋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思维监牢正在缓缓开裂。


里面的灵能正在飞速干涸。


而那股固定他的神秘能量,也在死死拉扯他,让他不能通过子体重生离开。


他,快要坚持不住了。


.........


.........


.........


此时人马座附近的双鱼座。


双鱼座庞大宛如暗金瞳孔的星群,在太空中缓缓闪耀光芒。


这是一个有着上帝之眼别称的美丽星座。


它有着巨大的两条悬臂,双臂交接,宛如两条巨大鲸鱼。


同时双鱼首尾交接的形状,也有些像一只巨大的暗金色眼睛。


此时大片双鱼座的商业航线上,有着无数超光速飞行中的商船舰队。


大片的舰队船只形成的蓝色光线群,宛如一道道蓝色河流,将外部星座和双鱼座链接在一起。


嘶!


忽然蓝色河流附近的一处太空,突兀的裂开一条漆黑裂缝。


一道全身红衣的白须老者,背负长剑,缓缓飞出。


“果然开始了。堂堂圣人太上,算计一个区区小辈。”


老者面色冰冷,反手握剑。


“天道不仁,魔道逆征!”


“斩!!”


轰然间,一道宛如红日般剑光升腾而起。


浩大血红剑光直冲上方,横扫一切陨石星球飞船,在太空中凝聚出一颗沸腾燃烧的巨大太阳。


轰隆!!!


紧接着一道剧震,太阳骤然炸开,朝着四面八方放射出无穷红芒。


无尽的红芒顷刻间淹没了整个周围数十星群。数十上百万的星球在红光中崩解毁灭。


无数生命甚至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便消失在浩荡红光中。


无数红光吸取无数生灵和物质,很快形成一片浩瀚血色海洋。


海洋中,血衣老者冲天而起,脚踏血海,朝着人马座急速飞去。


只是他没飞出多远,一道黑光闪烁浮现,挡住血海去路。


那是一位身披黑袍,袍子上闪耀着无数金色眼睛的年轻男子。


“道友何必着急,不如你我坐下小憩一二,慢慢等待结果如何?”男子微笑道。


“你找死!!”血衣老者手执血色长剑,脚下一踏,冲向对方。


“贫道魔影宗费环,可不叫找死。”黑袍男子双手一拍,身形骤然化为无数一样身影。


密密麻麻起码数千万个他,全是一模一样外形姿势,悍然迎向重来的血海。


............


............


............


天蝎座。


蝎尾处星域。


两道空间裂缝凭空浮现。


一名身披白衣,领口有着天魔宗黑色印记的高大女子,缓缓飞出。


紧接着另外一名一身银甲手持双锤的魁梧男子,紧随其后,同时飞出。


“来者可是天魔宗风和?龙吟?”


两人对面,漆黑太空中,早有数道身影等候已久。


其中一人头戴峨冠,大袖飘飘。


其余几人身穿机甲,身上隐隐有审判级顶点的庞大感知涌动。


这些机甲是三大教派能派出的最大配合强者。


同时还夹杂有万灵方的代表成员。


这趟前来,便是跟随天道宗太上,阻挡天魔宗太上。


“一个小孩带着一群小鸭子,就想拦住我天魔大道?”魁梧双锤男子低笑起来。


“龙吟,你解决,没问题吧?”白衣的高大女子淡淡道。


“我会尽快解决了来帮你。”双锤男子微微点头。


女子点头,纵身化为红光,朝对面斜上方飞去。


真正出手阻挡他们的人,在那里。


尽管只是对方的一部分化身,可那种恐怖的以身合道气息,隔了几十光年也能被闻到。


........


........


........


人马座。


朝悦鸿宛如普通游人,静静站在距离主星数光年外的一处空间站,遥望逐渐闪耀亮起的星球爆炸之光。


空间站内,有稀疏的游客人流不断在他身后经过。


这里是周边星域著名的旅游景区之一,此时正是节假日时间,前来游玩欣赏风景的人数众多。


朝悦鸿一身黑色修身西装,宛如群星中的一个普通俊美男子。


除开他身上完美如宝石水晶般的皮肤,发丝宛如流动的黑光,效果有点太夸张之外。


单单从外表来看,他和周围的调整过面孔的游人没什么两样。


“真是漂亮的伏击。圣人出手蒙蔽天机,诸多势力联合设伏。


隔绝分身,屏蔽神通。追溯因果,就为了造成必死因果。”


朝悦鸿啧啧赞叹。似乎正在遭遇绝境的不是自己的弟子,而只是其他人。


“道友既然不在乎,又何必亲至于此?”


