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 谋划与谋划 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眼人都能看出,情况有些不对劲,你老师应该只是被栽赃嫁祸。为什么星座军部还是要针对你们?’瓦鲁多体内传出柔和女声。


‘很简单,因为他们需要一个替罪羊,他们需要一个最合适的背负罪名的目标。而永续会,最合适。’


瓦鲁多此时也收集到了大致的情报。


猜到永井老师背后,是有永续会的支持。


‘所以他们明明知道你老师是被栽赃,但也顺水推舟,定下罪名?仅仅是因为合适?’柔和女声有些无奈。


‘这就是现实。很无奈吧。但无力之人就只能接受。’


瓦鲁多平静走入飞船,身后仆从们迅速进入,舱门开始关闭。


‘设计之人非常高明,他们看到了群星人马座军方为了维护自身的尊严和权威,必须以最快速破案。


而他在人马座军方艰难寻求真相而不得时,主动给出了答案。


而这个答案又是那么的合适.....所以,这就是政治。’


飞船缓缓启动,发动引擎,细微颤动后,开始升空,脱离星港。 一秒记住https://m.niaoyan.net


“所以,设计之人的目的又是什么?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为了竞赛名额,但现在名次丝毫没变。


那么他们的根本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激怒军方?挑衅星座军部?”


瓦鲁多喃喃自语思索着。


“你猜对了。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激怒军方。”


飞船内,又一个面带黄金面具的高挑女子,缓缓从角落里从容走出。


“我叫雅丽,来接替永井,担任你的新指导老师。”


“您好,很高兴能接受您的教导。”瓦鲁多并不意外,微微朝对方弯腰行礼。


只是他有些奇怪,这艘飞船是他安排自己的贴身女仆长安排的。


可临到现在,他也没看到女仆长的身影。


“不用找了。”雅丽平静道,“还好我来得及时,否则你现在这艘船已经不会有活人了。”


她随手抛出一个闪光弹。


明亮的闪光弹爆发出刺目光焰,瞬间照亮飞船阴暗的后方大厅。


大厅里到处躺倒了各式各样的船员尸体。


整个飞船足足上百人的船员,这里的尸体就有至少七八十具。


尸体被堆成小山,垒成一团。


瓦鲁多的面色陡然变得极其苍白。


“我询问过了,其他选手的飞船没有任何问题,就只有你。被袭击了。”雅丽平静道。


“袭击你的是一种奇异的纯能量生命,有点像是仙道那边的阴魂阴兵。


所以,你该详细想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瓦鲁多的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苍白而渗出冷汗。


不是因为这些尸体,而是因为,在雅丽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还多出了一个站着的人。


一个雅丽自己都没发觉的站立的活人!


“你....”他微微发颤的抬起手,指向雅丽后方。


噗!


刹那间,雅丽神色一变,转身抬手,凝聚出纯白色能量盾,就要格挡。


但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漆黑带着狰狞魔纹的弯刀,从她胸膛正中刺穿进去。


“你们....!?!”


雅丽双眼迅速灰白,涣散,全身血液急速被某种力量牵引抽离。被吸入弯刀。


‘逃!!’耳边传来体内柔和女声的尖叫。


瓦鲁多完全没有任何迟疑。


他转身,飞扑,身体在半空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奇速,居然一下空间跳跃,闪烁消失在原地。


“又是这一招,逃得真快。”


神秘人从雅丽胸膛抽出弯刀。


刚刚还眼神涣散的雅丽,此时又重新恢复正常。双眼中闪过一丝血红魔纹。


“主人,要不要我跟过去灭口?”雅丽讨好道。


此时的她,明显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雅丽,而是内里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不用,那小家伙用的技术很奇怪,我短时间居然分析不出来。暂时不去管他。”神秘人淡定道。


“其余飞船?”他问。


“差不多控制了前十选手。”


“足够了,向摩将大人回报。期待回归日的那天。”


神秘人笑了笑,身上的黑暗迅速褪去,显露出和瓦鲁多一模一样的面容。


........


........


........


