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围堵与突破 2(感谢被吊死的小猪盟主打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看书] https://www.niaoyan.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小苏最近渐渐习惯了,家里有钱的生活。


也习惯了经常被太爷拉去做健美操的生活。


更习惯了,老师到处东躲西藏,无时无刻不在转移根据地的生活。


每隔一段时间,或是几天,或是几周,她都会接到老师新发来的地址信息。


她的武道修为,依旧慢得让人发指。


不过老师看起来似乎已经认命了。对她更多是监督背诵东西。


各种武道修行法,各种理念,各种体系,各种细节错漏注意点。


全部都让她死记硬背下来。


王小苏心中隐约有不详预感,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苏苏?苏苏?”好友苏玲使劲的摇晃王小苏身子。


“干啥?”王小苏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从课桌上直起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记住快眼看书网址m.niaoyan.net


弹性惊人的胸口随着懒腰,从课桌下挤压弹出,带出惊人的弧度。


周围班级里的男生们,若有若无的视线顿时更多了。


“苏苏你到底怎么锻炼的,怎么...怎么这么大...”一旁的苏玲一脸羡慕。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每天就这么练的,我也没管它。”王小苏一脸无奈。


“算了不说这个了,一会儿自由搏击社要招人了,我帮你报名吧?”苏玲一脸恳求。


“啊,自由搏击?我不去。没空。”王小苏不为所动。


“可是,你以前不是一直想去那儿的吗?怎么现在突然没兴趣了?”苏玲无语。


“那是以前,最近我比较累....”王小苏无奈。“心累。”


自从练习武道后,她的手劲越来越大,生活里也得随时小心,注意不伤到好友同学。


这种小心翼翼,担惊受怕的生活,她越过越是没趣。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不是她的追求。


她忽然想起太爷给她讲过的一个人的故事。


那人叫钟蚕,是个为了武道近乎疯魔的狂人。


他曾经有过一句名言。


‘武道有穷,而我无穷!’


那人的故事很枯燥,很冰冷,冷酷。


但不知道怎么的,王小苏却从里面品味到了一种淡淡的孤独,淡淡的美感。


残酷之美,坚定之美。


她从钟蚕,想到了老师陈越豪。


相比之前,老师的气概,也要逊色于钟蚕。


老师更像一个复仇者,虽然有着雄厚的知识和积累,但在武道格局上,远不如钟蚕。


王小苏渐渐从单纯的喜欢肌肉,喜欢肌肉带来的力量感,视觉冲击力。


变成了喜欢这种孤独,这种坚定独行的气魄。


这是一种精气神合一,带来的巨大力量感。


它不是肌肉,但同样给人一种无比强大的感觉。


王小苏为之着迷,也暗暗开始朝着钟蚕那样的样子努力。


一个下午,她脑子里都在想象着钟蚕那一往无前的强大形象。


下午的课程,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苏玲还是在耳朵边唠唠叨叨,要拉她参加什么自由搏击社。


但她现在已经看不上那些过家家了。


“王小苏,有人找。”


放学快要离开时。


忽然有人在班级门口叫。


“有人找我?”王小苏正好背上书包,准备去找老师,完成今天的训练。


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找她。


“来了。”她猜测着到底是谁来学校找她。


走出教室,她看向来人,才发觉自己压根就没见过这两人。


这是两个身穿白色运动装,身材体格高大强壮的墨镜男子。


“王小苏,我是你的老师叫我来带你过去新地点的。跟我来吧。”


站在前面的国字脸男子沉声道。


“我老师?”王小苏顿时心领神会。


此时周围还在教室的学生也不多了。


苏玲在后面好奇的跟出来。


“苏苏,他们是谁啊?”


“没事,我暂时有事,就不去自由搏击社了,你先去。”


王小苏正好借口推掉好友的事。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苏玲抬头想认清这两人的脸。


但却被很大的墨镜挡住了。


她隐隐还感觉到,对方墨镜下的眼神极其具有侵略性,在她身上要害部位一扫而过。


苏玲面色一白。忍不住退后几步。


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王小苏已经跟着两人走远了。


王小苏跟着两人离开学校,坐上一辆银灰色面包车。


一路无言。


车子很快开到了一处到处是烂尾楼的旧城区。


“下车吧。”开车男子沉声道。


王小苏早就看出来这两人居心不良,不过她修行了武道这么久,早就跃跃欲试,想要尝试一下自己的实力。


这两人的气息心跳,她都感知到了。都是没怎么修行过武道搏击的普通人。


只要没什么枪械,她轻松就能制服两人。


王小苏底气很足的下了车,也没出声。


两个男人跟着下了车,站在她后面。


“进去吧。这里就是你老师的新住处。”一个男子沉声道。


“我问一句,你们知道我老师,到底叫什么么?”王小苏微笑道。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进去。”男子声音凶狠起来。


“进去?”王小苏俏脸微笑,肌肉力量如同流水般,汇聚到右臂。


然后反手一拳,骤然打在男子左肩。


她没选择其他部位,只是选择了左肩,是因为她的力量近来太强了,要是打在要害,可能会把人打死。


但就是这样,这一拳极其突兀,毫无征兆,正中男子肩膀。


嘭!