一名身披青衣,背负四把长剑的高大老者,缓缓来到他身侧,同样遥望远处星空。


“你说我不在乎,我便在乎。”朝悦鸿看了对方一眼。“你若说我在乎,那我便不在乎。”


“此地广阔无边,你我合而分之,便是最好结局。”负剑老者淡淡道,“你那弟子所图甚大,合该有此一劫。


“万界劫数,皆由吾掌!


吾乃无上元魔,涉猎诸天,浮动寰宇。你和我说劫数!?”


朝悦鸿大笑起来。


诡异的是,他两人交谈时,周围经过的人都仿佛完全听不到一般。


甚至连两人的身影都没人看到,人群们自顾自的按照自己的轨迹移动着,交谈着,拍照着。


“大道劫数,岂是一家掌控,你太狂妄了。”负剑老者冷淡道。


“我便是狂妄了,你又如何?”朝悦鸿转过身直视对方。


“.......”老者不再多言,身上长袍鼓动,背后四把仙剑微微泛起青色荧光。


只是他还没出手,空间站巨大落地窗外,一道体长数万里的巨大虚影,缓缓浮现。


那是一名身穿红裙的柔和女子。


女子神色慈和柔美,一手托着一颗颗五彩原石,一手垂下指地。


“朝悦鸿,此地非你成道之地,无道庇护,你必死无疑。”


负剑老者缓缓伸手,握住一把长剑剑柄。


“那就来啊!”朝悦鸿嘴角裂开,神色癫狂。“杀死我!如果你等能做到的话!”


........


........


........


王一洋睁开双眼,周围全是混乱肆虐的恐怖能量。


真元,仙光,魔元,阵法。


重重毁灭能量形成一个圆形大茧,以每秒数十万次的频率,疯狂毁灭他的元神。


他无法脱离,无法抛弃这具分神,只能硬生生被拖在这里,被消耗,被桎梏。


痛苦,已经早就不痛了。


痛楚那只是肉身神经带来的防卫型信号,是为了提醒人体自己受到了伤害,需要马上采取行动。


但没了肉身,也就没了痛楚,元神不断被毁灭,带来的只有难受。


“群星,万灵,三大教,截教,阐教.....所有人都被星骗了.....”


“不..不是被骗,或许从一开始,便是群星议会在主导一切。”


王一洋在这一刻想了很多。


那片神秘的星王域,明显是有人专门为星打造的密室。


为的便是保密,和培养。


万灵也好,群星也好。


王一洋忽然明白了。


“万灵一直和群星对峙交战,但从未听说有是审判级高位者相互陨落。”


“原来.....所谓的生灵末日,只是群星自编自导的一出戏?”


他还是有些地方想不通,但没关系了。


发展到此时这个阶段,想法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


群星竟然选择了和新教联手,这是让他最为好笑的。


新教中截教也好,阐教也好,都是瞄准瓜分群星的念头。


真正从头到尾为了人类奔走的,只有他天魔宗。


而现在....群星居然以为新教是好人?


在这临死一刻,他想了很多很多。


从自己出生以来,所有大小事,事无巨细,全数在脑海里流过,宛如清澈的河流。


“我最初,是为了什么才开始奔走游说?”


王一洋有些忘记了。


他明明只是最初的一丝不想。


不想让自己的故乡彻底湮灭,所以才靠着这么一丝不想,一步步走到此时。


他明明可以带着自己家人亲族直接离开,前往其他宇宙。


只是那一丝念头的不通达,才让他选择了拯救一切。


可惜,直到此时,王一洋才恍然醒悟。


他根本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


很多时候,放弃未尝不是一种勇气。


群星也好了,万灵也好,他真正在乎的,其实就只有身边的那么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