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 思虑 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莎可不管什么倔强自尊。


她只知道,雪拉是她买来的奴隶,而现在,这个奴隶不听话了。


所以她要惩罚她。


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六边形蓝色遥控器。


“最后问一次,你,现在,去给那个乘客道歉,直到他满意为止。否则....”


她把遥控器拿在手上。


“雪拉,你该知道这是什么。身为奴隶就该有奴隶的样子。”


雪拉咬着牙,带着丝丝恐惧的看着那个遥控器。


那是控制她体内植入的奴隶印记的工具。


只要遥控开启,那种恐怖的宛如全身抽搐的痛苦,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上一次她想要逃跑,被教训了一次后,躺在床上足足半个月都动弹不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像傻了一般。 首发网址m.niaoyan.net


不....是已经崩溃傻掉了。


后来经过智能心理矫正训练,再加上她自己也曾是九级,感知比一般七级精炼得多。


这才重新恢复正常。


“想好了么?”温莎的眼神越发平静冷酷。


而周围的其他服务生奴隶,看她的眼神也隐隐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人就是这样的生物,看到比自己过得好的人遭遇不幸,便会心生愉悦。


雪拉心头仿佛撕裂般,抽搐剧痛。


她感觉四周的目光视线,都像是刀子一样,火辣辣的不断在她身上割肉。


“我去。”她低下头,心头涌出无法言语的深沉的悲哀。


“换上房间里的衣服。然后去用最高的礼节,乞求对方的原谅。


你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礼节。如果得不到谅解,你就不用回来了。”


温莎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雪拉知道房间里的衣服指的是什么。


房间,本就是飞船上一个相当特殊的地方。


那里挂着很多很多让人无法启齿的羞耻衣服。


她因为身上七级的实力,在一众服务生中,还算有点地位,所以一次都没穿过。


但她看过其他服务生穿过这种衣服,然后被有分量的乘客带去洗浴间,然后发生的事,让她根本不想回忆。


而现在,轮到她了么?


雪拉心头又是悲哀,又是木然。


她在其余服务生的带领下,默默朝着房间走去。


死,还是屈辱的活下来,这个选择她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


.........


.........


王一洋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安静平淡的坐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不被关注,不被重视。


就像汇入大海的一滴水。


他看着飞船迅速加速,和其他诸多飞船一样,飞快朝着远处疾驰。


窗外的一切都拉成明亮的线条,直到彻底混成一团,什么也看不清。


咔嚓。


忽然身旁传来细小的咔咔声。似乎是有人轻手轻脚的走路过来,然后停在座位外侧。


“呼!?”


“怎么..?”


边上坐着的两姐妹似乎惊讶地捂住嘴,看向外侧。


王一洋转过头,看向座位外侧。


让他诧异的是,刚刚认出来的老同学雪拉,此时居然又回来了。


她穿着一身纯黑色低胸超短裙,露出的肌肤雪白无暇,明明金发披肩,面容精致。


但曾经的贵族气质早已荡然无存,仅仅剩下一丝空洞,麻木,和灰蒙蒙的双眼。


“这位客人,我刚才的举动太过失礼,希望您能原谅。”


雪拉轻轻低头,鞠躬,丝毫不顾过短的裙摆可能会走光。


她就这么弯腰鞠躬,站在那里。保持这个姿势。


但周围的乘客已经有些骚动起来,看热闹终究是人类的天性。


更何况还是这么香艳的热闹。


王一洋注视着她,一时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雪拉也没说话。


曾经雪拉是如何的意气风发,野心勃勃,想要谋划踏入群星贵族的群体。


虽然第一次申请失败了,但她依旧有着九级实力,之后还有机会。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战,毁掉了一切。


狩猎之弓毁了,虽然后来重建了,但早已不再是以前的狩猎之弓。


当初的原住民和势力,死的死,散的散,状态凄惨。


王一洋也没想到当初的雪拉,居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你现在,在做乘务员?”王一洋出声问。


雪拉浑身一颤,身上的皮肤,脖颈上的肌肤,都隐隐泛起粉色。


她心头的羞耻和耻辱感,仿佛快要将理智彻底淹没。


但她不敢转身逃掉。


她知道温莎的手段,现在逃得了,一会儿可能会面对更惨的结果。


所以.....


