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 动手 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多年以前,我就想着能够像他们一样,这么安静的生活。没有矛盾,没有厮杀。


甚至连红脸吵架也不会有。”


花城的一处小公园内。


王一洋驻足站在城市内河边,望着不远处公园里正在荡秋千的小孩子。


他的父母就站在一边,不时说话,不时笑闹几句。


“很普通的想法。”雷神哈哈笑了下,“不过这种事,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很简单,但对于你我却没办法。”


“是啊,树欲静而风不止。”王一洋低头点了根烟。


他已经很久没有抽过烟了。


但自从掌控天魔宗部分势力,登上太子之位后。


修行,管控协调麾下力量,还要调动天魔宗各大强力军团的将领。


重重的压力压在他身上,让他隐隐有些喘不过气。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树为什么要静?它不是本就不动么?”雷神问。


“这句话的意思是,树想要安静,但风却不断的吹动它,让其不得安宁。”王一洋认真解释。


“把风关掉不就好了?你不要吹风,我给你关,控制天气方面我还是有自信。”雷神热心道。“或者把树前面放个屏障也可以。”


“不是我,这句话其实是凡人发明的。”王一洋无言道。


“是吗?但我觉得还是不对,树为什么想要安静,一般大树种族都最喜欢吹风,因为他们平时都不动,只有吹风的时候才能稍微活动下身体。


我以前还没成神前,就经常和大树们交流,你知道我以前是个德鲁伊,那时候真是无忧无虑,每天过的生活简直轻松单纯。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是全食主义德鲁伊,肉也吃,素也吃,很多时候偶尔想缓缓口味,也会去打点野味。


我的好朋友娜桑德,是一颗很大的食人树,他.....”


王一洋选择性的无视了正在回忆过去的雷神。


雷神这个朋友什么地方都不错,唯独一点,就是太容易陷入回忆过去。


然后每次一回忆,就能消耗大量时间。


他顺着公园的小路慢慢往前走动。雪拉跟在身后,雷神还在一旁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关于他自己的过去的事。


神祗有着无数的时间,他们不老不死,寿命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个笑话。


所以神祗们一般都很拖延,节奏很慢。


平时简洁,那是因为对你没话说,但一旦遇到有事倾诉。


就像现在这样。


王一洋已经遇到多次了。


据说雷神这还算是好的,不少其他秩序侧的神祗,话多的甚至可以一聊聊半年。


除了点头。


王一洋暂时将思绪抛开,放空大脑,不去理会正在计划的各种杂事。


沿着公园小路,他慢慢走在不断落叶的林荫道上,自动屏蔽掉雷神的唠叨回忆,就当白噪音了。


正好前面迎面走来一行淡黄制服的人群。


人群最前方,一名面容柔和,气质温暖的红发少年,正慢慢带着人群往前走。


少年年纪并不大,看起来就只有十七八岁,但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给人一种天然的信服感。


他们似乎在用某些地方的方言交流。


红发少年一直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就算不好意思,也带着很强的阳光感。


两边人快要相遇,王一洋双眼一眯,看到了对面人群里的其中一个面孔。


他微笑着对对方颔首示意。


两拨人相互都看到对方,红发少年一伙人不自觉得被王一洋雷神这边的气场压制。


一伙人不由自主的分散开,让出一条道路。


王一洋一身纯黑修身西服,长发披肩,眉心有着一抹仙道印记,鲜红犹如火焰。露出来的手背脖颈上还能看到隐约的暗红魔纹。


再加上他不同于一般机甲师的整体气质。


毕竟是十八级的辉月强者,十八级就算在主星,也是并不多见。


这种在各地星域能担任一把手的强者,在这里,也只有各部门高级干部,才会达到辉月。


更别说王一洋是诸多体系同修,身上感知和生命立场极其复杂浑厚。


最后,再加上精致锐利的漂亮面孔。


就算是在笑,但也能给人一种强烈的高冷距离感。


按照母亲清微子的评价就是,就像一枚晶莹剔透,美丽娇艳的原子弹。


生命立场过强的结果,就是气场极强。


王一洋三人穿过人群,足足离开了十多秒。


红发少年一行人才慢慢缓和气氛。


“比格斯,看到刚刚那人没?气质好强!”


矮胖的同学安格鲁小声和红发少年道。


“绝对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一个马尾女孩啧啧道。


“这次来主星真的是开了眼界啊,没想到随便路上也能遇到这样牛皮的大人物。”比格斯抓着头笑道。


“是啊是啊,没想到哈勃老爹居然愿意免费送我们一起过来看决赛。


简直不要太赞!老爹万岁!”


“感谢老爹给予我们经济赞助。”


“感谢老爹!”