他踉跄后退,身体撞在车门上,发出猪叫一样的惨嚎。


“婊子!我他么杀了你!!”


但没等他叫完,胸膛已经又中了一脚。


男子叫声停顿,顿时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王小苏轻盈的从对方身上落地,看向被吓呆的另一人。


“你好,现在能说实话了么?”


啪啪啪..


忽然一阵柔和的鼓掌声,从王小苏身后响起。


王小苏迅速转身,看向声音来源。


鼓掌的,是一名绑着高马尾的强壮白人壮汉。


“不愧是陈越豪的弟子。反应速度很快。”


壮汉头发高高扎起,但发质坚硬,如同根根尖刺钢针。


其浑身肌肉宛如磐石,看上去暗淡无光,坚硬无比。身上还穿了一套敞胸的白色武道服。


“你又是谁!?”王小苏察觉到了对方悠长浑厚的粗重气息。


这种气息的力量感,远远超过刚刚那两人。


甚至也超过她自己。


“我....我叫袁生岛,你也可以叫我猿魔。”


男子一步步逼近。


“猿魔....”王小苏知道自己鲁莽了。眼前这人,武道实力可能远超于她。


万一她失手被擒,老师怎么办?爸妈怎么办?


一想到这些,她心里隐隐开始慌了。


“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只要你说出你老师的下落,也就是陈越豪的下落,我们不光不会伤害你,还会给你你想要的奖赏!”


猿魔袁生岛平静道。


“那我要是不说呢?”王小苏咬牙道。


“不说,那就只好请你死在这里了。”猿魔再度往前一步。


“死......!”王小苏心头一震。


死.....这个原本以为距离她很远很远的字,此时居然就这么近在咫尺。


就在她面前.....


这个叫猿魔的人,想要杀了她!?


“想要知道我师傅下落,先打败我再说!”


王小苏深吸一口气,躬身,握拳竖掌,摆出起手姿势。


“打败你?”猿魔微笑起来。“太简单了。”


他猛然跨步,一步越过两米,右掌从上往下,铺天盖地朝王小苏头顶拍去。


“覆地掌!”


只是才出手,他忽然感觉不对劲。


他这一掌原本是想笔直出手,打在王小苏胸口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出招时莫名的避开了最容易击中的胸部,而选择了难度更大一点的下拍。


呼。


这一掌动作别扭,速度虽快,但还是给了王小苏躲避空间。


她惊险的后跳一步,避开攻击。再度摆出防御起手势。


而对面的猿魔,在出手一招后,却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他眨巴着眼睛,一脸愕然的看着王小苏。


“这是啥?马赛克?”


在他视野里,王小苏的胸部,臀部下身,全部都被一层薄薄的白光覆盖着。


白光模糊不清,看上去就像三坨不明物質的马赛克。


“哈!!”王小苏克不管他怎么反应,冲上来就是一记高鞭腿。


她穿的校服撕拉一下,裤裆被撕裂开,露出里面的.....马赛克。


“......”猿魔无言以对,眼神诡异。


“淫贼!你看哪啊!”王小苏似乎被侵犯到了,俏脸羞怒无比,冲上来就是一顿狂打。


“叫你看!叫你看!!”


她各种招数越发狠辣,招招朝着猿魔下半身攻去。


撕拉。


终于,她用力过猛,上半身校服再度被撕裂炸开。露出里面只穿了白色小背心的火辣身材。


“还看!我打死你!!”


王小苏顿时羞愤到极点,全身力量竟然超水平发挥,比起刚才速度力量都强了一大截。


打得猿魔不复开始的从容,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看你ma,看你全家,滚回去看你娘啊啊啊啊!!”王小苏俏脸通红,发了疯似的各种进攻。


逼得猿魔越发狼狈。


嘭!


终于,他右眼眶被打了一圈,眼泪鼻涕顿时狂流。眼眶迅速红肿发青。


嘭!


他下半身又被狠狠一腿抽中。


一阵剧痛狂涌而上。


“草!给我去死!!”


猿魔终于发狂了。全身肌肉疯狂鼓胀,力量和速度全速调动,运起覆地掌,便和王小苏打在一起。


只是每当他的攻击点,靠近对方的敏感部位时,那些明晃晃的马赛克,都会清楚的提醒他:这里不可以。


是的,马赛克会自动发出尖锐的力量,将他的手狠狠弹开。


打了半天,猿魔绝望的发现,马赛克的面积不光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了。


数十招后。


对面的王小苏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全身马赛克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只有挥手抬腿时,还勉强看得出这是个人。


猿魔终于绝望了。


“老子去尼玛啊!!这是什么鬼啊!!!”


他狂吼一声,再度拼着被一掌打肿胸口,转身拔腿就跑。


“去尼玛的任务,老子不干了!!”


留下王小苏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背影。


实话说,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的。


仔细想想,对方还是很有绅士风度。


无论怎么攻击,都绝对不会打她敏感处。


“看起来很凶,说不定内在实际上是个好人?”


她收拳,扯了扯衣裤,顿时觉得浑身冷飕飕。


周围刚刚还在的两个壮汉墨镜男,此时也没了踪影。


“得赶紧找衣服!!”王小苏一想到还得回家给家里解释校服为什么坏掉。


她就心头各种哀嚎。