“是,我诚恳的向您道歉,希望您能谅解,只要您能原谅我,无论做任何事,都可以。”雪拉再度出声。


王一洋无言以对。


当初雪拉确实做事为人极差。他对此早已决定将这段同窗之谊断掉,就当没有过。


可眼下,看到雪拉沦落到这个地步,他除了感慨之外,也没了当初的不满。


毕竟归根结底,仙道三宗的入侵,之后引发的大战,还是他引来的。


所以归根结底,雪拉的遭遇,还是因为他而导致。


“雪拉,你,有老师的消息么?”王一洋忽然问。


当初在狩猎之弓最后快要被毁灭之日,他给导师发送了短信。


但最终什么结果,他不知道。


所以既然雪拉在这里,那就顺带问问导师的情况。


雪拉沉默了下。


“导师,受伤也很重。我只知道他的住址。”


“那么,我原谅你,但之后你得带我去。”王一洋道。


“我没法离开。我的奴隶印记在这艘船上。”雪拉平静道。


奴隶印记?


王一洋一愣,没再说什么,只是站起身。走出自己座位。


他也没理会雪拉,径直走向前面主控厅。


温莎在监控里,已经早早看到这一幕,主动走到主控厅门前,开门迎接。


她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年老的身体微微弯腰。


“这位客人....”


“能把这个奴隶转让给我么?”王一洋手指了指雪拉。


温莎心头一喜,雪拉这奴隶,买来的时候价钱还蛮贵,自己以为淘到了宝。


结果每个月都要服食一种特殊的慢性病伤药,每个月都要额外花一笔钱。


实际上性价比极低。


她早就想着怎么把雪拉卖掉,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卖主上门。


她悄悄打量了下面前的男子。


这人容貌肌肤一看就完美无瑕,漂亮得有种不真实感。


再加上之前的储物袋显露过。


很明显,眼前这人绝对家底颇丰。


而且温莎多年来生意来往,见过的客人极多。从眼前这个客人身上,她隐隐能感觉到,一丝无法形容的凛然感。


这让她原本打算狮子大开口的念头,也隐隐收敛起来。


温莎看了看跟过来的雪拉,还有外面各种好奇的乘客和服务生。


她赶走其他服务生,然后关掉主控厅大门,只留下她和雪拉,以及王一洋三人。


“这位贵客,看您也是真心想买,我也就不乱开价了。这奴隶,是我从市场上花了大价钱收到的。


您看,容貌明显是天生的,不是后天修改过,身上没有整形过,您可以随便检查。


还有七级的实力,虽然每个月要固定服食药物,但放在身边,好歹也是个劳力。另外雪拉还是曾经的机甲师,知道不少机甲师的训练教程,这些也是一笔无形的资源....”


“直接开价吧。”王一洋没空和这人废话。


虽然是曾经的同窗,对方沦落至此,也是因为他。


但既然当年已经断掉同窗之谊,王一洋也是果决之人,自然不会拖泥带水。


他买人,只是打算通过雪拉,找到导师和其他同学的下落。


当初的狩猎之弓实在太过混乱,而那时的他,也没多少掌控影响局面的能力。


所以無能为力。


但现在不同了。


“那....就一万星币?”温莎讪笑了下,小声开价。


当初她买成三千星币,已经是买贵了。


雪拉这样的七级奴隶,在战争年代完全不值钱。而且她虽然号称掌握机甲师的教材课程。


但那是很多年前的教材内容,现在早就淘汰好几个版本了。


“行吧。”王一洋懒得还价。


现如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了。


星币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价值。


反正他账面上,随时都躺着几十亿星币,可以随时取用。


这还只是群星贵族这边的身份账户。没算道德仙宗的另一个账户。


虽然对他也就是一顿饭钱,但对于温莎这样的八级,已经是一大笔钱了。


温莎迅速拟定协议合同,然后通过手环,用星座网络找到一个公证公司公证。


王一洋把钱转过去,协议合同成立。


然后控制雪拉的遥控器,便至此,归王一洋所有。


雪拉在后方,木然的看着这一切。


一万星币...


对于曾经身为九级的她,这些钱,当年也能随便拿出来。


但现在,却是能卖掉她整个人的全部身价。


之前的耻辱感,慢慢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她有些适应过来。


在她看来,王一洋买下她,无非是打算拿她报复当年的事。


或者还要被当做发泄的工具。


不过她也已经无所谓了。


这样被买来买去,她也不是第一次经历。


她就这么站在后方,看着王一洋收起控制自己的遥控器,然后从储物袋里,给了她一件披风,把身体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