一群人如同朝拜圣母玛利亚一样双手合十,用奇怪的礼节闭目祈祷。


“我说不至于吧...老爹还没死啊...”比格斯无言以对。


“魏欢你说对吧?”他看向一旁若有所思的棕色短发男生。


“习惯就好了。”男生笑了笑,自然道。


“走吧,晚上还有最后一场决赛,之后就能决出前几名,看看谁能冲得更远!”比格斯伸出手对向魏欢。


啪。


两人手掌相击,都笑了。


只是比格斯的笑容更真诚灿烂,而魏欢虽然也在笑,但却隐藏了很多复杂的东西。


他眼神游离,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他认出了刚刚走过的那人。


那个带头的,气质尖锐,面容漂亮的男子。


是他父亲曾经提过的一人。


王一洋王先生。


这位远在沉湎之星的大佬,为什么会亲自出现在这里。


对于王一洋这人,魏欢的印象相当复杂。


在父亲魏愁给他的信息里。


王一洋崛起于微末,是从一个边缘星球一步步经营集团局面,发展壮大,最终走向星际的金融大鳄。


其掌控的米斯特集团,虽然最近名声不显,但在狩猎之弓潜势力极强。


‘算了,先不管了,暂时按照我自己的步骤走。’魏欢心头定下,不再多想。


他想过去寻求帮助,毕竟父亲的死,原因不明,单靠他自己的力量调查太慢太难。


如果有王一洋的势力帮助,或许进度会快很多。


但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不连累对方。


只是魏欢能肯定,刚才对方王一洋绝对是对他微笑致意了。


一行人散了会步,准备去附近的小吃冷饮店。


魏欢找了个借口离开。


沿着原路,他一路小跑,朝着之前王一洋离开的方向追去。


没追多久,他便看到坐在公园长椅上休息的王一洋。


这位大佬身边还跟着一名黑丝衬衣短裙的女秘书,看起来相当商务。


这让魏欢猜测他可能是来这里洽谈业务的。


倒是之前和他们一起的那个看起来衣着怪异的老大叔不见了。


远远的,魏欢看到了王一洋,王一洋也明显看到了他,并朝他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魏欢没有迟疑,走近往前。


“坐。”


王一洋微笑的指了下身边的长椅。


魏欢乖乖的走过去坐下。


近距离观察对方,他的感觉就像是在面对一个才二十几的普通大哥哥。


在这位大佬身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岁月流逝的痕迹。


如果单纯看表面,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已经是魏欢父亲那一辈的人了。


“第一次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魏愁的儿子。”王一洋温和道。


他没有去看身边的小家伙,而是视线投向远方,在树叶和摇曳的夕阳光斑下停顿。


“很多年以前,我第一次见到你父亲时,他也是和你一样,眼神坚定,那种气质如出一辙。你很像他。”


魏欢沉默了下。


“我叫魏欢。我爸希望我能开心一些。但我从来没开心过。”


“人自出生以来,便是要受苦。


魏愁没错,寻找安定,快乐,幸福,本就是我们的最终目的。”王一洋淡淡道。


“.....我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母亲呢?您见过么?”魏欢轻声问。


这也是他迫不及待追上来,找到王一洋的目的。


“你是你父亲的基因细胞繁育出来的孩子,母亲我也不知道,是从卵子库里买的一个优秀存本。”王一洋解释道。


“......”魏欢心头一直对母亲的期盼顿时崩塌,简直无言以对。


这个答案简直瞬间崩灭了他对母亲的美好想象,只剩下一句卧槽。


“现在看起来,你还是很优秀嘛。”王一洋笑道。


“您别说笑了,我父亲说过,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格。”魏欢无语。


“那在你父亲眼里,我是什么样?”王一洋奇道。


魏欢顿时哽住。


等了几秒,他缓缓开口。


“稳固,可靠,善良,乐于助人的好商人。”


“......他对我真了解....”王一洋不要脸的笑道。


“我致力于发展家乡经济,那时候我还没对腐朽的星球政府失望,做很多事都充满激情。


后来,遇到你父亲,他同样也是个很有激情的人,虽然年轻时犯错过,但人总没有尽善尽美。


所以我很欣赏他。也帮过他,也被他帮过。


他是个很不错的人。”


王一洋回忆过往,几十年前他最初才崛起时,那时候遇到魏愁。


那时的生活,真的很美好。


两人就这么坐在这里,一言一句的不断问答。


王一洋讲了很多关于魏愁的事。


其实他后来也查明了,当初魏愁的死,很大程度是因为有人想要抓他为突破口,对王小苏下手。


所以实际上,魏愁是被自己这边连累而死。


更别说他最终为了不被利用,而干脆自爆。


从这一点上,王一洋是亏欠魏欢的。


所以在看到魏欢的瞬间,他便认出了其身份。


“你也来参加竞赛?”他问道。


“嗯,我,想调查出父亲的死因。但光靠我一人,力量太弱。”魏欢诚实回答。


王一洋侧过头,看着低着头的魏欢。


这个才十几岁的孩子,这么小就要背负这么沉重的责任。


没人照顾,没有父母,除了仇恨,除了复仇,他什么也没有。


他眼中闪过一丝柔和。伸手轻轻揉了揉魏欢的头发。


“我知道你父亲的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