星座决赛过去后。


王一洋后续又经过雷神的辅助,很快也将夔牛血脉的挖掘和开发,成功做完。


这本就是个相对简单的身份任务。期限也只是给了一年。


之后就只需要等待一年后,时限到了领取奖励就行。


而这次半人马星的探查和渗透,借助竞赛的机会,完成得很成功。


计划都已经布下,天魔宗本部开始在王一洋的申请下,获准,调集大批大批的各种魔军。


各大魔域的军团纷纷开拔,大量传送阵开始建造动工。


一位位魔军将领,开始通过之前的传送阵,降临到沉湎之星附近的荒凉星球上潜伏。


将沉湎之星周边,化为一个巨大的恐怖军营。


而在王一洋努力为稳固自己太子之位,而做出成绩时。


道德仙宗三宗这边,似乎也有所察觉魔军的动静。


但因为出现魔军的区域是冲恒子的辖区。


这位之前才被袭击围杀,现在也没人敢去触霉头。


毕竟其他人只是隐约察觉到一点迹象,也没证据。


但有人忌惮冲恒子,就有人针对冲恒子,并一直在关注他。


其中最为代表的,就是融皓子。


道德仙宗界域。


一处连绵起伏的黑色山脉中。


山林之间,溪水之边。


融皓子手持折扇,一只独眼用黑色眼罩遮住,身着红色长衫,长发飘飘,气质阴冷从容。


在他对面,站着一龙头人身,身穿金色锦袍的苍老修士。


“他冲恒飞扬跋扈,向来敢做他人所不敢之事。


这趟估计又在自己辖区范围里搞什么尝试。我从里面闻到了外域的气息。”


龙头人身修士看向融皓子,沉声道。


“融皓子,你上次损失一具分身,元气大伤,这份仇,你想不想报?!”


“沧玄前辈,我还以为是谁,不通报就擅闯我万叶山。原来是您老。”


融皓子依旧是一副从容微笑表情。


“回答我,融皓子。”沧玄沉声道。“这么多年,冲恒子交手的对手不计其数,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只有你,唯独你差点把他逼到绝路。从这点来看,我欣赏你。所以前来寻你合作。”


“前辈,我当然想报仇,但奈何实力不许。我所修功法先天底蕴不如他,就算同境界,我远不是他对手。”融皓子摇头道。


“自然不是要你一个人动手。我找你,是因为只有你,是最了解他的人。


我知道你绝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沧玄淡淡道。


“前辈不怕宗主副宗主责难?”融皓子笑道。


“你觉得我们龙族会怕?大好局势被他们拖延至此,宗门的利益是得手了,可我龙族出力甚多,现在得到了什么?”沧玄冷声道。


“也是。这确实对前辈不公平。龙族出力甚多,得到回报却极少。此乃不公!”融皓子正色道。


“不过前辈,晚辈上次行动失败,受宗主所限,不允许离开这万叶山。所以我也爱莫能助。”他话锋一转,面露无奈。


“如此懦弱,如何能于冲恒争锋?”沧玄顿时不满道。“此地有我设下禁术,你还怕担心被人听到不成?”


“自然不是,只是融皓身受重创,不便动身,不过,我倒是可以为您出谋划策一二。那冲恒子最重家人,您倒是可以....”


他细细传音,讯息通过术法不再外***准的传递到沧玄耳中。


他很清楚沧玄为什么要突然找冲恒麻烦。


因为如今冲恒实力强大,隐隐有争夺副宗主之位的势头。


而原本这个位置,应该是老牌强者,来自龙族的沧玄自己预留。


他前阵子找人放出消息,将副宗主的竞争者都分析了一遍,各种情报分析下来。


结果最有可能即位的,居然是冲恒子。


所以原本就将这个位置看作囊中之物的沧玄,终于忍不住了。


这是阳谋。


这家伙本就是火爆脾气,马上就去找冲恒对质。


结果冲恒闭关,他吃了个闭门羹。


再加上融皓子后续的一些操作。


沧玄越发的觉得冲恒是大敌,再有龙族参战后,既得利益分配不均的情况。


于是融皓子在自己不出手的情况下,成功又给冲恒找了个大敌。


两人传音少许。


最后,融皓子轻摇折扇微笑道:“那均阳子和冲恒关系极好,且身负冲恒亲自炼制的仙器法宝。


可见其重视程度。所以,若是你能先拿下均阳子,然后清微子,基本就可以逼迫冲恒做一些选择。”


“当然。”他顿了顿,继续笑道:“若是他而对自己亲人的保护够强,那也无所谓。


每个人都有自己重视之人,均阳子恰好是转世之身,血亲还在世,这方面漏洞更多,极好抓。


前辈可以以此为突破口,把清微子和均阳子炼成尸傀,元神永远控制在手里,不怕他冲恒不投鼠忌器。”


“这有用?”沧玄皱眉。


“有没有用,左右不过是两个小修士,就算没用,顶多您找个借口说他们得罪您了,事后也就受点责罚,还能有什么大事?


可万一成功了,那收获就不同了。您说是吧?”融皓子笑道。


“......有意思。”沧玄露出思索之色。


融皓子可以说是最了解冲恒的人。所以他的意见,很可能是真的有效。


退一万步说,就算没用,激怒了冲恒,他沧玄也不惧对方。


最多打一场。


冲恒虽然实力强横,但真打起来,胜负尤未可知。


“那好,我这就去亲自把人抓来!”


沧玄瞬间下了决定,转身金光一闪,化为一条龙影冲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